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向平诉被告王**、王**、鲁*开离婚纠纷、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5.07龙山县人民法院(2015)龙民初字第211号

审理经过

原告向*某诉被告王*、王*某、鲁某某离婚纠纷、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陈*、田**、人民陪审员向永翠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向*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向*、张某某,被告王*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某某、被告王*某、鲁某某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我与被告王*于2012年2月11日经人介绍认识后,于2012年2月23日按农村习俗举行订婚仪式,于2013年11月4日在龙山县民政局登记结婚,同年11月25日按农村习俗举行结婚仪式。订婚时,原告向被告方给付了3万元彩礼、价值8700元的“三金首饰”以及价值1万元的礼品和猪腿。结婚前,被告方要求原告再行支付8万元彩礼,经媒人协调,在原告与被告王*登记结婚后,原告向被告方支付了6万元彩礼及1万元生活费用。因感情不和,原告和被告王*在结婚后不到两个月就出现纠纷,2014年三月,原告和被告王*开始分居,至今没有一起共同生活。为了维护好原告与被告王*的婚姻,原告及原告的父母多次与被告王*及被告王*某、鲁某某协调,2015年2月13日在媒人的调解下,原告与被告方签订了协议。双方在协议中约定:“双方不得离开对方,女方若是离开或放弃男方,女方就要退还男方彩礼钱及一切结婚开支费用。”签订协议后,原告与被告王*的夫妻关系仍然没有缓和。2015年3月16日原告起诉至本院,请求法院判决原告与被告王*离婚;三被告退还原告所有的彩礼钱和结婚前与结婚后的全部开支费用共计128000元,同时判决被告方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为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证据1、结婚证原件和复印件各一份,用以证明原告与被告王*系合法的夫妻关系。

经质证,被告方对该份证据无异议。

证据2、2014年农历腊月十五日原告的父亲向某和被告王*某在龙山县他砂乡信地村村书记田**和综治专干田**调解下签订的《关于向某某、王*婚姻纠纷协议书》复印件一份,2015年2月13日原告及原告的父亲向顺*与被告王*、王*某签订的《协议书》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和被告王*之间就婚姻关系所产生的纠纷经过了多次调解,两人感情不和的事实。

被告方**认为:对第一份协议的“证据三性”无异议,但是不能达到原告方所主张的证明目的,该份证据只能证明原告和被告王*之间有矛盾;双方于2015年2月13日签订的协议内容第三条括号中“要求女方给男方退还彩礼钱和一切结婚开资汇用”的表述是原告在双方签订协议后加上去的,对该协议其它部分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该协议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不合法。

证据3、证人彭某某出具的书面证言和当庭证言各一份,用以证明原告与被告王*结婚后,被告王*很少在家生活,两人没有建立起夫妻感情的事实。

被告方**认为:彭某某的书面证言中关于“王*拿走所有资金离家出走”的表述,不是事实。

证据4、证人彭*出具的书面证言和当庭证言各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向某某和被告王*结婚后很少一起生活,从2014年3月开始两人一直就没有一起生活,感情不和的事实。

被告方**认为:该份证据达不到原告所主张的证明目的。

证据5、证人彭某某的当庭证言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和被告王*结婚后不久就没有共同生活,两人感情不和的事实。

被告方**认为:该份证据存在瑕疵,不能达到原告所主张的证明目的。

证据6、证人彭某某当庭证言一份,用以证明原告给被告送了10万元彩礼钱的事实。

被告方**认为:订婚时被告方只收到3万元彩礼,结婚前王*收到6万元彩礼,即被告方只收到9万元彩礼。

被告辩称

被告方口头辩称:1、原告起诉状中的事实部分达不到离婚条件;2、原告的诉状中关于结婚时间的陈述不真实;3、因原告主张的事实达不到离婚条件,就不能返还彩礼;4、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协议违反强制性规定,应当无效。综上,请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为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被告方向本院提供了结婚证原件和复印件各一份,用以证明被告王*和原告向某某办理了结婚登记的事实。

