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杨*与胡**不当得利纠纷民事一审判决书

2014.09.05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2014)龙民一初字第1474号

审理经过

原告胡**(以下简称原告)与被告杨*(以下简称被告)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周**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钟*、胡**。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2012年11月通过南国都市报举办的万人相亲会活动,原告与被告女儿王*认识并恋爱,过程中被告要求结婚前提必须买房,在没有找到合适房屋的情况下,被告提出将其名下位于海口市**龙腾大厦XXX房出售给原告。原告父母为支持原告婚娶,除给付结婚办理婚礼所需费用外,根据被告向原告主张房款的时间,原告父母分别于2013年6月26日通过农行及工行向原告转账20万购房款,2013年11月20日通过农行向原告转账40万购房款,原告于2013年6月30日向被告支付20万,2013年11月21日再向被告支付40万。支付完购房款后,原告于2013年12月24日到被告家中协商与王*登记结婚及房屋过户事宜,被告却一改常态拒绝原告与王*结婚,更不承认出售房屋。协商无果,原告担心遭遇骗婚,遂向派出所报案处理,民警协调无果,建议原告起诉,遂成讼。原告认为,原、被告之间关于海口**龙腾大厦XXX房的口头买卖合同已经成立,均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房款、办理过户手续,原告交付房款后被告不协助交房、办理过户,已构成根本违约,故依法要求其退还原告已付的全部购房款,并按同期贷款利率支付相应利息。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返还购房款60万元,赔偿利息损失,暂计算至2014年6月30日26800元;二、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杨*辩称,一、原告于2013年6月30日汇出的20万元并非为购买房屋,而是原告要求在女方家举办婚礼,主动汇款让女方举办婚礼使用。2011年被告为女儿报名参加了南国都市报举办的万人相亲会,原告知道了被告女儿电话并开始追求,双方很快发展成恋人关系并于同年开始同居。被告虽对原告不太满意,但由于女儿与原告感情不错,也就不再干涉,原、被告家庭来往亲密,双方都认可这门婚事,原告与被告女儿虽没有登记结婚,但被告已将原告视为家人,原告长期和被告居住一起,吃饭生活。经过长期交往,原告认为感情发展成熟,2013年6月份提出按照民间风俗举办婚礼,将双方关系向家人公开,原告提出先在女方家办婚礼,再到男方家办。在这种情况下,原告提出先汇20万元作为结婚典礼费用开支,让被告在老家安阳置办婚礼,被告即按其要求于2013年8月4日在老家宴请亲朋、置办酒席、请戏班唱戏,先后花费20多万元,原告给的20万元全部花完都不够,被告还补贴了几万元。婚礼当时老家亲朋好友悉数到场,夫妻关系公之于众。原告说汇出的20万元是被告不当得利,不符合事实。二、原告于2013年11月21日汇来的40万元是原告返还19万的礼金,和原告主动汇给被告看病并让被告置办结婚物品的费用。按照原告要求,婚礼当天原告说按海南的习俗女方要陪送嫁妆给男方,为使女儿在男方家有地位,被告便与前夫即女儿的父亲商量,决定双方都不拿在酒席上的礼金,而是直接将礼金给原告带回海南,让原告买车给女儿陪嫁。婚礼当天,被告就把婚礼收取的19.27万元扣除零头,合19万悉数交给原告。但在女方家办完婚礼的第二天,原告就说男方不办婚礼,不和原告女儿登记结婚,被告听完深受打击,当时送医就诊,经确诊患上严重的心脏病。当时双方矛盾不大,被告原谅了原告。2013年11月原告仍不办理登记,也不办婚礼,被告无奈就对原告说把19万礼金返还被告,等办酒登记后再给他们,当时原告满口答应。原、被告实际已具有亲密的家人关系,原告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给被告带来了巨大伤害,就主动说将19万礼金汇还并另支付20万元给岳母即被告看病,顺便置办生活用品和彩礼。原告心知,说办私立学校和购买幼儿园时已从被告家拿走30多万元,在此情况下原告才汇出40万元,该款不是买房款。三、原、被告从来没商谈过买被告房子的事情,是双方交恶后原告编造的谎言。原告与被告女儿举办婚礼,事实上已是夫妻,登记只不过是程序和形式。在我国的民间习俗和基本观念里,判断是否是夫妻并不以是否领证为标准,是以举行典礼为标准。基于该前提,原告两次汇款间隔5个月,第二笔款是在结婚后汇出,在双方已结婚的情况下,原告要买房子也不可能给被告钱,要么由原告自己出钱或自己做主,由原告和被告女儿自行选房,支付给开发商。原、被告之间没有购房协议或字据,也没有说明何时过户,因此原告所称违背常识和人情。在原告和被告家里,大家都认可原告与被告女儿是夫妻关系,被告是原告岳母,被告希望他们好好过日子,把自己房子送给女儿是可以的,在女婿和岳母之间买卖房子,不符合伦理道德和人情礼仪。2013年11月26日被告女儿哭着从陵水回娘家,原因是原告全家人怪罪她因流产影响了生育,由于原告再三刺激,被告女儿留下遗嘱、服毒自杀,送至医院抢救过来。之后双方关系已发生质变,原告不再想和被告女儿结婚,而是千方百计捞取钱财。在这种情况下原告开始引诱被告女儿说些本来没有的事情进行取证,录音证据都发生在双方关系恶化之后,不是自然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在双方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原告想把结婚费用和本来就是被告拥有的礼金要回,故意设下陷阱。原告说不再与被告女儿结婚,给其自尊和名誉造成严重打击,又故意不断用各种手段刺激女儿导致其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原告利用此机会诱导女儿胡言论语,明明不是买房故意让被告女儿说成买房。从录音也看出,被告女儿从来没说汇钱是为买被告的房子,汇款单上记载的“购房款”只是原告向父亲要钱时其父亲自己写下的用途。男方一直拖着不办登记,也不办酒,或者其父亲故意把礼金写成购房款,目的是结婚不成能把钱要回来。原告自己汇款的单据上没有写明钱的用途,因此原告父亲的汇款凭证无法证明汇款的用途性质,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四、原告欺骗被告女儿感情,和其长期同居,期间导致女方怀孕流产,之后拒绝与被告女儿登记结婚,不断刺激伤害被告女儿,已给被告家庭造成巨大痛苦和伤害,这些都是金钱不能弥补的。原告与被告女儿在2011年开始同居生活,后来原告与被告家庭一起生活,原告与被告女儿已成为事实上的夫妻,应按法律规定办理结婚登记,但男方出尔反尔,始乱终弃,对于一个刚出社会的女孩,构成严重的打击。被告女儿没有过错,是受害者。在遭受挫折后,被告女儿患上严重的抑郁证,生活从此被毁,很难再找对象,这些都是金钱不能弥补的,就是六十万作为弥补被告女儿的伤害也远远不够。被告相信法律是保护弱者的武器,法律不外乎人情,被告也会以法律武器讨回公道。原告说被告不当得利完全不顾事实,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2年11月,原告与被告女儿王*通过南国都市报举办的“万人相亲会”相识并建立恋爱关系,了解双方家庭后于2013年2月份开始同居并欲缔结婚姻关系,原告与被告女儿在海口市同居的地点位于被告住所,即海口**龙腾大厦XXX房。2013年6月26日原告父亲通过中国农业**陵水县支行向原告转账人民币140000元,附加信息及用途注明为“购房款”,同日通过中国工商**陵水支行向原告转账人民币60000元,未注明用途;2013年6月30日原告通过中国工商**洋浦支行向被告汇款200000元。2013年8月4日,原告与被告女儿王*在被告老家河南省安阳市按当地习俗举办了婚礼。2013年11月20日,原告父亲通过中国农业**陵水县支行向被告转账人民币400000元,附加信息及用途注明为“购房款”,2013年11月21日,原告通过中国工商**口金龙支行向被告汇款人民币400000元。2013年11月26日,被告女儿王*在回原告老家与原告家人同住过程中与原告家人发生矛盾,并返回海口。2013年11月29日,王*在海口市**南门诊部输液治疗;同年12月2日,王*在海南省妇幼保健院进行尿促人绒毛膜性腺激素检验,检验结果成阳性。2014年3月10日,海**宁医院开具第0069453号疾病证明书,患者姓名“王*”,证明其诊断为抑郁状态,建议心理治疗。原告与被告女儿王*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在本案2014年7月11日庭审过程中,本院询问被告收取原告60万元的原因,被告答复的主要内容为:20万元是原告与被告女儿结婚的费用。19万元是被告给原告的礼金,被告以现金方式支付给原告,后因未在原告家中举办婚礼而返还被告。原告还从被告处取了35万元用于办学校,是被告陆续以现金方式给女儿王*的,后来学校没有办成,原告将款项返还被告。被告否认原、被双方就买卖海口**龙腾大厦XXX房达成过协议。

