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周某某与陈*甲,陈*乙等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6.16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彭法民初字第01828号

审理经过

原告周某某诉被告陈**、陈**、王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5月19日在本院第二人民法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周某某及委托代理人周**,被告陈**、陈**、王某某及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王**均到庭参加诉讼。因人事调整,依法由代理审判员石朝晶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6月1日在本院第二人民法庭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周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周**,被告陈**、王某某及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周某某诉称:2012年腊月期间,原告经媒人陈**介绍与被告陈*甲谈婚。同年,腊月二十三日按照当地习俗,派媒人递话送给被告家礼品和现金共计1500元;腊月二十四日被告陈*甲到原告家(习俗称为:踩**),被告陈*甲索要现金2400元;腊月二十六日,原告经被告父母安排按照当地习俗到陈*甲家走回回(习俗称为:三回做一回),被告索要礼品价值3400元、现金32000元,均交给陈*甲及其父母。2013年,正月初二,被告到原告家玩,临走时索要打发钱800元;正月初六,按照被告陈*甲父母安排,原告出资6000元给被告陈*甲及家人老小购买结婚相关物品;正月初十二,原告和被告举行婚礼,经被告父母安排,原告购买了各种礼物价值4000余元,另外,被告陈*甲给原告家人、亲戚端铺盖16床,索要现金8900元,其中原告的家人被陈*甲索取现金4000元。婚后,被告陈*甲经常外出,不与原告好好生活,共同生活期间,双方亦未领取过结婚证。2014年9月,被告陈*甲离开原告,不再和原告共同生活,导致原告人财两空,生活困难。逐诉请法院判决:一、陈*甲、陈*乙、王某某三被告共同返还原告婚物财产现金人民币50100元;二、由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辩称

被告陈**、陈**、王某某辩称:陈**与周某某按农村习俗办婚,但未领取结婚证。原告诉称的,2012年腊月二十三日送的1500元,只收到600元;腊月二十六日,原告到我家走回回的只收到现金1200元,其诉称的现金32000元没有收到,食品是存在的;2013年,正月初二,收到800元;正月初六,只收到原告的5000元用于购买结婚相关物品;正月初十二,原告购买礼品属实,但具体金额无法确定,当天举行婚礼端铺盖收到原告4000元。因此,原告诉请的50100元彩礼不成立,原告给的财物是结婚时的礼品不应当返还,现在原告折算成现金,无法核实其真实的价格,举行婚礼的彩礼原则上不应当返还,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腊月期间,媒人陈**受本案原告父母之托,根据当地习俗介绍原告周某某与被告陈*甲谈婚。之后,双方以缔结婚姻为目的,根据当地习俗多次来往走动。2012年,农历腊月二十三日,原告到被告家,送给被告现金600元;腊月二十六日,原告到被告家(走回回)送给被告现金1200元,食品酸酸乳7件、酒10斤、面7把、糖10斤、杂糖7包、猪腿2根、方肉2块;2013年,正月初二,被告到原告家(踩户基),原告送给被告现金800元;正月初六,原告根据习俗支付现金5000元为被告购买结婚相关物品;2013年农历正月初十二,原告周某某与被告陈*甲根据当地习俗举行婚礼,原告周某某给被告陈*甲家“端被条”现金4000元。婚礼之后,原告周某某与被告陈*甲根据习俗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但未领取结婚证。2014年9月,原告周某某与被告陈*甲因诸多原因,不再以夫妻名义共同同居生活。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双方举示的调查笔录9份,法院依职权调查的媒人陈**调查笔录1份,以及原、被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三个:一、本案彩礼是否应当返还;二、本案彩礼的范围及金额如何认定;三、本案彩礼应当如何返还。分别评述如下:

