裁判文书详情

刘**、刘*乙、全某某与张*甲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6.23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州民一终字第35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刘*乙、全某某因与被上诉人张*甲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龙山县人民法院(2014)龙民初字第98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刘*乙、全某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覃**、被上诉人张*甲的委托代理人张*乙均到庭参加诉讼。上诉人刘**、刘*乙、全某某、被上诉人张*甲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认定,原、被告2014年年初经人介绍认识,于2014年3月8日举行婚礼。原告分两次共送给被告方彩礼礼金8.8万元。两人举行婚礼后,因被告刘*甲未达到法定婚龄,两人未办理结婚证。在共同生活期间,被告刘*甲多次出走。现两人分居生活。另查明,被告刘*甲与原告张*甲生活期间,曾怀孕。被告嫁妆有四方桌一张、轻便小桌一张、板凳10把、背笼2个、楠木箱一口、樟木箱一口、洗刷盆子一套、冰箱一台、饮水机一台、电磁炉一台、微波炉一台、烤火器一个、烤火架一个、圆炉一个、电炒锅一个、电饭煲一个、蚊帐一套、新鞋6双、被盖12套、新人床上用品套件一套等物品。嫁妆用彩礼礼金所买,现放在原告家里。两人共同生活后,原告购买摩托车,被告刘*甲出资1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男女双方为缔结婚约关系,基于当地习俗或习惯做法,由一方父母或者本人给对方父母或本人一定数额彩礼的行为,虽然在法律上不提倡,但亦不禁止,所以彩礼不具有非法性。婚姻关系不成时,一方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当地习俗给付彩礼的,如果符合法律规定情形的,应当予以返还。本案原告张*甲与被告刘*甲虽于2014年3月8日举行结婚仪式,但未领取结婚证,后因双方感情不和,已不在一起生活,故原告要求三被告返还按照当地习俗给付彩礼的诉讼请求,应依法予以支持。三被告应承担共同返还责任。本案中,所有嫁妆本应系被告刘*甲所有,但上述财产是用礼金所买,现又放在原告家里,归原告所有为宜,可以抵扣彩礼礼金。原告送彩礼礼金共计8.8万元,只要求被告方返还6.8万元,这是原告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应予以认可。结合本案实际,被告方返还2万元为宜。被告主张本案是解除同居关系的观点,与查明事实不符,被告主张不予采纳。被告方主张已履行婚约的观点,与事实不符,应不予认可。被告所举证据不足以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综上,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刘*甲、刘*乙、全某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返还原告张*甲彩礼礼金20000元,三被告负连带返还责任;二、驳回原告张*甲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00元,依法减半收取750元,由原告张*甲承担500元,由被告刘*甲、刘*乙、全某某承担250元。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上诉人刘**、刘*乙、全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存在先入为主的倾向,只片面看到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不长(3个月),也只注重被上诉人一方因此花费了8万多元的事实,是十分错误的,因为男女双方相识不久,闪结闪离是必然的,何况上诉人刘**系未成年人,心智、精神等各方面均不成熟,突然面临一个新的生活环境一时难以适应是可以理解的。二、原审判决没有采信上诉人在一审中的几个观点也是错误的:1、本案应是解除同居关系,而不是解除婚约关系;2、被上诉人一方婚前给付的彩礼金及酒席置办费已经花费殆尽,宴请亲朋好友等已经花费超过了9万多元,而且上诉人所置办的物品悉数放在被上诉人家,原审判决退还2万元不合理;3、被上诉人婚前给付的彩礼金完全是一种赠与行为。三、本案中判决退还2万元彩礼金也是与《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的情形不符的。综上所述,原审判决存在以上诸多方面的错误之处,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一方的诉讼请求,并判决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所有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张**答辩称:一、家具基本上是被上诉人买的;二、上诉人流产是其自己的原因;三、按照农村习俗,被上诉人花了10多万元娶了媳妇后两三个月就退婚,礼金肯定要退的。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一致,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本案中,被上诉人张*甲为了与上诉人刘*甲缔结婚姻关系,按照农村习俗给付了上诉人彩礼8.8万元,虽然张*甲与刘*甲举行结婚仪式,但未领取结婚证,后因双方感情不和,已不在一起生活,故被上诉人张*甲要求三上诉人返还按照当地习俗给付彩礼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本案中所置办的嫁妆本应归刘*甲所有,但上述财产是用礼金所买,现又放在被上诉人家里,故抵扣彩礼后,归被上诉人所有为宜。原审判决结合本案实际,判令三上诉人返还2万元恰当,本院予以确认。综上所述,三上诉人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00元,由上诉人刘**、刘*乙、全某某共同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