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姜**与陈*甲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5.18开县人民法院(2015)开法民初字第01672号

审理经过

原告姜*甲与被告陈*甲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30日受理后,依法由本院审判员田*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4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姜*甲及其代理人张*,被告陈*甲及其代理人张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2011年经媒人王某某介绍相识,原告方给付了30000元订婚彩礼后,双方于2011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十八)依照农村风俗举行结婚仪式,但是至今没有办理结婚证。按照农村风俗举行婚礼后,双方以夫妻名义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分手,期间没有生育子女,也不存在共同的债权债务纠纷。庭审中,被告方说的彩礼30000元用了10000元购买三金的情况我方认可,项链4000元、耳环1000元、女方戒指3000元、男方戒指2000元。余下的20000元彩礼是被告方保管的。基于上述情况,我方将起诉状中要求被告返还30000元彩礼的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被告返还20000元彩礼。被告方在庭审中陈述的嫁妆的名称和数量是这样,同意返还嫁妆实物。被告方主张的欠被告的哥哥陈**10000元,缺乏真实性,共同生活期间无大笔支出,不存在合理性,证人作证也前后矛盾,对哪一年借的时间都陈述错误。借条没有原告的签名,不是真实的,即便是真实的,也应是被告的个人债务,而不是共同债务。被告要求原告赔6万元工资收入、5万元青春损失费、3万元精神损失费、债务1万元、医疗费等,除了嫁妆外其他主张均无依据。说买了两套房子,要分割也需要提供证据,被告方没有提供证据。综上,原告方的意见是:要求被告退还彩礼20000元,同意返还嫁妆实物。

被告辩称

被告辩称:原告与被告订婚,是受原告雇请的原告方最信任的王某某介绍相识,而且是在对女方最了解的基础上于2011年农历正月十八日举办结婚仪式,原告方称双方至今没有办理结婚证、没有生育子女的情况属实。2011年4月,被告即跟随原告一起外出务工,被告工资每月2500-3000元,被告考虑既然嫁给原告,在经济上和生活上全部由原告掌管,寄钱与家庭购买房屋两套。第一套位于开县某某院8-2,面积180㎡,署名男方的母亲李某某,2012年入住。第二套位于开县某某府,面积90㎡,系2013年以男方的姐姐姜某乙的户头购买。这两套房子属于夫妻婚后共同财产,理应平均分享。双方没有生育子女,不能全归女方,男方在外面到处请人给他作媒,介绍女朋友,从道德上应受到良知谴责,从法律上是绝不允许的,触及犯罪行为。女方在生活上对公婆方面是孝顺的,是勤劳的。举行结婚仪式后,双方一直在一起,没有分居,原告所提分手,实属捏造。被告的嫁妆有:被子12床、海尔42英寸液晶电视1台、布艺沙发一套(6座)、玻璃茶几一个、长方形大理石餐桌一张(含6个凳子)、两开门海尔冰箱1台、洗衣机1台、木床1架、5开门衣柜1个、电视柜1个,价值52000元。男方提出彩礼有3万元,当时女方就随同男方和男方的姐哥石*三人一同购买三金用去1万元,其中一枚戒指是给男方的,三金是铂金项链1条4000元、铂金耳环1对1000元、男方戒指1枚大约3000元、女方戒指1枚3000元,项链丢失了不见了。其余2万元,是我和男方一起在外打工,车、旅、生活开销和原告的父母买保险用完,我现在还无钱买保险,根本不存在着彩礼3万元。证明人原告的姐哥石*,原告的父母清楚。另外,有共同债务10000元,是我向我哥哥陈*乙借的。综上,婚姻本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应很好珍惜,女方全方位挣钱养家,是不具备分手条件的,如果男方提出分手,女方坚决要求:1.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2.要求原告退嫁妆现金5万元给被告,嫁妆只能退现金。3.我打工四年的工资共12万元,应由原告如数退赔1/2即6万元给被告。4.原告一次性支付青春损失费5万元给被告。5.男方及其男方家庭造谣说我在娘家打过孩子,这纯属诬陷,导致精神伤害和名誉损害,理应由原告付3万元的精神伤害金。6.婚后购买房屋两套有女方全部心血缴纳,理应依法平均分享,单凭男方一人挣钱难道能在开县购房吗?应以事实说话,请公正判决。7.婚后女方同原告的母亲在2015年3月11日一同到开县中医院检查为多囊综合症,治疗期为3-6个月,这笔费用男方应一次性负责经济治疗补偿。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1.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与原件核对无异),用以证明:原告的身份信息。

