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与陈**、覃*、陈*乙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11.14西林县人民法院(2014)西民一初字第786号

审理经过

原告王*与被告陈**、覃*、陈*乙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0月11日立案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黄*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1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周**担任法庭记录。原告王*及其诉讼代理人岑**、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黄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王*诉称,其与被告陈*乙于2008年开始相互认识,不久即确立恋爱关系。为了能与被告陈*乙结婚,原告共向被告家支付了彩礼21850元(含各种赠与物折合8250元)。其中现金13600元彩礼系其多方筹借而来。2010年初,原告王*与被告陈*乙按当地农村习俗举办了婚礼。因当时被告陈*乙未达法定结婚年龄,故双方未能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现被告陈*乙已达法定结婚年龄,但其却明确表示不愿与原告王*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因此,原告诉至法院,要求三被告返还其为与被告陈*乙结婚而交付的现金彩礼13600元及其他财产折合8250元,两项共计21850元。

原告对其陈述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如下:

一、出庭证人黄李峰的证言,证人黄李峰陈述原告王*在按农村习俗迎娶被告陈**之前曾向被告陈**、覃*支付了现金彩礼13600元;

二、出庭证人谭**的证言,证人谭**陈述原告王*与被告陈**是自由恋爱后,才按照农村习俗举行婚礼的,举行婚礼数日前,原告王*曾向被告陈**、覃*支付了现金彩礼13600元,被告陈**出嫁时随有嫁妆,当时证人看到的嫁妆有床、床上用品及衣柜;

被告辩称

三被告辩称,其确实收到了原告王*现金彩礼13600元,但这是原告王*按农村习俗赠与被告方的财产,被告陈*乙也按农村习俗出嫁到原告王*家且与原告王*同居生活了5年之久,并生育了一名女孩。另外,彩礼款13600元大部分已用于购买嫁妆,剩余部分亦全部用于原告王*与被告陈*乙同居期间的生活开支。至于所谓赠与的其他财物,其价值根本不值8250元且是双方一起消费的。故三被告认为其不应再返还各项彩礼21850元。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王*的诉讼请求。

被告对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未提交任何证据。

本院认为

根据原告的起诉和被告的答辩,本案争议焦点是:原告要求三被告返还彩礼21850元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经开庭质证,对原告方申请出庭的两位证人之证言,被告方对其合法性、真实性及关联性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对原告方申请出庭的两位证人之证言,因被告方对其合法性、真实性及关联性均无异议且能相互印证,故本院予以采信,作为定案的依据。

综合全案证据和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2008年,原告王*与被告陈*乙开始相互认识,不久即确立恋爱关系。2010年初,原告王*为将来能与被告陈*乙结婚,经媒人之手向两被告(即被告陈*乙之父母)陈*甲、覃*支付了彩礼13600元。交付彩礼数日后,原告王*与被告陈*乙即按当地农村习俗举办了婚礼。婚礼过后,双方即以夫妻名义在原告王*一家同居生活。2011年4月份,原告王*与被告陈*乙共同生育了一名女孩。2014年7月份,双方开始分开居住。2014年8月份,被告陈*乙向原告王*明确表示其不愿与原告王*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即原告王*要求三被告返还彩礼21850元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这实际上涉及了两个问题。一是原告王*支付了多少彩礼;二是三被告是否应当返还其所受领的彩礼。关于原告王*支付了多少彩礼的问题,原告王*主张其已支付了21850元彩礼(含各种赠与物折合8250元),但其提供的证据仅能证实其已支付了13600元的彩礼。对于其主张各种赠与物价值8250元,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实且三被告对此亦不认可。故对原告王*支付现金彩礼13600元,本院予以认可;对其主张各种赠与物价值8250元且将其作为彩礼,本院不予认可。关于三被告是否应当返还其所受领彩礼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告王*因被告陈*乙拒绝与之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导致其基于与被告结婚而赠与彩礼之目的未能实现。故受领彩礼之两被告陈*甲与覃*享有该彩礼款利益已不再具有法定或约定的理由。原告王*要求两被告陈*甲与覃*返还该彩礼款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但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基于以下原因,应酌情减少两被告陈*甲与覃*返还彩礼款的数额。一、原告王*与被告陈*乙已按农村习俗举办婚礼并同居生活数年;二、双方已共同生育有一女;三、原告王*向被告陈*甲、覃*交付彩礼时,被告陈*乙未满十六周岁,原告王*之行为存在不当之处,有违公序良俗。基于上述原因,本院酌情将被告陈*丙与覃*需返还的彩礼款13600元减至3000元。三被告辩称,彩礼款13600元大部分已用于购买嫁妆,剩余部分亦全部用于原告王*与被告陈*乙同居期间的生活开支,故不应再返还彩礼款13600元。本院认为,被告陈*甲、覃*受领彩礼后,如何处分,并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彩礼款用于购买陈*乙嫁妆之行为属于受赠人系陈*乙的赠与行为。退一步说,即使原告王*与被告陈*乙结婚,嫁妆亦不会因此而变为夫妻共同财产,其仍为被告陈*乙的婚前财产。可见,嫁妆的所有权并不属于原告王*。故对三被告主张返还彩礼应当扣除用于购买嫁妆的金额,本院不予支持。同理,即使剩余款项已全部用于原告王*与被告陈*乙同居期间的生活开支,此举亦属于两被告陈*甲与覃*对彩礼的处分,亦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另外,本案被告陈*乙并未实际受领彩礼,彩礼亦未由其进行处分,故其不应是返还彩礼的责任主体。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条、第九十二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两被告陈*甲与覃*向原告王*返还彩礼款3000元,两被告陈*甲与覃*对返还彩礼款承担连带责任;

二、驳回原告王*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46元,减半收取,由原告王*负担150元,两被告陈*甲与覃*连带负担23元。

上述应付款项,义务人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履行义务。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或直接向百色**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百色**民法院,并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费(数额视当事人提出的上诉请求数额确定)。户名(收款单位:待结算财政款项—法院诉讼费专户,帐号:6097,开户行:中国**色分行营业部)。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