一、关于本案彩礼是否应当返还。《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本案原告周某某与被告陈*甲,虽按当地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并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但并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欠缺婚姻法规定的合法婚姻的法定要件,符合法律规定返还彩礼的条件。对原告请求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二、关于本案彩礼的范围及金额如何认定。一是彩礼的范围。彩礼并非缔结婚姻的法定条件,亦未有约定成俗的统一标准。但构成彩礼的基本要素应为,男方以缔结婚姻之目的,根据当地习俗一次或多次与女方家来往,并给付财务筹措婚礼之必需,以获女方及其家人之首肯,确定婚期之时间。因此,彩礼的范围既要与婚前一般赠与行为相区别,又要结合当地婚约的习俗加以确定。在本地,婚约的确立亦并非一次敲定,而有称为“三回九转”的“走回回”、“取同意”、“踩户基”、“送亲”、“端铺盖”等多种习俗,这些习俗约定的形式构成了男、女双方“谈婚-论嫁-办礼-完婚”的完整婚约习惯。本案中,原告周*某依当地婚约之习俗,特邀媒人陈**搭建双方缔结婚姻之桥梁,分别于2012年腊月二十三日、腊月二十六日;2013年正月初二、正月初六与被告陈*甲家互相来往,以缔结婚姻之目的给付相关财务。以上四次来往中的财务给付行为,有别于婚前的一般赠与行为,而是以缔结婚姻为目的的给付行为,应视为给付的彩礼;2013年正月初十二,原、被告双方按习俗举办婚礼,原告在婚礼置办前给付被告方“端铺盖”的现金是否应当算作彩礼?结合当地的习俗,在婚礼上男方为女方“端铺盖”而给付的现金属于习俗中婚姻缔结的延续性行为。在实践中,如若男方未按此习俗给付相应的金钱,极易招致女方的不满,甚至有可能导致婚约的取消,因此,也应视为给付的彩礼。二是彩礼的金额如何确定。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原告周*某于2012年腊月二十三日、腊月二十六日;2013年正月初二、正月初六、正月初十二分别给付被告方600元、1200元、800元、5000元、4000元,总计给付彩礼11600元。对于在来往中附带给付的奶、酒、面、糖、肉等食品,一是因时间久远,无法核定其价值,原告方亦未举示相关证据予以证明,而且双方在互相来往中亦各有消耗;二是这些食品具有礼尚往来的性质,在不能确定为其价值较大的情况下,不宜认定为彩礼性质,对此,本院对这些附带食品的价值不再予以置评。但本案原告诉称其在婚约订立期间,共给付被告方彩礼50100元,与本院查明的事实有较大差距。根据《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本案原告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负有举证责任。原告当庭提供了其媒人陈**、其叔叔周*甲、其邻居吴**、其邻居吴**、其爷爷周*乙的证人证言,欲对自己主张的彩礼金额予以证明。针对原告举示的以上证据,陈**的证言不能证明原告诉请金额,吴**、吴**的证人证言与本案无关,周*甲、周*乙的证人证言虽可以支持原告的部分诉讼请求,但根据《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九条:“下列证据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二)与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言。”之规定。原告方举示的证据均为与原告方有利害关系的亲戚的证人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本院为了查清事实,亦向本案中的媒人陈**调查了与本案相关的事实,但仍不能支持原告之诉请。故此,针对本案原告诉称的彩礼金额,碍难支持。综上所述,本院根据查明的事实,对本案应返还彩礼的范围及金额确定为11600元。

三、关于本案彩礼如何返还。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彩礼应予返还。此规定是针对双方既没有办理结婚登记,也没有共同生活的情形。如果未婚男女双方确已共同生活但最终未登记结婚﹤http://www.66law.cn/topic2010/wdjjh/﹥,可以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彩礼数额并结合当地农村的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彩礼可酌情返还。本案中,原告周某某与被告陈*甲根据当地习俗举办婚礼,并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一年半之久,虽未领取结婚证,但男、女双方为此段人生的经历均付出了真挚的情感与寄托,女方依习俗接受的彩礼也在共同生活中有所消耗,可酌情返还彩礼。故此,结合本案原、被告共同生活的时间、当地习俗、彩礼数额等因素,本院认为,被告应按本院查明彩礼金额的80%予以返还,也即9280元。

综上所述,本院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陈**、陈**、王某某向原告周某某返还彩礼现金9280元,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周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240元(原告周某某已预交120元),减半收取120元。由被告陈**、陈**、王某某承担120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