2.被告的户口证明1份,用以证明:被告的身份信息。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是:

这两份身份信息材料属实。

被告为支持其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3.被告的身份证复印件(与原件核对无异),用以证明:被告的身份信息。

4.开县某某乡某某村村民委员会的证明1份,其内容为“兹证明开县某某乡某某村3组姜某甲与陈**(又名:陈**)属夫妻关系,婚后男女双方一直在外打工,至今2015年3月没有分居。同时在2015年3月11日由男方母亲李某某带媳妇陈**前到开县中医院检查治病,说明男女双方没有分居,家庭和谐。特此证明开县某某乡某某村村民委员会(签章)2015年4月8日”,用以证明:男女双方没有分居。

5.开县中医院出具的检测报告单1份,用以证明:被告陈*甲于2015年3月12日作出的检查结果。

6.借条复印件1张,其内容为:“借条今借到陈**壹万元整因在广东打工车旅费、生活等。借款人:陈*甲2013.2.4”。

7.证人陈*乙(系被告的哥哥)当庭作证的证言。

6-7证均用以证明:原、被告在共同生活期间有共同债务欠被告的哥哥陈**10000元。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是:

对于第3项证据被告的身份证复印件无异议。对于第4项证据有异议,形式不合法,村民委员会是一个组织,需要具体经办人签字,但是无人签字,证明上有打印也有手写,双方居住地在开县,打工地在外省,证明里面还有推测和分析,内容也不合法。对第5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是与本案关联性不大。第6-7项证据,原告方对此不知道,不存在该债,对于借条和证人有异议。这个证据与被告答辩中说的2万元礼金用于车旅费,被告打工收入高的情况也相矛盾。借条出具的时间在2年前,而指印很新鲜,借条很虚假,被告与证人系兄妹关系,一般来说借1万多元出借条不符合常理。

经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本院的认证意见是:

第1-3项证据,系原、被告双方的身份信息材料,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对其予以采信。第4证,系村民委员会的证明,该证明中称原、被告属于夫妻关系,但是双方当事人均未能提供结婚登记手续,且村民委员会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婚姻登记机关,因此原、被告之间属于同居关系,而不属于夫妻关系,对于该证明认定原、被告属于夫妻关系的内容本院不予以认可。第5证,原告方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第6-7证,被告用以证明原、被告在同居期间有共同债务10000元,但是原告方不认可,由于债权人系被告的哥哥,二者存在一定的利害关系,且被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债务系用于同居期间的共同生活,本院在本案中无法确定其是否属于同居期间的共同债务,对其用以证明属于同居期间的共同债务的证明目的,本院在本案中不予以支持。被告方可另行起诉在另案中提交充分的证据主张权利。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举证、质证及本院的认证情况,本院确认以下主要法律事实:

原、被告于2011年经媒人王某某介绍相识,原告方给付了30000元订婚彩礼,被告方收到彩礼30000元后,用其中的10000元购买了铂金项链1条、铂金耳环1对、男方戒指1枚、女方戒指1枚。然后,双方于2011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十八)依照农村风俗举行结婚仪式,被告方将嫁妆:被子12床、海尔42英寸液晶电视1台、布艺沙发一套(6座)、玻璃茶几一个、长方形大理石餐桌一张(含6个凳子)、两开门海尔冰箱1台、洗衣机1台、木床1架、5开门衣柜1个、电视柜1个送至原告家中。举行结婚仪式后,双方开始一起同居生活,但是至今没有办理结婚登记证书,共同生活期间没有生育子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中,从原、被告的出生时间和举行婚礼的时间来看,原告于2012年1月27日满22岁,被告于2010年8月3日满20岁,举行婚礼时(2011年2月20日)原告尚未满22周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六条“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和第八条“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之规定,由于双方当事人举行婚礼时没有达到法定婚龄,达到法定婚龄后也没有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故双方不属于合法的夫妻关系,而属于同居关系。

