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陈**与任琼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5.20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中中法民一终字第327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陈**因与被上诉人任琼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3)中一法坦民一初字第6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任*与陈**于2012年8月相识,二人为同事,后两人确立恋爱关系。2013年6月两人分手,没有登记结婚。陈**述称2012年12月9日在南朗的一个饭店,两家人及亲戚朋友一起吃饭,期间陈**父母给了任*父母50000元作为彩礼,任*当时也在场,后任*提出与陈**分手。任*述称没有收过彩礼,是由于任*出了交通事故,陈**才提出分手的,分手应由陈**承担绝大部分责任。2013年8月25日,陈**与其姐夫找任*父母索要上述50000元彩礼,并因此与任*的哥哥任海红发生冲突,后双方为此去了中山市公安局坦洲分局康**出所(以下简称康**出所)。

2013年10月15日,陈**以其父母在南**院对面饭店给了彩礼50000元现金给媒人龚**转给任*父母,双方准备结婚,但任*收到钱后无故搬走且不愿意归还彩礼为由,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任*返还彩礼人民币50000元及该款逾期还款利息(利息从起诉之日起到上述款项全部清偿之日止,以彩礼金额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

原审法院根据陈**的申请,通知证人刘**、钟**出庭作证,刘**陈述:其与陈**是一个村子的,2012年12月的一天,陈**的母亲让其做媒人,在南**医院对面一个小餐馆里,陈**的母亲给其50000元现金,其当场交给任*的姨父谢**,谢**当场转交给任*的父母,任*当时也在场,其并不清楚该款项的用途。钟**陈述:其是陈**的堂舅,陈**和任*是未婚夫妻关系,2012年12月的一天,在南朗镇的一家餐厅,任*父母说要50000元聘礼,陈**父母就当场给了50000元,钱是通过证人刘**的手交给任*的母亲。

任*对证人证言不予确认,认为证人与陈**关系密切,具有利害关系,且刘**没有确定50000元是彩礼钱。

诉讼中,陈**申请原审法院向康**出所调取2013年8月25日晚上10时至2013年8月26日凌晨3时对任*、张**所作笔录以及陈**与任*的调解书。经调查,康**出所向原审法院出具证明,证明在上述时间段并无陈**、任*、张**的询问笔录及调解协议书。陈**与任*双方均对该证明无异议。

另查:任琼于1996年8月9日出生,与陈**相识时已经工作并以自己劳动收入作为主要生活来源。

一审法院认为

案经原审法院审理认为:任*年满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本案为婚约财产纠纷,陈**与任*均对双方为恋爱关系后又分手的事实没有异议,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陈**父母是否曾支付任*父母50000元彩礼。证人刘**、钟**虽称陈**父母曾给付任*父母50000元,且钟**称该50000元为聘礼,但由于刘**与陈**为同村人,且钟**为陈**的堂舅,均与陈**有一定利害关系,根据《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九条第(二)项,上述证人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由于陈**未能就曾给付任*父母50000元彩礼提交其他证据予以证实,根据《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根据本案现有证据,不能认定陈**父母曾给付任*父母50000元彩礼,陈**要求任*返还彩礼及逾期还款利息的主张,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九条第(二)项、第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驳回陈**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50元,减半收取525元(陈**已预交),由陈**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一审宣判后,陈**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支持其诉讼请求。理由如下:一、其与任*的哥哥发生冲突后,去了康**出所调解,调解书上注明任*与陈**存在债务问题,而陈**诉称与任*之间存在50000元的彩礼返还问题,由于任*不能说明债务的性质,陈**认为相应的债务就是彩礼。二、而且陈**依照家乡风俗向任*支付彩礼,有证婚人在场,能够证明支付彩礼的事实。陈**与任*没有登记结婚,任*应当退还彩礼。

被上诉人任*同意原审判决,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基本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二审期间,陈**向本院提交调查取证申请与证人出庭(证人分别为李*、龚**、刘**、龚**、王**)作证申请,并提交一份证人李*与任*之间的通话录音,用以证明其诉讼主张成立。

本院受理陈**的调查取证申请,于2014年3月27日向康**出所邮寄调查函,调查该所在2013年8月25日晚处理陈**、龚**与任海红斗殴事件时,任海红一方是否曾经承认收取了陈**给付的50000元彩礼。康**出所未向本院书面复函。

本院准许陈**申请的证人出庭作证。证人李**是任*的干哥,与陈**是朋友;其听任*提过任*与陈**订立了婚约,陈**支付了50000元礼金;其与任*曾在2014年3月24日进行通话并录音,任*确实在录音中没有提起收礼金的事。证人龚**陈**与陈**是同一生产队的,其妻子与任*母亲是同一生产队的,其与任*的姨父是老表;其是任*与陈**的主婚人,陈**的母亲将50000元交给他,他转交给任*的姨父谢**,谢**再转交给任*的母亲;在南朗镇的一个大排档举行的订婚仪式,之后在场人吃了晚饭。证人刘**陈**与龚**为夫妻,其与任*同村;陈**的母亲给了50000元彩礼给她,她交给谢**,谢**再交给任*的母亲;交礼金的地点在南**院的对面。证人龚文武陈**是陈**的姐夫,其听妻子、陈**父母以及陈**说过,任*的父母收了陈**50000元礼金,但任*不愿意与陈**结婚;其与陈**曾经到任*的家里找任*,双方发生冲突,其弄伤了任*的哥哥,双方到派出所调解。证人王**陈**与任*是同县人,与陈**同村;其在订婚当天在场见证,地点是在南**院进去的小巷附近。

对于上述证人证言,任*认为5位证人与陈**是同村人,证人与陈**之间存在利害关系,证人的证言有矛盾,其不确认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多数证人在一审时没有出庭作证,现在二审期间出庭作证不符合法律规定。

本院另查:在证人李*与任*的通话录音中,任*没有承认收取过陈小东50000元礼金的事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为婚约财产纠纷,陈**诉求任*返还50000元彩礼,应当举证证明其为缔结婚姻关系曾向任*真实给付过该笔款项。对此,陈**提供了录音资料与证人证言共同进行证明。本院经查,在电话录音中,任*没有承认收取过陈**彩礼或礼金的事实,而5位证人的证言虽然同时提及了陈**给付彩礼的事实,但证人与陈**之间都存在着一定的利害关系,证人刘**的一审、二审证言之间又存在着冲突之处,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形下,证人证言不能单独成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材料。故电话录音与证人证言均不能直接证明陈**的诉讼主张。由于陈**不能完成其依法负有的证明曾给付过任*50000元彩礼的责任,其应当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陈**要求任*返还彩礼并支付逾期还款利息,不能得到支持。原审对此的实体处理合法妥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陈**的上诉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妥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陈**已预交),由上诉人陈**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