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陈**与袁**,樊先秀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11.25奉节县人民法院(2014)奉法民初字第03810号

审理经过

原告陈**诉被告袁**、樊先秀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9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龙*独任审判,于2014年10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及其委托代理人肖**,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郑**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陈**诉称,2012年农历正月,原告陈**与被告袁**经人介绍认识,相识后双方便建立了恋爱关系。在此期间,原告多次累计给付被告彩礼金53440元,其中2012年农历二月初四,按习俗女方到男方家“看人户”即订亲,第二日由原告给付被告彩礼,包括订婚礼金14800元、改口费2000元、给被告袁**父母现金2000元、同去小孩红包共计1000元以及价值1500元的手机一部;2012年农历冬月原、被告商定婚期后,原告陆续给付被告彩礼:过期1000元、礼金20000元,认亲4000元,礼财钱2800元;2013年1月26日,原告为被告购买价值共计4340元的戒指两个、项链一条。被告获得原告给付的彩礼后,被告袁**于2013年12月4日与案外人毛**登记结婚,为此,原告曾多次找被告袁**商谈返还彩礼金事宜,被告却避而不见。为保护公民的合法权利,现诉至法院,请求:一、依法判令被告立即返还原告彩礼金53440元;二、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被告辩称

被告袁**、樊**共同辩称,原告与被告袁**于2012年农历正月经媒人介绍认识,此时原告与被告袁**婚约未成立,原告给付的财物不能界定为彩礼,只是按照风俗的相互赠与,原告与被告袁**婚约成立时间是从2012年腊月十七商量举行结婚仪式起算。在原告与被告袁**订婚后,两人按农村风俗举行结婚仪式并且被告袁**以妻子名义与原告同居生活,因此原告以婚约财产纠纷起诉错误,本案系同居关系析产纠纷。原告为被告购买手机、戒指以及给被告亲戚家小孩1000元的属实;但原告诉称的其他请求缺乏证据。被告樊**没有收到原告所谓的彩礼,被告樊**主体不适格,不应作为被告。即使原告给付被告袁**属实,原告与被告袁**举行结婚仪式后,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不符合返还彩礼的情形,且原告给付财物的行为也是原告的赠与行为。原告与被告袁**未办理结婚登记系因双方发生矛盾,原告存在过错;在订婚及同居期间,被告方也给付原告财物。综上所述,应当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举示了以下证据:

1、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二被告的户口证明;拟证明原、被告的身份情况。

2、结婚登记信息查询,拟证明被告袁**与案外人毛**结婚。

3、银行账户流水账清单,拟证明原告给付被告礼金20000元。

4、收据两张,拟证明原告为被告袁**购买戒指及项链,价值共计4340元。

5、证人谭**的调查笔录,拟证明2012年原告与被告袁**经媒人介绍认识,同年农历二月初四被告家到原告家“看人户”,当天在奉节鑫垚摆酒席,我去吃饭,被告家去了七、八十人。第二天袁**离开时,原告给袁**订婚彩礼钱14800元,这笔钱原告父亲怕数错钱的数目,还让我帮忙数过一次;袁**改口叫原告父母,给袁**2000元;打发小孩共计1000元,原告父母给袁**母亲2000元;另外还给袁**买了一部手机价值1500元。听说现在袁**与别人结婚了。

6、证人黄**的调查笔录,拟证明原告与被告袁**于2012年农历正月相识,我被安做媒人,同年农历二月初四袁家到陈*订婚,但订婚时我没在场。2012年农历冬月,我和陈**父母等人到袁**娘家商量婚期,当时商定在2012年农历腊月十八结婚,陈*给袁**结婚礼金20000元,认亲共计4000元,报期1000元,礼财钱2800元。商定的这些彩礼中报期的1000元是在当晚就给了,结婚礼金20000元是之后陈**之父将办的银行卡交给袁**,认亲的4000元和礼财钱是在2012年农历腊月十七给的。

7、证人袁**的调查笔录,拟证明2013年1月26日,我陪同原告陈**、被告袁**以及原告父母陈**、赵**一起到洋洋百货购买项链和戒指,项链和戒指价值4340元,是给袁**买的。