对于同居关系以及同居关系期间的彩礼的处理,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十条已经作出了明确的规定。本案中,原告主张支付了30000元的彩礼给被告,被告对支付30000元彩礼的事实予以认可,但是抗辩称其中10000元用于了购买铂金项链1条、铂金耳环1对、男方戒指1枚、女方戒指1枚,另外20000元已经用于了原、被告的生活开销和为原告的父母购买保险。原告对被告抗辩称10000元用于购买铂金项链1条、铂金耳环1对、男方戒指1枚、女方戒指1枚的事实予以了认可,但是对余下20000元的用途没有予以认可,并当庭将要求被告返还彩礼30000元的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被告返还彩礼20000元。至于余下的20000元的去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和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之规定,由于被告认可接受了彩礼30000元,被告反驳原告称余下的20000元用于了双方的共同生活开销和为原告父母购买保险,但是原告对此未予以认可,则依照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由被告对自己反驳对方所依据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然而,被告在本案中没有提供证据支持其抗辩理由,故被告在本案中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之规定,本案属于该司法解释规定的第(一)项的情形,因此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支持。至于返还具体金额问题,从原、被告于2011年2月20日举行婚礼开始同居生活,至今四年时间,彩礼总金额为30000元等情况予以综合考量,本院认为对彩礼返还金额酌情认定为15000元更为合理,因此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彩礼2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只支持返还15000元,余下的5000元不予以支持。

关于嫁妆的问题,嫁妆属于当事人结婚前女方的父母为女方到男方共同生活而出资购买,该财产为女方父母对自己女儿的个人赠与,因此嫁妆应当属于女方的个人财产,而不属于男女双方的共同财产,嫁妆应当归女方所有。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嫁妆的名称和数量均无争议,原告方同意返还实物,而被告方要求返还现金。至于是应当返还现金还是返还实物的问题,本院认为由于被告方是置办的实物为嫁妆,而不是支付的现金作为嫁妆,且并没有法律明确规定应当以现金的方式退还嫁妆,被告要求以现金方式返还嫁妆的要求于法无据,故本院认为由原告返还嫁妆实物更为合理。

关于被告方主张欠被告的哥哥陈**的10000元是否属于共同债务的问题,原告方对此债务否认属于共同债务且对其真实性予以否认。此种情况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被告应当对该10000元债务的具体用途承担举证责任。然而,被告在本案中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反映该10000元系用于二人共同生活开支,故本院在本案中无法确定其是否属于共同债务,本院对其在本案中不予以调整。当事人可提供相应的证据另行起诉在另案中予以处理。

关于被告方主张四年打工的工资12万元全部交给原告,要求原告退赔1/2即6万元给被告的问题,由于被告在本案中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支付了12万元工资给原告,故本院在本案中无法查清,被告可提供相应的证据以同居关系析产纠纷为案由另行起诉在另案中予以主张权利。关于被告方主张的青春损失费50000元,于法无据,本院不予以支持。关于被告方主张原告及原告的家人造谣说被告在娘家打过孩子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的问题,由于被告在本案中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支持其主张,且没有提起反诉,故本院在本案中无法调整,被告方可依照《侵权责任法》和《最**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以相应的侵权人为被告另行起诉在另案中提供证据主张权利。关于被告方主张的共同财产房屋两套的问题,由于被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自己或者原告的出资情况,且自认第一套房屋署名为男方的母亲李**、第二套房屋署名为男方的姐姐姜**,该财产涉及李**、姜**等案外人的权利,本院在本案中无法处理,被告可以以相应的利害关系人为被告另行起诉在另案中提供证据主张权利。关于被告以自己患有多囊综合症为由要求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的问题,被告在本案中只提供了开县中医院的检测报告单支持其主张,而检测报告单中只能反映出对血清标本的检测项目值,而并没有明确反映出是多囊综合症,被告在本案中没有提供相应的诊断书以及医学证明等证据予以综合反映出女方在共同生活期间患有严重疾病未治愈以及治愈该病所需要的医疗费用的大概金额,以便本院酌情认定经济帮助金额,且被告没有提起反诉,故本院在本案中无法予以调整,被告可提供相应的证据另行起诉在另案中主张相应的权利。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八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陈*甲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还彩礼15000元给原告姜**。

二、被告陈**的嫁妆:被子12床、海尔42英寸液晶电视1台、布艺沙发一套(6座)、玻璃茶几一个、长方形大理石餐桌一张(含6个凳子)、两开门海尔冰箱1台、洗衣机1台、木床1架、5开门衣柜1个、电视柜1个归被告陈**所有(限原告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给被告)。

三、驳回原告姜**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由原告姜*甲负担75元,由被告陈*甲负担75元(直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递交上诉状并收到本院预交上诉费通知书后应当及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未在本院预交上诉费通知书指定的期限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又未提出缓交、减交、免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本判决生效后,当事人可以向本院或者与本院同级的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本案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两年。该期间,从本判决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有关诉讼时效的中止、中断的规定。权利人逾期不申请执行的,视为放弃申请执行的权利。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