另,本院于2014年8月8日传唤原告到庭,向其释明本院认定本案的纠纷性质为婚约财产纠纷,并非其主张的房屋买卖合同,并询问其是否变更诉讼请求,原告称需要时间考虑,本院遂指定其于2014年8月18日之前说明是否变更,逾期不说明的,视为不变更诉讼请求。原告未在本院指定期限内作出说明。

以上事实,有中**银行个人业务凭证、中**银行个人结算业务申请,原告与王*的婚纱摄影定单、婚礼照片,海南省妇幼保健院检验报告单、门诊收费专用票据,海**民医院门诊病历、处方笺,海**宁医院疾病证明书,原告与王*电话谈话录音,当事人陈述,以及庭审笔录在卷为凭,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是其与被告之间就海口**龙腾大厦XXX房达成的房屋买卖协议,现被告否认双方就买卖该房曾达成协议,原告亦无证据证明其与被告就买卖该房进行过协商,故本案缺乏原、被告就房屋买卖达成的一致意思表示。虽原告父亲向原告转账的540000元用途注明为“购房款”,但该款为原告父亲向原告转款的意思表示,本案并无证据证明原告父亲与被告就原告购买海口**龙腾大厦XXX房进行过协商,且该款项是原告接收后另行支付给被告的,现被告否认接受该款项用于向其购买房屋,故原告父亲转款注明的用途不足以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购房的共同意思表示。

另,原告与被告女儿已在被告老家举办婚礼,对外已表示二人是夫妻关系;婚礼后二人回海南到原告老家居住,应认定为二人以缔结婚姻关系为基础而共同居住。据此,虽原告与被告女儿未办理结婚登记,但已对外表示是夫妻关系,二人曾在被告住所海口**龙腾大厦XXX房共同居住,故原告与被告的关系已对外表示为家庭成员。鉴于以上情形,原告向被告支付款项,应是以原告与被告女儿缔结婚姻关系为前提,现二人未能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告要求被告返还600000元,应属于婚约财产纠纷。本院已向原告释明本院认定的纠纷性质与其主张的不一致,原告在指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变更诉讼请求的说明,视为其不变更诉讼请求。据此,本案缺乏证据证明原、被告双方就房屋买卖达成一致的意思表示,原告以房屋买卖为由主张被告还款,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胡**的诉讼请求。

本案由海口**民法院移送本院审理,本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减半收取案件受理费3976元,由原告胡**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至海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九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