8、证人杨**的调查笔录,拟证明2012年农历二月初四,袁**娘家到陈**家“看人户”,就是订亲。当天陈**请我去帮忙,陈**家在鑫垚包了八席,袁**娘家一共去了七、八十人。农历二月初五早上,陈**家给袁**“打发钱”,包括订婚的彩礼金14800元,袁**改口叫陈*、陈*为爸妈的“改口费”2000元,陈家给袁**父母2000元,给同去小孩现金1000元以及一部价值1500元的手机,给钱时我在场,我还亲眼看到谭**帮忙数钱。

原告申请证人黄**、杨**、袁**、陈**出庭作证,拟证明如下事实:1、证人黄**:我是陈**和袁**的媒人,是2012年正月做的介绍。后商量结婚日期时我在场,当时商量陈家给袁家礼金20000元、过期1000元、认亲20家,每家200元,共计4000元,礼财钱2800元。过期的1000元是经我的手的;礼金20000元是后来原告父亲办的卡给女方的,给的时候我不在场;礼财钱是结婚前一天带去的,这是另安排人办的,没经过我;认亲钱也是之后给的,没经过我,但我作为女方亲戚也得了200元。我在调查笔录上说的都是事实。2、证人杨**:我和原告是同学,2012年被告家去原告家认亲时原告请我去帮忙。当时女方家来了七、八十人,在鑫垚摆的酒,第二天原告给女方订婚礼金14800元,改口费2000元,女方父母2000元,同去小孩1000元,还有一个价值1500元的手机。给钱时我在场,在场的还有原告父母、谭**等,大概有十人左右。我在调查笔录上说的都是事实。3、证人袁**:2013年1月26日我陪原告、被告袁**及原告父母到洋洋百货给袁**买戒指、项链,戒指、项链是袁**自己选的,价值4340元,是陈**给的钱。我在调查笔录上说的都是事实。4、证人陈**:我是原告父亲,原告与被告袁**经媒人介绍认识,2012年二月初四女方来看人户,第二天早上,我们给袁**订婚礼金14800元,改口费2000元,给袁**父母2000元,同去的小孩1000元。后来去给袁**买戒指、项链,买的具体日期不记得了,共花了4340元。2012年农历冬月,直接给袁**一张卡,卡里有20000元。过期是给了1000元,给时有媒人在场。在2012年农历腊月给女方认亲4000元、礼财钱2800元。

被告针对原告的举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3、4有异议,对证据5、6、7、8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

原告对证人黄德联、杨**、袁**、陈**的证言无异议,认为可以证实男方给付女方礼金。

被告对证人黄德联、杨**、袁**、陈**的证言异议认为:认可媒人经手的项目。证人之间的证词有矛盾之处,且证人陈**系原告父亲,其证言不具有真实性。证人证言不能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达不到原告的证明目的。

被告向本院举示了如下证据:1、门诊病历,拟证明原告与被告袁**发生纠纷,被告袁**到门诊进行治疗;2、陪嫁清单一份,拟证明双方按农村风俗结婚,原告有陪嫁以及原告陪嫁的价值。

被告申请证人陈*出庭作证,陈*证言拟证明:袁**与陈**是经媒人黄**介绍认识。袁**有陪嫁物品,她的陪嫁是我弄的,2012年农历腊月十八接到原告家,陪嫁清单就是我写的,陪嫁的发票有些掉了。袁**和陈**共同生活一段时间,陈**打过袁**,大概是2013年4月原告给我打电话,说把袁**撵走了。

原告对被告的举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2的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其中证据2陪嫁清单上的数量以及价值不是真的,被告袁**的陪嫁仅有棉絮三床、被套两床、毛毯一条、拖鞋八双左右、温水瓶一个,没有清单上的其他物品,并且不认可清单上物品的价值。

