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蒋*与粟*甲、粟*乙、田某某婚约财产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7.21永顺县人民法院(2015)永民初字第47号

审理经过

原告蒋*诉被告粟*甲、粟*乙、田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于2015年1月2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蒋*及其委托代理人黄*,被告粟*乙、田某某的委托代理人陈**及被告粟*乙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粟*甲经本院公告送达传票传唤,逾期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蒋*诉称,原告与被告粟*甲经人介绍订婚,2014年农历五月认亲取八字,2014年农历七月按习俗举行了婚礼。婚后,被告粟*甲多次表示无法与原告共同生活,并于2014年11月离家出走,走时给原告留下纸条表示对不起原告,希望原告原谅,并愿意返还彩礼。原告与被告粟*甲父母多次协商退还彩礼未果,故起诉,要求三被告退还礼金6万元及四金首饰。

原告蒋*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陈**、陈**、蒋**、宋**、张**调查笔录各一份,证明取八字、结婚,原告给被告方送礼金、四金首饰、14床铺盖里布及其他物品的事实;2、被告粟*甲书写的欠条及其他留言共七份,证明被告粟*甲不愿意与原告生活,愿意退还5万元礼金;3、孔*双证明一份,证明取八字、过礼,原告送给被告方*、酒、饮料的事实;4、刘**、汪**、蒋**、谭**证明各一份,证明原告包车费用;5、周**珠宝吉首店证明一份,证明被告粟*甲在该店购买四金首饰(金戒指、金手镯、金耳环、金项链)共花13225元;6、罗**证明一份,证明被告粟*甲购买电视机、洗衣机、电热水器花费5900元。

被告辩称

被告粟*乙、田某某辩称,被告不应退还6万元礼金,四金首饰是给粟*甲的,但现不知在谁手上,粟*甲婚后从原告家出走,原因不明,不排除回来后又与原告生活。

被告粟*乙、田某某向本院提交了张**、邓**、龚**证明各一份,证明粟*甲有16床棉被,并陪嫁现金1.6万元。

质证中,被告粟*乙、田某某认为,原告证据1铺盖里布14床不真实,原告证据2欠条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原告证据3内容指向不明,且形式不合法,原告证据4与本案无关,原告证据5应当以发票为准,原告证据6没有指明是谁买的,金额不实。原告认可被告证据,但表示粟*甲回娘家时带回娘家一床被子。

经庭审质证,原告证据1、2、5及被告粟*乙、田某某的证据具有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证据3、4、6缺乏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本院采信的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可以认定下列事实:

原告与被告粟*甲于2014年农历正月经人介绍订婚。原告去被告家认亲取八字时,送给被告方礼金现金8万元、四金首饰(金戒指、金手镯、金耳环、金项链)、衣服鞋子及肉酒糖米等物品,被告方回送现金2万元、衣服及其他物品。2014年农历七月,原告与被告粟*甲按习俗举行婚礼,原告给被告方送了肉酒米及铺盖里布等物,原告从被告家迎取棉被16床,被告粟*乙、田某某并给粟*甲陪嫁了现金(被告粟*乙、田某某称1.6万元,原告称不详)。除棉被外,粟*甲其余嫁妆均在婚礼前办好,置于原告家中。原告与被告粟*甲未领取结婚证。2014年11月,被告粟*甲留下给原告的便条、欠条及给其父母的便条,离家出走,便条和欠条表明被告粟*甲无法与原告共同生活,愿意退还原告礼金5万元。审理中,原、被告双方一致认可粟*甲全部嫁妆价格为18810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我国婚姻法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原告与被告粟*甲未依法进行结婚登记,虽按农村习俗举行了“婚礼”,但并不形成法律上的夫妻关系。1994年2月1日**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后,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按同居关系处理。原告与被告粟*甲按习俗举行“婚礼”后曾共同生活,其间二人系同居关系。原告送被告家礼金,送粟*甲四金首饰(金戒指、金手镯、金耳环、金项链),是以结婚为目的的、附条件的民事行为。原告以结婚为目的给被告方送了礼,所送礼金、礼品(四金)价值较大,但同居不久粟*甲离家出走,其结婚目的未能实现,所送礼金、礼品(四金)被告应当退还。同时考虑当地婚事确有由男方送女方礼金、礼品的习俗,又考虑双方已实际同居生活,故宜酌情由被告适当退还。被告粟*甲愿意退还原告5万元礼金的欠条,只是表达了被告粟*甲对原告的歉意,双方并未在礼金之外另行产生5万元的债权债务关系,该欠条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关于礼金,粟*甲婚事系被告粟*乙、田某某操办并收受礼金,礼金应由被告粟*乙、田某某退还。取八字时,被告粟*乙、田某某回送原告现金2万元,被告粟*乙、田某某为粟*甲置办了嫁妆,被告粟*甲的嫁妆在原告家,现双方确认价格为18810元,该两笔款项应予抵扣。关于四金首饰,系原告附条件赠与粟*甲个人,理应由粟*甲个人保管使用,本案中无证据证实四金首饰现由原告持有,故应由被告粟*甲给原告退还四金首饰。关于陪嫁款,双方对金额有争议,但无论多少,法律上为粟*甲的个人财产,被告粟*乙、田某某即使用原告送的礼金陪嫁,亦为被告粟*乙、田某某对所收礼金的处分,且无证据证实该陪嫁款流入原告手中,故陪嫁款不应抵扣。当地并无由男方负责女方酒席开支的普遍风俗,被告粟*乙、田某某置办酒席的开支应由自己负责,不应在礼金中扣除。本案除取八字时原告送被告礼金8万元、四金首饰,被告回送2万元及所置办嫁妆外,其余花费的金额不大,本案中不予考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八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由被告粟*乙、田某某给原告蒋*退还礼金30000元。

二、由被告粟*甲给原告蒋*退还四金首饰(金戒指、金手镯、金耳环、金项链)价款10000元。

上述款项限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付清。

案件受理费1600元,由被告粟*甲、粟*乙、田某某负担1000元,由原告蒋*负担6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湘**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