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白**、李**与被上诉人邓**、原审被告白飞燕婚约财产纠纷一案

2009.11.05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09)渝四中法民终字第0064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白**、李**与被上诉人邓**、原审被告白飞燕婚约财产纠纷一案,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于2009年5月14日作出(2009)酉法民初字第682号判决。白**、李**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于2009年10月10日对上诉人白**及其与上诉人李**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孙**,被上诉人邓**及其委托代理人向清瑜进行了询问,并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1月29日,邓**与白**经他人介绍确立恋爱关系。双方定于3月2日举行婚礼,同时白**、李**要求邓**支付礼金2万元,后邓**分两次将2万元现金交给李**。邓**与白**同居后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并于3月28日外出务工,4月14日白**出走离开邓**。于是邓**要求白**、李**退还彩礼2万元,白**、李**不予退还,因此双方发生纠纷。

另查明:白飞燕与邓**同居时的陪嫁有:被条12床,床上用品四件套,碗一箱,杯子一箱,温**一个,保温瓶一个,铁盆一个,冲壶一个,铁水桶一对,洗脸架一个,鞋架一个,衣架十个,门帘一个,花瓶一对,布**一个,皮鞋两双。

原告邓*空诉称:2009年1月29日,白**、李**夫妇主动介绍,愿将其女白**许配邓*空为妻,当时白**已与他人同居并生育一子。白**、李**夫妇保证白**与原男友断绝关系,同时索要彩礼4万元,后经亲友说和,只给彩礼2万元,随后邓*空分两次将2万元现金交付给李**。同年3月2日邓*空与白**举行婚礼后同居生活,但白**拒绝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同月28日邓*空与白**外出务工,次月14日白**趁邓*空上班之机与原男友离开。后邓*空要求白**、李**夫妇退彩礼遭拒绝。因此,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退还全部礼金。

被告白**、李**、白**辩称:2009年农历正月初8,邓**请媒人到白**家提亲,经几次提亲后邓**与白**明确恋爱关系,同时白**将白**婚姻状况告诉了邓**,邓**乐意接受其母子二人。后双方于2009年3月初2举行婚礼,并按当地的风俗习惯由邓**支付部分结婚费用2万元。举办酒宴和配置嫁妆共开支41390元。同月21日邓**与白**外出务工,在务工期间由于邓**打骂白**,并将其母子赶出家门。因此,邓**没有理由要求退还彩礼,请求人民法院驳回邓**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邓**与白**同居后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同居时间较短,并且现在双方已分居生活,因此,白**、李**收受邓**的礼金2万元理应退还,邓**诉请的理由成立,予以支持。因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白**、李**收受邓**的礼金2万元行为违反了婚姻法有关条款的禁止性规定。关于举办酒宴的开支,是白**、李**自己应邀亲友祝贺而开销,应与邓**无关。故白**、李**的辩称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白**与邓**同居时陪嫁应属白**的个人财产,应归白**所有。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一、由被告白**、李**自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返还原告邓**人民币2万元;二、被告白**的婚嫁品被条12床,床上用品四件套,碗一箱,杯子一箱,温**一个,保温瓶一个,铁盆一个,冲壶一个,铁水桶一对,洗脸架一个,鞋架一个,衣架十个,门帘一个,花瓶一对,布**一个,皮鞋两双,归白**所有;案件受理费240元,由被告白**、李**共同负担120元。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白**、李**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邓**的诉讼请求。主要事实和理由:一、邓**无任何证据证明白**与邓**解除了同居关系,因这涉及到白**的身份关系,须白**本人到庭陈述才行。原判在白**未到庭的情况下,未查明双方同居关系是否解除就简单下判有违法律规定。二、邓**与白**确立恋爱关系是其主动请媒人介绍,且他也明知白**与他人曾经同居并生育有子女,所以白**、李**没有欺骗邓**,更没有借婚姻索取邓**的财物。邓**给白**的2万元彩礼是邓**自愿给予,应属于赠与。白**、李**未享受到邓**的彩礼,也未接受邓**的彩礼。现邓**与白**一起外出务工,不代表他们已解除了同居关系,白**有可能回到邓**家生活。三、同居关系的当事人是邓**与白**,不是白**、李**;邓**赠送的彩礼是给白**的,白**、李**无权收取;邓**无证据证明其因赠送彩礼而造成其生活困难。所以承担返还彩礼的主体应为白**,而非白**、李**。原判对此错误适用法律。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邓**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公正,请求维持。白**、李**明知其女儿已与他人生育子女仍托媒将白**另嫁邓**,举行婚礼前邓**分两次给付白**、李**彩礼2万元。白**、李**借婚姻索取财物的事实成立,白**并没有收取礼金。邓**与白**只同居了一个月左右,邓**提出办理结婚登记遭白**拒绝,双方不可能在一起生活。

原审被告白飞燕未作答辩。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邓**给付的2万元彩礼的接受主体是白**还是白**、李**;邓**是否与白**解除了同居关系;原判确定的返还邓**2万元彩礼的主体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现分述如下。

一、关于彩礼的接受主体。邓**一审中提供了证人白**、隆**、田**、隆**的证词证明,彩礼2万元是交给李**的,白**、李**二审中提供了证人白**、白**、李**、田**、白长远的证词证明,邓**提供的证人与邓**有亲戚关系,其证言效力低,但结合李**在一审庭审中的陈述“他们来要求举行婚礼,要他们给2万元,其余我们承担。开始,正月24日给1万元,正月28日给1万元,共计给的2万元。”及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能够确认接收邓**2万元彩礼的是李**。白**、李**否认收到彩礼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二、关于同居关系的解除。因白飞燕生于1990年4月18日,在邓**起诉时仍未达法定婚龄,其间双方不能补办结婚登记,故邓**可以单方提出解除同居关系,且一方一旦提出解除同居关系,即发生解除同居关系的效力。

三、关于彩礼的返还主体。因邓**与白**未办理结婚登记,邓**提出返还彩礼的请求,应当支持。因要求邓**给付彩礼的人是白**、李**,而且实际接收彩礼的也是李**,原判遵循“谁接收谁返还”的原则,确定由白**、李**承担对邓**的返还义务,未违反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应予维持。对于白**、李**接受彩礼后赠与给白**,属于另一法律关系,不属于本案审理范畴,故白**不应是返还彩礼的责任主体,原判对此认定正确,应予维持。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白**、李**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40元,由上诉人白**、李**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OO九年十一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