经当庭举证、质证,被告方对原告方提供的第1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该组证据来源合法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方认为,原告提供的2015年2月13日原告及原告的父亲向顺*与被告王*、王*某签订的《协议书》中(第二组证据),第三条括号内“要求女方给男方退还彩礼钱和一切结婚开资汇用”的书写笔迹与《协议书》其它内容的笔迹明显不一致,该表述是原告在双方签订协议后加上去的质证意见,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方对原告提供的第2组证据中其它内容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因该组证据来源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告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之间的证言能相互印证,证言内容客观性强,且均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均予以采信。原告对被告方提供的证据没有异议,本院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向某某与被告王*经人介绍认识后,于2012年2月23日按农村习俗举行订婚仪式,2013年11月4日两人在龙山县民政局登记结婚,同年11月25日按农村习俗举行结婚仪式。订婚时,原告向被告方给付了3万元彩礼,订婚后至结婚前,原告分两次向被告方给付了6万元彩礼。订婚至结婚的一年多时间,原告和被告王*均各自外出打工,很少联系。因感情不和,原告和被告王*结婚后共同生活时间较短,没有生育子女,也没有共同财产和共同债权债务,2014年3月两人开始分居,至今没有一起共同生活。结婚时,双方均认可的被告王*带到原告向某某家的嫁妆有:价值1万元的电器(海尔42英寸的电视机一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饮水机一台),价值1万元的床上用品(6床棉絮、2床踏花被、4套四件套被套),价值3000元的厨房用品,价值1800元的日常生活用品(4个皮箱、一个背篓、一笼蚊帐)。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诉辩双方当事人的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原告向某某与被告王*之间的夫妻感情是否完全破裂。

2、被告方收取的9万元彩礼是否应当退还,如需退还彩礼,应当退还多少。

一、原告向某某与被告王*之间的夫妻感情是否完全破裂。两人经人介绍认识,虽然从订婚到结婚有一年多时间,但是两人婚前很少沟通,没有确立良好的感情基础。婚后两人共同生活时间较短,没有生育小孩,应当认定两人不注重感情的培养,没有建立起真正的夫妻感情。两人因感情不和,结婚后不足半年便开始分居,至今有一年多没有一起共同生活。结合两人婚前的感情基础和婚后的感情现状,本院认定两人的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没有和好的可能,故对原告向某某要求与被告王*离婚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二、被告方收取的9万元彩礼是否应当退还,如需退还彩礼,应当退还多少。彩礼是男女双方以缔结婚姻为目的,男方按照习俗给付女方一定数额财物的行为。在男女双方交往过程中,男方主动给予女方礼品、衣物及少量现金等符合当地的善良风俗,应当认定为赠与,受法律保护。但是若女方借婚约关系索取大量彩礼,不仅给男方带来很大的经济负担,不利于婚姻关系当事人感情的培养,还违反了善良的公序良俗,同时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为无效的民事行为,即女方收受的彩礼应当予以返还。本案中,被告方借婚约关系向原告方索取了9万元彩礼,数额较大,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属无效的民事行为,其收受的彩礼应当予以返还。因三被告之间系家庭关系,且彩礼系三被告共同收取和支配,故应由三被告共同负责返还。但是,被告方为被告王*与原告结婚,购买了一定价值的嫁妆,同时为结婚也有一定的开支,出于对妇女的特殊保护和最大限度的实现物的使用价值,被告方购买嫁妆的开支应当折抵原告方给付的彩礼,嫁妆归原告所有。本院综合原告向某某与被告王*在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过错程度,结合原、被告两家的生活情况,以及给付彩礼对原告生活水平造成的影响和被告方购买嫁妆的开支与原告给付彩礼产生的抵扣等因素,本院酌情支持原告要求退还彩礼的诉讼请求。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结婚前和结婚后全部开支情况的事实,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方退还结婚前和结婚后全部开支费用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五)项,《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三)项、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原告向某某要求与被告王*离婚,准予离婚。

二、被告方出资购买的价值1万元的电器(海尔42英寸的电视机一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饮水机一台),价值1万元的床上用品(6床棉絮、2床踏花被、4套四件套被套),价值3000元的厨房用品,价值1800元的日常生活用品(4个皮箱、一个背篓、一笼蚊帐)等嫁妆用于折抵原告向某某给被告方给付的部分彩礼,上述物品归原告向某某所有。

三、限被告王*、王*某、鲁某某在本判决书生效后五日内返还原告向某某彩礼50000元。

四、驳回原告向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800元,保全费1200元,由原告向某某负担2000元,由被告王*、王*某、鲁某某共同负担1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湘**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五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