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朱*华诉任*、罗**婚约财产纠纷民事判决书

2015.04.20乐业县人民法院(2015)南法民一初字第118号

审理经过

原告朱**与被告任*、罗**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张**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朱**,被告任*及其诉讼代理人何*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罗**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朱**诉称,原告与被告于2014年6月2日经人介绍相识,同年7月1日开始见面接触,7月8日后被告到深圳与原告同居生活,8月中旬被告怀孕。因被告任*在之前与山西一男子有一段婚姻(生育一子)未了解,故原、被告双方于2015年元月26日去华容县民政局未能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后因彩礼金的事情发生争执,致被告以打胎为要挟强制退婚。后经司法所调解未果,2月4日再次去找被告任*时,已不知去向,从被告母亲处得知被告任*已经堕胎。原告认为,被告的此种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利益,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由被告任*退还见面礼金2000元及三星笔记本电脑一台及“四金(价值10100元)”;2、由被告罗**退还朱**与任*的订婚彩礼金28000元。

被告辩称

被告任*辩称,1、原告所提出的见面礼金2000元及三星笔记本电脑(价值1千多元)系男女双方在恋爱期间男方自愿赠与女方的,原告要求返还没有法律依据;2、原告所提“四金”的实际价值为9千多元,彩礼金28000元实际收受人是我妈妈,我妈借用我哥罗震宙的卡,所以与我哥没有关系;3、被告现有价值11589元的嫁妆仍在原告处;4、被告怀孕6个月安胎所花的费用及堕胎所遭受的实际损失为52278元,原告应承担的经济责任远高于被告,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罗**未予答辩。

诉讼中,原告朱**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1、原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华容张万福珠宝“四金”单据一份,证明原告四金花费的费用是10100元,但是由于营业员算错了,单据上显示是9215元。

3、汇款凭证以及支付清单,证明原告向被告罗**支付28000元彩礼金的事实。

经被告任*质证,对证据1没有异议;对证据2有异议,认为实际购买金器所花费的费用为9215元,可以和被告提供的借记卡对账单刷卡消费相吻合,因为营业员遗漏耳钉889元没有算进去;对证据3中的28000元彩礼金没有异议,该彩礼金是由我妈妈收取的。因为当时我妈妈没有身份证,才用我哥哥罗**的身份证办的卡。

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1,被告任*没有异议,本院认为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有关联,对以上证据予以确认。对证据2,原告并未提供由其本人补交并由珠宝营业员补开的单据凭证,且原告本人提供的借记卡对账单的消费明细与开票的实际价格相吻合,故本院认为应以实际开票单据9215元为准。对证据3,经被告任*质证,认为该彩礼金是由其妈妈借用其哥哥罗**的银行卡收取的,对收受28000元的彩礼金事实不持异议,故本院予以认定。

被告罗**未到庭发表质证意见,亦未提供相关证据。

诉讼中,被告任*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被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任*的诉讼主体资格;

2、收据、保修单、信誉卡、字据原件,证明被告为结婚,在原告处所用嫁妆共花费11589元的事实;

3、南**医院住院病历复印件,证明被告引产住院的事实和住院花费1439.2元的事实。

经原告质证,对证据1没有异议,对证据2中的单据没有异议,但是这些东西都在我家里,我愿意都退还给被告,对证据3有异议,是被告自己去打的胎,我不应该承担责任。

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1、2,经原告质证均无异议,本院认为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有关联,对以上证据予以确认。对证据3,被告任*在南**医院引产住院一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4年6月2日,原告朱**与被告任*经人介绍相识。同年7月8日同居生活在一起,8月中旬被告任*怀孕,双方没有举行婚礼亦未办理结婚登记。同年11月14日订立婚约。为与被告任*结婚,原告朱**按照当地习俗向二被告给付了“四金”(金戒指、金手链、金吊坠、金项链及金耳饰五件总开票价为9215元)及彩礼金28000元。

另查明,被告任*带到原告家的陪嫁物品有康佳牌40吋电视机1台、海尔洗衣机1台、小天鹅空调1台、不锈钢脚盆3个、茶瓶1个、西装、衬衣各1件,领带1条、百乐鞋子1双、被子五床以及床上用品四件套等。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案中原告朱**与被告任*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告向二被告按照本地风俗给付彩礼金及财物,属于该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的应该返还彩礼的情形。因此,二被告应该承担返还原告财产的责任。被告任*辩称见面礼金2000元及三星笔记本电脑一台系男女双方恋爱期间的一种馈赠,且赠与的时间在订立婚约之前,不在礼单之列,本院予以采信;被告任*辩称认为被告罗**与本案没有关系,彩礼金的实际收受人为其母亲,但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佐证亦未得到原告方的认可,故对被告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二被告收取原告“四金”(金戒指、金手链、金吊坠、金项链及金耳饰五件总开票价为9215元)及彩礼金28000元。对于二被告应向原告返还彩礼金的数额,本院综合考虑双方已共同生活且在生活期间被告怀孕的实际情况,酌情确定由二被告向原告返还“四金”及部分彩礼金的数额为彩礼金的70%,即19600元。对于被告任*的陪嫁物品,属于被告的个人财产,应当归还被告任*。对于被告要求原告赔偿被告精神损失等相关赔偿费用的意见,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由被告任*和被告罗**共同返还原告朱**“四金”(金戒指、金手链、金吊坠、金项链及金耳饰五件总开票价为9215元)及彩礼金19600元;

二、由原告朱**返还被告任*陪嫁物品康佳牌40吋电视机1台、海尔洗衣机1台、小天鹅空调1台、不锈钢脚盆3个、茶瓶1个、西装、衬衣各1件,领带1条、百乐鞋子1双、被子五床以及床上用品四件套。

以上第一、二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履行完毕。

三、驳回原告朱**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800元,减半收取400元,由被告任*、罗**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