被告对证人陈*的证言无异议,认为可以证实袁**结婚时有陪嫁,双方有同居的事实,证人证言能够达到证明目的。

原告对证人陈*的证言异议认为,陈*证言不客观,其与被告有亲属关系,袁**陪嫁物品多数不是买的,证人亦未见过原告殴打袁**,证人证言不能采信。

本院认为

本院审查认为,原告举示的证据1、2,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具有关联,本院予以采信。对原告举示的证据4,收据上仅载明购买的物品系戒指、项链,未载明由何人购买,虽被告认可原告为袁**购买戒指、项链,且证人袁**证实原告确为袁**购买戒指、项链,但并无证据显示该收据所载物品即原告为袁**所买的戒指、项链,该证据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对原告举示的收据证明戒指、项链价值4340元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举示的证据3,该流水账清单所列银行卡户名为“陈**”,虽显示卡内有20000元经ATM机取出,但无证据佐证其由被告取出,对该证据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举示的证据5谭**的调查笔录,证人谭**未出庭作证,无法核实调查笔录的真实性,不予采信。对原告举示的证据6、7、8黄**、杨**、袁**的调查笔录,有证人黄**、杨**、袁**出庭陈述证言,且表示对证言的真实性负责,并有证人陈**当庭证言及原、被告当庭陈述予以佐证,综合认定:证人黄**及证人陈**能够证明被告于2012年农历二月初四到原告家“看人户”,即定亲,原、被告于2012年农历冬月商定结婚日期,原告与被告袁**于2012年农历腊月十八按农村风俗举行结婚仪式,原告给被告过期1000元的事实;证人杨**及证人陈**能够证明2012年农历二月初四被告到原告家“看人户”即定亲,第二日原告给付被告订婚礼金14800元,改口费2000元,女方父母现金2000元,同去小孩礼金1000元,还有手机一部的事实;证人袁**及证人陈**能够证明原告为被告购买戒指项链的事实,对该部分证言,本院予以采信。

对被告举示的证据1,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不予采信;对证据2,原告提出对其真实性及关联性存在异议,被告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不予采信。对证人陈*的证言,综合庭审时原、被告陈述及双方举示的证据,对其证明原告与被告袁**经媒人介绍相识,两人按农村风俗举行结婚仪式,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后被告袁**离家的事实予以采信。

根据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及本院采信的证据,本院确认以下事实:原告陈**和被告袁**经人介绍相识,由黄**做媒人。2012年农历二月初四,被告到原告家“看人户”,第二天,原告给付被告彩礼:订婚礼金14800元,“改口费”2000元,被告袁**父母现金2000元,同去小孩礼金1000元以及手机一部;2012年农历冬月,媒人黄**与原告父母去被告袁**娘家商定婚期,由媒人黄**经手给付被告过期1000元;2013年1月26日,原告为被告袁**购买戒指、项链。2012年农历腊月十八日,原告与被告袁**按农村风俗举行结婚仪式,后原告陈**与被告袁**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原告陈**和被告袁**因故解除婚约,现被告袁**与案外人毛**登记结婚,原告陈**要求被告退还彩礼未果,故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原告陈**与被告袁**按照农村习俗订立婚约,原告陈**依照习俗向被告给付了数目较大的彩礼,之后,原告陈**与被告袁**因故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并解除了婚约,现原告陈**要求被告返还彩礼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樊**虽然不是婚约的当事人,但其作为彩礼的收受人,负有与被告袁**共同返还彩礼的义务。2012年农历二月初五原告向被告给付的订婚礼金14800元、“改口费”2000元、被告袁**父母的2000元以及经媒人给付被告的过期1000元,应当认定为彩礼。原告给付被告亲戚小孩的1000元以及原告亲为被告袁**购买的手机、戒指、项链,应视为馈赠,不属于彩礼的范畴,故不予返还。鉴于原告与被告袁**按农村风俗举行结婚仪式后,原告与被告袁**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本院酌情确定由被告返还彩礼8000元。被告在庭审中主张被告有陪嫁物品,但被告证据未证实陪嫁物品的数量及价值,亦未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提出反诉,被告的陪嫁物品可通过其他途径解决,本案不作调整。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九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袁**、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陈**彩礼现金8000元;

二、驳回原告陈**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36元,减半收取568元,由被告袁**、樊**负担。原告陈**已预交,执行时由被告袁**、樊**直接支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递交上诉状并收到本院预交上诉费通知书后应当及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未在本院预交上诉费通知书指定的期限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又未提出缓交、减交、免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算。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