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龙正江与麻正生、麻**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doc

2014.02.23花垣县人民法院(2013)花民初字第414号

审理经过

原告龙*江诉被告麻**、麻**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向敏独任审判,代理书记员龙*担任记录。于2014年1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龙*江及其委托代理人龙*,被告麻**到庭参加了诉讼。原告委托代理人隆海鹰经通知没有到庭。被告麻**经本院合法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龙**诉称:我与被告麻**经人介绍认识,于2012年农历4月依照习俗认亲,支付被告麻**礼金44800元,为被告麻**购买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三金价值7000元。2012年底,被告麻**外出后不再与我共同生活,我多次与其协商,均未果。我与被告麻**共同生活不足四月,且没有办理结婚登记。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1、责令两被告退还彩礼44800元及三金;2、本案诉讼费用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麻**、麻正生共同辩称:原告所述不属实,2012年农历4月认亲当晚我就随原告在原告家共同生活,共同生活期间原告两次将我独自滞留家中外出打工,且原告存在打牌赌博恶习。2013年3月,在征得原告的准许下我至原告打工地打工,期间原告经常对我辱骂、殴打,致使我与原告共同生活绝望,不得已于2013年4月29日出走,直至同年6月回娘家居住。2013年8月12日,原告等5人至我家中索要彩礼,经我方与原告双方村干部调解,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口头约定:我方退还原告彩礼22000元,其余部分作为我的青春损失费、名誉损失费、精神伤害费等补偿。

原告龙正江为支持自已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一、原告龙正江的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被告质证没有异议。经与原件核对无异,本院予以认定。

二、2013年11月22日花垣县**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一份,拟证明原告按照习俗,支付被告方彩礼44800元及价值7000元的三金(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另证明原、被告没有共同生活也没有办理结婚登记。被告质证收受彩礼44800元及三金属实,但2012年4月起至2013年4月被告麻**与原告共同生活一年,根据苗族习俗,订婚等同于结婚。被告收受原告彩礼44800元及总价值7000元的三金,原告与被告同居一年,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麻**、麻**为支持其辩称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一、2014年1月7日花垣县**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一份,拟证明原、被告双方均在场的情况下,征得双方同意,经双方村干部调解双方达成一致口头协议,由被告方退还原告22000元,其余部分作为青春损失、名誉损失、精神伤害等补偿。原告质证认可具有调解的事实存在,但双方并未达成一致协议。本院认为,原、被告就解除婚姻退还财产经过调解,达成口头协议,在履行中原告反悔,协议没有履行。本院对该证据部分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龙正江与被告麻**经人介绍认识,2012年农历4月13日双方按照习俗认亲,女方收受男方彩礼44800元及包括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的三金;认亲当日被告麻**随原告龙正江至原告家中与其共同生活至2013年4月。

另查明,原告龙正江与被告麻**没有办理结婚登记,共同生活期间没有生育子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龙正江与被告麻**、麻**因婚约财产纠纷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原告龙正江与被告麻**按农村习俗订婚,由男方向女方支付婚约彩礼44800元及价值7000元的三金,订婚当日女方随男方至男方家中与其家人共同生活。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婚姻关系以结婚登记为成立要件,原告龙正江与被告麻**共同居住期间没有办理结婚登记,不应当认定为夫妻关系。现双方因性格不和不愿结婚。男方请求法院要求女方退还婚约彩礼的,根据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一方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礼金及三金,应予支持。

被告麻**与原告共同生活1年有余,本院酌情从婚约彩礼中予以扣除20000元,被告方没有提供关于婚约财产用于购置结婚物件的相关证据,没有其他应当从婚约彩礼中扣除的项目。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麻**、麻正生共同退还原告龙*江婚约彩礼24800元,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折价7000元,共计31800元。

二、驳回原告龙正江的其余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00元,由原告龙**承担100元,被告麻**、麻正生共同承担1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湘**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