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谭某某与何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3.26丰都县人民法院(2014)丰法民初字第00676号

审理经过

原告谭某某与被告何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2014年3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刘*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3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谭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被告何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谭某某诉称,2012年3月,经媒人谭**介绍,原告与被告之女何**恋爱。同年9月23日,被告在谭**在场时要求原告支付其20000元作为原告与何**恋爱的礼金。同月27日,原告在母李**、媒人谭**的陪同下将礼金20000元送到被告家。当时下午1点左右,在被告家堂屋的方桌旁,原告当着原告母亲、何**及其奶奶的面将20000元礼金交给谭**,谭**当场清点后交给被告。2013年4月,何**提出与原告分手并断绝了与原告的一切关系和联系。2014年1月27日,原告在谭**的陪同下前往被告家,要求返还礼金,然被告拒绝返还,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被告返还原告礼金20000元,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何某某辩称,原告所诉纯属编造和诬告,被告在2012年9月20日左右就外出务工,未在家,在同年的腊月才回家,原告所诉的事实不清楚,被告从未收到过20000元的礼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何*花系何某某之女。2012年3月,经媒人谭**、何*花小姨介绍,何*花与谭某某确立恋爱关系。同年9月23日,谭某某、谭**再次前往何某某家看望,何某某提出按照当地习俗,谭某某应当给付一定礼金,后双方最终确定礼金为20000元。同年9月26日,谭某某将20000元礼金交给母亲李**。同年9月27日(农历八月十二),谭某某与李**、谭**一起将20000元礼金送到何某某家。同日13时许,在谭某某、何*花及其奶奶在场的情况下,李**将20000元礼金交与谭**,再由谭**当场清点后转交到何某某手中。后*某某与何*花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2013年4、5月间,谭某某与何*花发生争执,随即解除恋爱关系。2014年1月27日,谭某某在谭**、罗**等人陪同下,前往何某某家中,要求何某某返还礼金无果。同年3月3日,谭某某诉至本院,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何某某返还其礼金20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证人谭**、李**、罗**的证言、账户历史明细清单等证据在案佐证,并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系原告谭某某是否给付了被告何某某20000元礼金。庭审中,原告谭某某的出庭证人均是其给付礼金及要求退还礼金的直接参与者,且证人证言与其举示的账户历史明细清单之间可相互印证,能够形成证据锁链;被告何某某的出庭证人证言拟证明被告何某某在2012年9月21日已外出务工,但被告何某某并未提供交通费票据等证据对外出误工时间予以佐证,且被告何某某及其证人对外出务工时间的记忆非常清楚,而对务工返回时间的记忆模糊,这些均与常人的记忆规律相矛盾,也与被告何某某辩称的务工返回时间(腊月)不一致。综上,原告谭某某提供的证据证明力明显大于被告何某某提供的证据证明力,故本院认定原告谭某某给付了被告何某某20000元礼金。按照当地习俗,李**代表原告谭某某给付被告何某某20000元礼金是以原告谭某某与何**确立恋爱关系并登记结婚即订立婚约为真实目的,上述礼金性质上属彩礼,给付行为实际上是一种附有解除条件的赠与,如果婚约未解除,那么赠与行为继续有效,20000元礼金归被告何某某所有;如果婚约解除,赠与行为则失去法律效力,现原告谭某某与何**已解除婚约,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关于“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故被告何某某应当将受赠的20000元礼金返还给原告谭某某,然被告何某某至今未返还。综上,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以及《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何某某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10日内返还原告谭某某彩礼2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由被告何某某负担(原告谭某某已垫付,被告何某某在履行本判决书确定的义务时一并给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