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与刘*甲,刘*乙等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1.22开县人民法院(2015)开法民初字第00356号

审理经过

原告张*甲诉被告刘*甲、被告杨某某、被告刘*乙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魏*于2015年1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甲及其委托代理人薛*、被告刘*甲、被告杨某某及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彭代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刘*乙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张*甲诉称,原告张*甲与被告刘*甲于2014年农历正月2日经媒人张*乙介绍并订婚,于当月18日按农村风俗结婚,并开始同居生活。因被告刘*甲至今未达法定结婚年龄,故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同居生活期间,被告刘*甲以原告张*甲有病等借口不愿与原告张*甲共同生活,并因此多次离家出走。2014年9月17日,被告刘*甲离家出走,不见踪影。被告刘*乙、被告杨某某随后找原告张*甲要人。2014年12月3日,原告张*甲在开县某某烧烤店找到被告刘*甲。次日,原告张*甲与被告刘*甲经村支两委调解和好无果。原告张*甲遂将被告刘*甲交给被告刘*乙和被告杨某某。原告张*甲因这次婚姻给了三被告礼金54000元及价值7500元的三金首饰,并为被告刘*甲购买价值6000元的服装,还给三被告亲戚送人情和红包5880元,另因被告刘*甲诽谤原告张*甲有病而到医院检查花去4316元,综上,原告张*甲基于结婚为目的而花费77696元。现原告张*甲诉讼至院,要求三被告返还原告张*甲彩礼50800元及三金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辩称

被告刘**和被告杨某某辩称,原告张*甲通过媒人张*乙在2014年正月初二给了被告杨某某与被告刘*乙1000元,后来又给了50000元,但被告杨某某和被告刘*乙打发了原告张*甲200元,打发了被告刘**5000元,并为被告刘**办理了嫁妆。该嫁妆现在原告张*甲家,可以用嫁妆折抵彩礼。被告刘**在2014年农历三月初四发现原告张*甲在床上发病后,才不愿与原告张*甲继续共同生活。被告刘**因此在五月初五回了娘家,但被原告张*甲在五月初八接回了原告张*甲家。被告杨某某给了原告张*甲4580元去检查病情,另还给了500元的加油费。三金是被告刘**购买的,现在已经被原告张*甲拿走。被告刘**与原告张*甲共同生活时还未成年,没有办理结婚登记,被告刘**现在不愿继续与原告张*甲共同生活,就应自由解散。并且被告刘**在原告张*甲家生活大半年,身心受到了伤害,原告张*甲应赔偿其青春损失费100000元和支付工资10000元。被告方不承担诉讼费。

被告刘*乙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故未作答辩,亦未向本院提交任何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刘*甲系被告杨某某与被告刘*乙夫妇之女。2014年正月初二(即2014年2月1日),被告刘*甲(17周岁)与原告张*甲经媒人张*乙介绍后订婚。2014年2月15日,原告张*甲与被告刘*甲到开县成鑫金店金至尊专柜,并由双方中一人购买了总价值为5359元的18K金钻石吊坠1个、18K金钻石耳环1对、18K金钻石戒指1枚、18K金项链1串。同年正月十八(即2014年2月17日),原告张*甲与被告刘*甲按农村风俗举办结婚仪式,并开始在原告张*甲家共同生活。因被告刘*甲未满法定结婚年龄,原告张*甲与被告刘*甲未能办理结婚登记。原告张*甲依照本地习俗于2014年正月初二(即2014年2月1日)通过媒人张*乙向被告杨某某与被告刘*乙给付1000元“见面礼”,又于当月十八(即2014年2月17日)再次通过媒人张*乙向被告杨某某与被告刘*乙给付50000元的“换手续”费用。被告杨某某与被告刘*乙于次日打发原告张*甲200元。庭审中,原、被告均认可原告张*甲给付被告杨某某、被告刘*乙彩礼50800元。原告张*甲与被告刘*甲共同生活后,被告刘*甲以原告张*甲患有严重疾病为由拒绝与原告张*甲继续共同生活,并因此于2014年五月初五(即2014年6月2日)回其娘家生活。原告张*甲于当月初八(即2014年6月5日)将被告刘*甲接回原告张*甲家。2014年6月13日至19日(即2014年五月十六至二十二),原告张*甲在被告刘*甲的陪同下到重庆医**一医院进行了检查。之后,被告刘*甲外出与原告张*甲分居生活。原告张*甲于2014年12月3日在开县某某烧烤店找到被告刘*甲。次日,经开县某某镇某某村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原告张*甲与被告刘*甲未能和好感情。2015年1月7日,原告张*甲诉讼来院,要求三被告返还原告张*甲彩礼50800元及三金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另查明:被告杨某某与被告刘*乙为被告刘*甲办有嫁妆,该嫁妆现在原告张*甲家。庭审中,原告张*甲明确表示本案若是判决结案,则不同意该嫁妆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身份信息材料、到庭证人张**和杨某某的证人证言、珠宝玉石首饰鉴定证书、保证书、重庆医**一医院门诊医药费专用收据和检查报告以及原、被告当庭陈述、答辩等证据在卷予以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张*甲以与被告刘*甲结婚为目的而给付彩礼的行为系附解除条件的赠予行为,即当解除条件成就时,原合法有效的赠予行为所产生的效力便消灭,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亦当然解除。

