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兰*与被告黄*甲、韦*、黄*乙为婚约财产纠纷民事判决书

2014.06.16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4)都民初字第3号

审理经过

原告兰*与被告黄*甲、韦*、黄*乙为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23日受理后由代理审判员李*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2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杨*出庭记录。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因案情复杂依法转为普通程序,由审判员蓝*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李*、人民陪审员卢**组成合议庭,于同年5月5日在本院第3号法庭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审理,书记员蓝桦出庭记录,原告兰*及其委托代理人韦**,被告黄*甲、韦*、黄*乙及其委托代理人韦*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兰*诉称,原告与被告黄*乙于2012年农历正月初八经高岭街韦**介绍认识,于同年农历六月初四按当地习俗举行订婚仪式,原告送给被告彩礼费共计人民币25,000元整,另有烟、酒、肉、糖等物品,于年月初十按习俗办理结婚典礼。在办理结婚典礼前原告与被告黄*乙尚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结婚典礼结束后双方仅在一起较短时间被告黄*乙就到广东去做工,直到2013年1月份才回来。从广东回来后被告黄*乙就到南宁与原告一起居住生活,在居住期间原告多次请求被告黄*乙去做婚检和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是均被被告黄*乙以种种理由推脱,导致双方至今没有能领取结婚证。在共同生活期间,原告发现被告黄*乙性格暴躁,双方在一起交流很少,常为了生活琐事争吵,且在原告要求与被告黄*乙亲热时被告黄*乙总是推来推去不愿意给原告触碰。鉴于被告黄*乙的行为和性格,双方在争吵时均表露无法共同生活,在协商未果时,被告黄*甲、韦*、黄*乙于年月日带领亲戚到原告位于高岭街的家中将其结婚时带来的家器家电全部搬回娘家。为此,原告认为被告黄*乙没有与原告结婚的意愿且双方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遂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返回先前所收彩礼费25,000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对其陈述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原告《身份证》复印件及三被告《户籍证明》复印件共四份,证实原告和三被告的身份情况及主体资格;

2、证人韦**的证言,证实原告与被告黄*乙系韦**介绍认识,双方定于年月初四按当地风俗进行报好仪式,报好时韦**也在场,据原告母亲说彩礼钱是2.5万元,见到唐*作为代表人将彩礼钱送到三被告家交给被告韦*,途中未见打开过装彩礼的盒子;

3、证人李**的证言,证实一、原告与被告黄*乙于年月初四按当地风俗举行报好仪式,报好时李**在场参与清点、包装彩礼费共计人民币2.5万元装在盒子里后跟随代表人唐力一起到三被告家将彩礼钱交给被告韦*,途中未见打开过该盒子;二、原、被告于年月初十举办结婚酒席,办酒席后双方未到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仅在一起生活较短时间;三、被告到原告家里搬的东西都是被告黄*乙结婚时带过去的;

4、证人覃**的证言,证实一、原告与被告黄*乙于年月初四按当地风俗进行报好仪式,据原告母亲说彩礼钱是2.5万元,报好时覃**见到唐*作为代表人将彩礼钱送到三被告家交给被告韦*,途中未见打开过装彩礼的盒子;二、举办结婚酒席后双方仅在一起生活较短时间被告黄*乙就去广东打工;

5、证人唐**的证言,证实一、原告与被告黄*乙于年月初四按当地风俗进行报好仪式,唐**在原告家里看到介绍人、原告家人等几个人将2.5万元彩礼钱装在一个玻璃盖子的盒子里,没有见其他装有钱的红包;二、被告到原告家里搬的东西都是被告黄*乙结婚时带过去的,搬东西时未见双方进行协商;

被告黄*甲、韦*辨称,原告诉称与事实不符。一、被告黄*甲、韦*在订婚当天只收到原告家亲戚交给的一个红包,内有人民币2,000元整;二、原告与被告黄*乙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过错在原告身上,因为原告在举行结婚典礼后不久便产生要与被告黄*乙“分手”的念头并要求黄*乙搬走自己的嫁妆;三、被告到原告家中搬回嫁妆是经与原告父母及隔壁街坊协商后进行的,故被告的行为没有过错。综上,被告认为原告的起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恳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黄*甲、韦*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未提供证据。

被告黄*乙辨称,原告诉称与事实不符。一、被告黄*乙未收到过原告送给的彩礼费25,000元人民币;二、原告与被告黄*乙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过错在原告身上,因为原告在举行结婚典礼后不久便产生要与被告黄*乙“分手”的念头但因碍于面子没有提出;三、被告黄*乙结婚时的嫁妆是其个人合法财产,依法享有处分权;四、原告向被告黄*乙提出分手方案时要求被告黄*乙将自己的嫁妆带走,所以被告搬走自己的嫁妆是应被答辩人的要求所为,其行为既合法也合理。

被告黄*乙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录音》光盘一份共4段录音,证实一、原告与被告黄*乙办酒之后没有到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过错是在原告而不是被告;二、被告到原告家中搬嫁妆是应原告要求,并不是原告所说的被告自行到原告家搬东西;

2、证人韦**的证言,证实原告与被告黄*乙订婚时举行报好仪式,报好时韦**在场看到原告亲属送来彩礼,具体数目未见当场清点,彩礼钱是用一个盖子为玻璃的木盒子装;

3、证人覃**的证言,证实被告到原告家中搬嫁妆是经过双方协商的。

4、证人韦**的证言,证实被告到原告家中搬嫁妆时韦**也在场,双方在经过协商后才搬东西,当时没有发生打架。

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有:

1、2014年5月22日本院对黄*乙进行询问的《询问笔录》一份,证实年月日被告到原告家中将结婚时带到原告家的嫁妆搬回娘家的物件具体有:木沙发五件套、格力牌空调一台、小天鹅牌洗衣机一台、电冰箱一台(具体牌子不清)、三星牌电视机一台、热水器一台(具体牌子不清)及配套液化气罐一个、美的牌饮水机一台、美的牌微波炉一台、奇生牌豆浆机一台、奇生牌电磁炉一台、朕龙牌电动车一部、橡木衣柜一个、棉被三床、铝桶一个、不锈钢脸盆一个,上述家具家电具体价值因时间较久记不清;

2、2014年5月29日本院对唐*进行询问的《询问笔录》一份,证实原、被告双方举行报好仪式当天唐*作为原告方家庭代表将25,000元礼金送到女方家的事实。

经开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原、被告对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1无异议,本院对上述当事人均无异议的证据予以确认。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证据3、证据4、证据5以及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证据2、证据3、证据4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这些证据不能证实原、被告之主张。原告对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2无异议,被告对该证据证实的内容有异议,认为证人唐*所述与原告方证人对于25,000元礼金的陈述不一致,唐*所说不是事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提供证据2、证据3、证据4、证据5中的证人证言来源合法,结合当事人陈述和当地习俗,证人所述情况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可以作为本案定案依据。被告提供的证据1为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对话录音资料,与被告提供的证据3、证据4证人证言所证实内容能相互印证,对被告证据1、证据3、证据4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本院予以确认,可以作为本案定案依据;被告提供的证据2中的证人证言与原告提供的证人证言有部分内容相互印证,双方均认可报好当天的礼金是用一个盖子为玻璃的木盒子所装,本院对被告提供的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确认,可以作为本案定案依据。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2中,证人唐*及原、被告双方均认可在报好当天由唐*作为原告方代表将礼金送到被告家交给被告韦*,当时礼金是先用一个红包装好再放在一个盖子为玻璃的木盒子里,本院对该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确认,可以作为本案定案依据。

综合全案证据,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

原告与被告黄*乙于2012年农历正月初八经介绍人韦**介绍认识,于同年农历六月初四按当地习俗举行订婚仪式,在订婚仪式上原告方将彩礼钱人民币25,000元用一个红包装好后再放进盖子为玻璃的木盒子里由原告方代表人唐*将礼金交给被告韦*,另交给的还有烟、酒、肉、糖等物品。此后,原告兰*与被告黄*乙于年月初十按习俗办理结婚典礼。结婚典礼结束后双方在一起生活较短时间被告黄*乙就到广东打工,2013年1月至2013年7月被告黄*乙回到南宁原告的家中与原告共同生活。在共同生活期间原告兰*与被告黄*乙常因家庭琐事发生争吵,原告兰*曾在争吵中要求被告黄*乙将其嫁妆搬走,为此,三被告遂于年月日到原告位于高岭街的家中将结婚时带来的木沙发五件套、格力牌空调一台、小天鹅牌洗衣机一台、电冰箱一台(具体牌子不清)、三星牌电视机一台、热水器一台(具体牌子不清)及配液化气罐一个、美的牌饮水机一台、美的牌微波炉一台、奇生牌豆浆机一台、奇生牌电磁炉一台、朕龙牌电动车一部、橡木衣柜一个、棉被三床、铝桶一个、不锈钢脸盆一个等家具家电全部搬回娘家,双方至今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为此,原告认为被告黄*乙没有与原告结婚的意愿且双方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遂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返回先前所收彩礼费25,000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案经本院调解无效。

本院认为,彩礼是我国古老的风俗之一,是男方以缔结婚姻为目的而给付女方的钱或物。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被告家庭收取原告家庭所给付彩礼的行为是以缔结婚姻为目的,在原告兰*与被告黄*乙无法结婚的情况下,原告方请求返还按照农村习俗所给付的彩礼,合理部分本院依法酌情予以支持。原告方主张彩礼费为25,000元,被告辩称仅收到2,000元,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方提供的证人证言所述与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人证言中关于彩礼金额的部分能相互印证,形成完整证据链,再综合参考当地风俗习惯以及被告黄*乙在结婚典礼时带到原告家中的嫁妆总价值,可以认定原告方在订婚仪式上给付被告家庭彩礼现金人民币25,000元,至于被告辩解彩礼费为2,000元,因未能提供相应证据加以证实,故对于被告的这一辩解本院不予支持。在原告兰*与被告黄*乙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因生活琐事产生矛盾时本应珍惜感情妥善处理矛盾,但经被告黄*乙多次尝试与原告沟通均未果,原告对于双方未能结婚亦存在一定过错且在办理结婚典礼以后双方在一起生活近一年,考虑到被告黄*乙在主观上并非故意不愿意与原告生活,实在是因为双方性格等各方面原因无法共同生活,故彩礼酌情按人民币12,000元予以退还。三被告所收取的彩礼,原告方主张返还超出该数额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为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婚姻法》第三条第一款及《最**法院关于适用u003c;;中华**婚姻法u003e;;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三)项和《最**法院u003c;;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u003e;;》第二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黄*甲、韦*、黄*乙返还原告兰*彩礼人民币12,000元;

二、驳回原告兰*的其它诉讼请求。

三、案件受理费425元,由被告黄*甲、韦*、黄*乙负担204元,原告兰*负担221元。

上述债务,义务人应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或河池**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池**民法院。并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425元(收款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民法院,帐号:2098,开户银行:河**行城东分理处)。逾期不交也不提出缓交申请的,则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