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罗*与黄*甲、黄*乙、黄*丙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二审判决书

2014.12.08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河市民一终字第376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罗*因与被上诉人黄*甲、黄*乙、黄*丙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凤山县人民法院作出(2014)凤民初字第12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黄*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吴**、郑**参加的合议庭,于2014年11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书记员黄*担任记录。上诉人罗*及其委托代理人韦业新、被上诉人黄*甲、黄*乙及三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黄*甲系被告黄*乙、黄*丙之女。2013年1月,丧偶的原告罗*与离异的被告黄*甲经人介绍相识并建立恋爱关系。同年3月5日,原告与胞兄罗**等五人带着烟、酒、肉、米等物品到被告黄*甲家中与被告黄*乙、黄*丙见面认识,并谈论两人的婚嫁事宜,期间原告方交给被告黄*乙、黄*丙2000元,当晚在被告家摆设酒席双方亲友聚餐。2013年4月至2013年8月间,原告罗*与被告黄*甲在凤山县城租房同居生活。之后,双方产生矛盾结束恋爱关系,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2014年2月3日,原告带人到被告家对同居期间的日常生活开支进行结算,双方未能形成一致意见。另查明,原告与被告黄*甲同居期间,被告黄*甲分别从原告及原告的父亲罗*高的存折中分多次领取现金共计9260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二)》”)第十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的规定,本案原告罗*到被告黄*乙、黄*丙家中,与其见面认识并谈论原告与被告黄*甲的婚事时,原告给予被告方的2000元,是以结婚为目的而给付的,结合给付金钱的时间与场合、被告方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黄**的证言及本案具体情形,应认定为按农村风俗给付的彩礼,原告罗*与被告黄*甲因感情不和分手,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告请求被告方返还2000元彩礼,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该院依法予以支持。原告关于请求被告方返还办酒席的开支的主张,因谈婚设宴期间双方相互往来的烟酒、食品等,双方亲朋好友已共同消耗,原告该项诉请该院依法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请求被告返还被告黄*甲从存折中领取的9260元彩礼,因被告黄*甲多次取款发生于原告与被告黄*甲同居生活期间,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款属于按农村风俗给付的彩礼,该院依法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请求被告返还给付被告黄*甲胞弟结婚礼金2300元及同居期间原告给付被告黄*甲的现金5500元,因被告方不认可该事实,原告又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该院依法不予支持。关于被告方提出原告给付2000元属于赠与行为,且已通过购买生活用品方式返还给原告的辩解意见,因庭审中,被告方认可当日原告前往其家的目的是双方见面认识,证人黄**证实期间摆设酒宴并谈论婚事,原告基于上述原因具有以结婚为目的而给付金钱,同时,被告方称已返还该款,原告不予认可,被告方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其该项辩解意见该院依法不予采信。关于被告黄*乙、黄*丙并非本案适格主体的辩解,庭审中被告黄*乙、黄*丙自认收取原告给付的2000元,故两被告系案涉彩礼的接受方,对其辩解理由该院依法不予采纳。综上,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黄*甲、黄*乙、黄*丙返还原告罗*彩礼2000元;二、驳回原告罗*其余诉讼请求。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请求:1、请求维持风山县人民法院(2014)凤民初字第120号民事判决书中的第一项判决即“被告黄*甲、黄*乙、黄*丙返还原告罗*彩礼2000元”;撤销该判决书的第二项判决即“驳回原告罗*其余诉讼请求”,并改判:(1)被上诉人黄*甲、黄*乙、黄*丙返还上诉人罗*于被上诉人亲属结婚期间所送礼金4300元;(2)被上诉人黄*甲从存折上所领取9260元现金、从上诉人罗*工钱中所得5500元返还给上诉人罗*。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上诉理由主要有:自2013年1月份起,自称离异的被上诉人与丧偶的上诉人经人介绍相识,于2013年3月5日(2013年正月二十四日)订婚,之后于2013年5月1日同居至年月日,因性格等方面相差远,无法建立感情,不具备结婚条件,就分手了。为与被上诉人黄*甲结婚,上诉人给被上诉人方彩礼价值共计22060元(包括1、给订婚礼金2000元,订婚办酒买东西花费至少1000元,订婚花费共3000元;2、黄*甲拿罗*及罗*高的两本存折四次领款共9260元;3、黄*甲老弟在金牙结婚时送礼金2300元,请人送礼2000元,共4300元;4、黄*甲从上诉人打工工钱中于同居的三个月中第一个月得1200元、第二个月1500元、第三个月1800元,共5500元)。因婚姻不成,上诉人请求被告返还彩礼,被上诉人拒不返还。上诉人起诉至一审法院,请求判决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彩礼22060元。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只认定上诉人给付被告方彩礼2000元,黄*甲多次从上诉人及上诉人父亲存折领取现金9260元。实际上,上诉人给付彩礼价值为诉讼请求的数额即22060元。然而,一审法院只判上诉人方返还上诉人彩礼2000元。一审判决认为,黄*甲所领取的9260元现金是发生同居生活期间,上诉人未能提供该款属于彩礼的证据,上诉人请求返还,不予支持。一审如此认定,不符合证据认定规则。9260元现金属数额较大,上诉人是为了结婚而给黄*甲的,这就是彩礼,黄*甲主张9260元不是彩礼,应由黄*甲承担举证责任。上诉人从工钱中给黄*甲5500元,属客观事实,黄*甲虽否认,但没有反驳证据。一审法院对上诉人请求返还被上诉人亲属结婚所送礼金4300元,没有进行认定、评判,属遗漏事实。基于前述,特提起上诉,恳请上诉法院支持上诉人的前述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二审庭审中口头答辩称:上诉人提出的彩礼数额与事实不符,上诉人提出的彩礼22060元不存在支付的客观事实,恳请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理由是:1、一审时上诉人提出三被上诉人返回2万多元与诉状写的不符,上诉人对诉讼金额的确认都不清楚,所以并不存在这些彩礼钱;2、那笔9260元是经过上诉人同意领取的,而且对于2500元的房租也是从中支付的,一审时经一审法官询问罗*,罗*也承认了该事实,在一审时三证人也证实上诉人曾经带人到被上诉人家对9200元进行计算;3、黄*甲弟弟结婚上诉人送4300元红包并不是事实,即使是存在这笔款项,上诉人主张返还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因为这不是彩礼。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没有提供新证据。

上诉人主张从工钱中给黄*甲5500元,对此黄*甲否认,上诉人无充分证据证明已经支付此款并作为彩礼支付,故本院对此不予以采信。上诉人还主张支付给被上诉人亲属结婚礼金4300元,对此被上诉人否认,上诉人无证据证实,故本院也不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

一审认定的事实属实,二审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综合双方的诉辨意见,本案争议焦点是: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返还22060元彩礼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因此确认“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数额是多少是本案争议焦点。本案上诉人罗*到被上诉人黄*乙、黄*丙家中,给予被上诉方的2000元,对此双方认可。从给付的时间、场合以及有关证人的证言等具体情形看,主要针对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黄*甲的婚事,是以结婚为目的而给付的,应认定为按农村风俗给付的彩礼。对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黄*甲同居期间黄*甲从存折中领取的9260元,因存在双方同居长达四个月的客观事实,同时从一审查明事实看,有支付房租和支付给上诉人哥哥等开支事实,所以不能认定为彩礼,上诉人主张返还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对于上诉人请求被上诉人返还给付被上诉人黄*甲胞弟结婚礼金2300元及同居期间给付被上诉人黄*甲现金5500元,因被上诉人不认可该事实,上诉人又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以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352元,由上诉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