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刘某某与蒋**,蒋**等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12.22云阳县人民法院(2014)云法民初字第03276号

审理经过

原告刘某某与被告蒋**、蒋**、高*甲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0月27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周**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并于2014年12月2日、2014年12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罗**,被告蒋**及被告蒋**、蒋**、高*甲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杨**,证人唐某某、高*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刘某某诉称,原告与被告蒋**于2013年正月经人介绍相识,2014年2月1日在老家按照本地风俗举行婚礼。由于原告未到法定结婚年龄,故双方未办理登记手续。原告按照本地风俗,从定亲开始直至结婚当天,共支付了定亲钱、认亲钱、彩礼钱等共计14.2万元整(其中2013年正月认识时给付被告蒋**8000.00元、被告蒋**买衣服给付3000.00元、原告母亲给付被告蒋**2000.00元、2014年1月27日给付定亲钱2万元、2014年正月初一按800.00元/人标准给付礼信钱1.2万元、举行婚礼时给付彩礼10万元),原告还给被告蒋**购买了金项链一条、金耳环一付、金戒指一枚。婚后原告发现被告蒋**脾气暴躁,严重缺乏责任心,经常无理取闹。原告一再忍让,却无济于事。被告蒋**于2014年7月23日离家出走,长时间不归。原告数次打电话给被告蒋**,希望其能够回家与原告好好生活。但被告蒋**却说与原告没有感情,不想一起生活了。原告认为,原告和被告蒋**不存在合法的婚姻关系,被告蒋**又不珍惜现在的生活,且被告蒋**将所有钱款放置在被告蒋*乙、高*甲处,而被告蒋*乙、高*甲表示不愿意归还,故原告只能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三被告共同返还原告彩礼14.2万元整;2、判决三被告归还原告金项链一条、金耳环一付、金戒指一枚;3、判决本案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蒋**、蒋**、高*甲辩称,原告与被告蒋**于2014年2月1日按农村风俗举行婚礼、未办结婚登记属实;原告2013年正月见面给付8000.00元属实;2013年腊月28日给付2万元属实,但是该款属于拜亲和过年的钱;原告与被告蒋**举行婚礼当日给付彩礼10万元属实。原告给付衣服钱和礼信钱不是事实。被告蒋**并非今年7月出走,是因为老家受灾,才于今年10月分开。原告主张的“三金”都在原告处,且并非原告另外拿钱买的,是被告蒋**从原告给付的2万元中支付的,用了1万多元。余下的钱被告蒋**买了些衣服,2万元基本用完了。原告与被告蒋**结婚,被告方置办了嫁妆,并陪嫁了现金12万元,均交给了原告母亲罗**。被告蒋**于2014年2月3日存入银行的12万元中,只有6万元系原告母亲事后交还给被告蒋**的陪嫁现金,另外6万元系被告蒋**向其外公所借,被告蒋**将这两笔款一起存入了银行。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返还被告的陪嫁物品及以陪嫁的现金6万元。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蒋*甲系被告蒋*乙、高某甲之女。原告刘某某与被告蒋*甲于2013年正月经人介绍相识。认识当天,原告给付了被告蒋*甲见面礼6000.00元,原告父母给付了被告蒋*甲2000.00元。2014年1月底,经被告蒋*甲要求,原告通过媒人唐任现给付了被告2万元。次日,原告刘某某与被告蒋*甲一起购买了金项链一条、金耳环一付、金戒指一枚。2014年2月1日,原告给付了被告彩礼10万元,与被告蒋*甲举行了结婚仪式。被告蒋*甲的陪奁有被子8床、毛毯2床、床罩2床、单人枕头7对、双人枕头1个、抱枕6个、被套5床、行李箱1个、大十字绣1幅、小十字绣2幅、茶盘2个、保温瓶2个、水壶1个、瓷盆2个、盘子24个、小碗20个、酒杯12个、汤碗6个、不锈钢锅1个、电饭煲1个、电磁炉1个、节能锅1个、现金12万元,于举行结婚仪式当日送至原告家中,由原告母亲罗**收点。2014年2月3日,被告蒋*甲在中国农**限公司重庆云阳沙沱分理处开户并存入现金12万元(定期)。2014年2月5日,原告刘某某与被告蒋*甲一起到江苏共同经营原告父母给的面房。2014年7月,被告蒋*甲离开原告到其父亲务工地河南,两个月后回到江苏。2014年10月,原告刘某某与被告蒋*甲分开。2014年10月27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2014年11月1日,被告蒋*甲将其名下的定期存款12万元转存至案外人蒋*丙名下。被告蒋*甲的陪奁除现金12万元外,其余物品现由原告保管。被告蒋*甲认可其陪嫁的现金6万元现由其保管。原告刘某某与被告蒋*甲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