首先,对于本案中的彩礼是否应该返还,本院评判为:原告张*甲给付彩礼以被告刘*甲同意与其结婚为前提,并以双方最终办理结婚登记和共同生活为目的。现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既有违原告张*甲给付彩礼时的本意,又致使其赠予行为的目的彻底不能实现,应为附解除条件的赠予行为的条件成就。因此,原告张*甲给付被告杨某某、被告刘*乙彩礼后,被告刘*甲与原告张*甲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依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原告要求返还彩礼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其次,对于本案中原告张**已给付的彩礼的范畴,本院评判为:原告张**主张其为被告刘*甲购买了三金,并申请了证人张*丙到庭作证,但证人张*丙的证人证言系单一的证据材料,无其他证据相佐证,且证人张*丙系原告张**的堂姐,故该证人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加之,8K金钻石吊坠、耳环、戒指、项链的保证书服务备注栏顾客签署项载明系被告刘*甲的签名,故原、被告对该三金是谁购买,现为谁占有,均未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证明,本院无法查实,本案暂不处理,相关权利人若有争议,可另行起诉。同时,原告张**亦未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为被告刘*甲购买了价值6000元的服装和给三被告亲戚送人情和红包5880元,并证明上述两笔费用属于彩礼,故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规则,原告张**对此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对于原告张**主张的其到医院检查的费用,并非以结婚为目的而赠予给被告方的财产,不属本案调整的范围。庭审中,原、被告均认可给付的彩礼为50800元,本院对此予以认定。

然后,对于本案应当返还彩礼的金额,本院评判为:原告张*甲与被告刘*甲依当地乡俗订婚,又按当地风俗举行了结婚仪式,并已经在原告张*甲家共同生活一段时间,虽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但已具有一定的夫妻间的实质性共同生活,并在当地群众看来,双方已有婚姻之实。况且,被告刘*甲在与原告张*甲订婚和共同生活时尚未成年,更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亦是双方未能办理结婚登记的一个客观原因,综合考虑上述因素,本院认为被告杨某某与被告刘*乙应当返还的彩礼金额为35000元为宜。

最后,对于被告方的主张,本院逐一评判如下:两被告主张用嫁妆折抵彩礼,但被告没有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嫁妆具体有什么,其现在的价值是多少,且本案为婚约财产纠纷,调整的是因婚约产生的彩礼,而非同居关系析产,两者并非同一法律关系,故在原告张*甲明确表示不同意在本案一并处理嫁妆的情形下,相关权利人可对嫁妆问题另行起诉。对于被告刘*甲主张原告张*甲应赔偿其青春损失费100000元和支付工资10000元,本院认为,被告刘*甲与原告张*甲自愿订立婚约并同居生活,系双方对各自感情和生活状况的自由选择,并非法律的调整范围,更非本案所处理的法律关系,故被告刘*甲主张的青春损失费,于法无据。而被告刘*甲主张的工资同样非本案所处理的法律关系,本案不予处理。

综上所述,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三条,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杨某某、被告刘*乙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共同返还原告张*甲彩礼35000元。

二、驳回原告张**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50元,减半收取575元,由原告张*甲负担175元,由被告刘*甲、被告杨某某、被告刘*乙连带负担4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递交上诉状并收到本院预交上诉费通知书后应当及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未在本院预交上诉费通知书指定的期限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又未提出缓交、减交、免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期间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两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