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赵**、赵**与邓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8.06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桂市民一终字第389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赵**、赵**因与被上诉人邓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叠彩区人民法院(2014)叠民初字第30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6月3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书记员伍**担任记录。上诉人赵**、上诉人赵**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苏**,被上诉人邓某某的委托代理人李军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12年5月经媒人介绍认识,原告邓某某与被告赵**在确定恋爱关系后,开始与女方商量结婚事宜。双方确定了婚期在2012年12月30日,原告给付被告方结婚礼金62260元(50000元为银行转账,12260元为现金给付)。后因双方性格不和及其他原因发生矛盾,双方未举行结婚仪式,亦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为此原告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赵**、赵**返还彩礼62260元给原告邓某某;2、判令被告支付酒店定金5000元、婚纱照及结婚仪式定金6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彩礼系当事人一方以结婚为目的支付给另一方的钱物,如婚姻关系不能締结,则给付彩礼的目的未能实现,给付方有权请求返还。本案中,邓某某与赵*乙未举行结婚仪式,亦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通过双方提供的证据及当事人陈述,能够确定原告邓某某给付被告赵*甲、赵*乙彩礼62260元,现因不能达到结婚目的,对于原告要求被告退还62260元结婚彩礼的主张,应予以支持。被告提出:该款系按湖南当地的风俗习惯,赠送给被告及其长辈做和席钱不属于彩礼的辩解意见,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关于原告主张被告返还结婚宴席定金5000元、婚纱照及结婚仪式定金6000元的诉讼请求,因该款为订婚宴及拍摄婚纱的支出,不属于彩礼,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赵*甲、赵*乙返还原告邓某某62260元;二、驳回原告邓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赵**、上诉人赵*乙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只收到被上诉人50000元而不是62260元;2、上诉人赵*乙并未收到被上诉人的款;3、被上诉人给上诉人赵**的50000元是为他们置办结婚用品和按风俗给长辈做和席钱的,且上诉人已经代为置办了戒子、西服、皮鞋、婚庆套件等物品共支付了34357元。烟酒支出17923元。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判决显失公平。1、被上诉人并未给赵*乙分文,判决赵*乙共同偿还没有依据。一审判决没有将上诉人赵**已花费的款项从被上诉人所支付的款项中予以扣除,显失公平。请求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邓某某辩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请求维持原判。被上诉人先后二次给付上诉人彩礼钱共计62260元,有银行凭证予以证实,其中通过银行转账5.0万元,另有12260元为现金给付。上诉人否认收取被上诉人62260元结婚礼金缺乏事实根据。上诉人上诉称:为置办婚庆套件等物品共开支34357元、订购酒席上所用烟酒计17923元,两项合计52280元。被上诉人认为,这些费用系罗列虚开,根本不存在,更没有与被上诉人共同商量,其证据缺乏真实性。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准确,实体处理恰当。上诉人之间系家庭共同成员。接受彩礼是上诉人的家庭行为,既包括缔结婚约的当事人本人接受,也包括其亲属接受给付情形。因此,一审适用《婚姻法解释(二)》,判决两被答辩人返还被上诉人62260元的实体处理有法可依,并无不当。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综合诉辩双方的意见,除上诉人对一审查明的事实“原告给付被告方结婚礼金62260元”一节有异议外,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没有异议,对双方无异议的事实部分,本院予以确认。

对上述争议的事实,上诉人在二审期间均无新的证据提交质证。

本院查明

本院对上述有异议部分的事实分析与认定:上诉人在一审中答辩称“理由是原告说62600元是彩礼钱,其实是按邵*农村的风俗习惯是赠送给被告用来买衣服、鞋子、化妆品,特别是送给被告赵*乙长辈做和席钱”和在被上诉人举证其向上诉人支付彩礼钱62600元时,上诉人对该证据的质证作出“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数额有异议,实际只收到原告支付的62260元”陈述意见。根据《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的规定,因上诉人在二审中并无新的证据推翻其陈述和自认事实。本院对一审查明的“原告给付被告方结婚礼金62260元”事实予以确认。

综合双方的诉辨意见,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被上诉人给付上诉人62260元款项的性质。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彩礼是现代中国部分地区保留旧时结婚的风俗,是由男方或者女方支付给对方的聘礼、聘金。而给付彩礼虽然属赠与性质,但该赠与是有特定目的的赠与,即是为了缔结婚姻关系。因在法律上对彩礼并无具体的界定,只能从彩礼的性质上来确定。被上诉人给付上诉人人民币62260元,虽然上诉人认为该款是按风俗给长辈做和席的钱和置办结婚用品。但是,从彩礼的性质上看给对方长辈的和席钱依然属彩礼性质。上诉人虽然上诉称为男方结婚购置的用品不属彩礼,但因上诉人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为被上诉人购置了用品,且被上诉人亦否认要求上诉人代为购置结婚用品。故本院确认,被上诉人邓某某给付上诉人赵**的62260元为彩礼金。上诉人认为该款非彩礼金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赵*乙系上诉人赵*甲之女,双方为父女关系。因上诉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已分家未共同在一起生活。故一审判决被上诉人邓某某给付上诉人赵*甲62260元彩礼金由双方共同归还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和实体处理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57元,由上诉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八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