本院认为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向本院申请了财产保全,本院依法对案外人蒋**在中国农**限公司重庆云阳沙沱分理处的存款12万元予以了冻结。

上述事实,有原告陈述及被告答辩,有原、被告提交的身份证明、调查笔录、出庭证人证言、录音、陪嫁清单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的焦点:1、原告2014年1月底给付被告的2万元是否属于彩礼?2、被告蒋*甲2014年2月3日存入自己名下的存款12万元是否系陪嫁的12万元?

本院认为,被告辩称2014年1月底原告通过媒人给付被告的2万元系打发钱,属于拜亲和过年的钱,该款用于了购买“三金”和衣服。通过庭审查明,该款系被告蒋**提出要求,原告通过媒人给付。该款数额较大,且系原告基于结婚的目的给付被告,符合本地缔结婚姻过程中的风俗习惯,无论该款性质是属于定亲钱还是打发钱、礼信钱,与一般意义上的无条件的赠与行为不同,故本院认定原告2014年1月底给付被告的2万元属于彩礼。

被告辩称被告蒋*甲2014年2月3日存入银行的12万元中,只有6万元是原告母亲罗**交还给被告蒋*甲的陪嫁现金,另外6万元系被告蒋*甲向其外公高付党所借,被告蒋*甲将这两笔款一起存入了银行。证人高付党系被告蒋*甲外公,与被告有利害关系,其证实被告蒋*甲因要外出开面房差钱于2014年正月初三向其借款,未能合理说明该借款的来源;按照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借款通常是因为需要用钱而借,所借款项应当立即投入使用或随时准备使用,但被告蒋*甲存入本地银行的12万元却是定期存款,其显然没有外出后要随时使用该款的打算,与常理常情不符。故证人证言不具真实性,本院不予采信。从原告方举示的证据来看,被告蒋*甲2014年2月3日是直接以12万元现金开户存的定期,而非不同时间分两笔6万元存入,被告蒋*甲未能够证实其辩称不属陪嫁现金的另外6万元的来源,结合本案原告2014年10月27日起诉之后,被告方于2014年11月1日在12万元定期存款未到期的情况下将该存款转存至案外人名下这一事实,原告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明显大于被告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因此,本院对被告辩称蒋*甲2014年2月3日存入银行的12万元中,属于陪嫁现金的只有6万元,其余6万元为借款的意见不予采纳,本院认定被告蒋*甲2014年2月3日存入其名下的12万元即为其陪嫁的现金12万元。

婚姻关系应建立在感情基础之上,法律不主张也不支持结婚以给付彩礼为条件。而彩礼的给付,往往是迫于当地风俗与社会陋习而实施的行为,违背公序良俗与社会美德。原告刘某某与被告蒋**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同居生活,未形成合法的婚姻关系。双方分开后,原告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被告应当予以返还。对原告要求三被告返还彩礼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彩礼返还金额应综合考虑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长短、给付方的经济状况以及过错责任等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全部或部分返还。本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酌情确定被告返还彩礼的数额为80000.00元。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其为蒋**购买的金项链一条、金耳环一付、金戒指一枚,被告否认系原告购买,原告又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对该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蒋**的陪奁系其个人财产,对现由原告保管的部分,原告应当予以返还。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一)项、《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蒋**、蒋**、高*甲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返还原告刘某某彩礼80000.00元。

二、原告刘某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被告蒋**的陪奁被子8床、毛毯2床、床罩2床、单人枕头7对、双人枕头1个、抱枕6个、被套5床、行李箱1个、大十字绣1幅、小十字绣2幅、茶盘2个、保温瓶2个、水壶1个、瓷盆2个、盘子24个、小碗20个、酒杯12个、汤碗6个、不锈钢锅1个、电饭煲1个、电磁炉1个、节能锅1个返还给被告蒋**。

三、驳回原告刘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140.00元,减半收取1570.00元,原告刘某某负担670.00元,被告蒋**、蒋**、高*甲负担90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递交上诉状并收到本院预交上诉费通知书后应当及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未在本院预交上诉费通知书后指定的期限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又未提出缓交、减交、免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