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李*与廖*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5.14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2015)成华民初字第18号

审理经过

原告李*与被告廖*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晏莉独任审判,于2015年1月22日、4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代理人王**、被告廖*及代理人周**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李*诉称,原、被告于2012年6月经人介绍认识,后发展为恋人关系,相互感觉非常好,便商量出售原告独自所有的位于成都市锦江区房屋后,另行购置房屋作为婚后居所,经比较最终确定购买成都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志**司)开发的龙城1号二期房屋。由于其他客观原因,原告不能作为买受人,因此决定用被告名义购买。原告于2013年7月5日通过银行转帐支付定金50000元,被告作为买受人于2013年7月14日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合同签订当天原告通过银行转帐支付首付款330409元。2013年12月29日被告作为买受人签订购买车库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合同签订当天原告亦通过银行转帐支付车位款187200元。期间还支付有抵押费、公证费、贷款手续费等,从2013年9月至2014年10月31日止原告每月支付按揭款6284.05元,14个月共87976.70元。由此可见被告作为买受人从没有支付过一分钱,完全是形式上的,原告完全是以未来可能与被告最终结婚成为一家人作为支付的期望条件。2014年2月,原、被告中止恋爱关系后,被告要求高额的分手费,双方协商房屋事宜未果。据此,请求法院判决被告返还原告支付的被告购买龙城1号二期18幢3单元5层501号房屋的首付款410409元、按揭款87976.70元、车位款187200元、抵押登记费160元、公证费1920元、贷款手续费200元,共计687865.70元。

被告辩称

被告廖*辩称,本案涉诉房屋是原告为达到与被告恋爱目的而赠与的,依据婚姻法解释三第六条规定,被告在与开发商签订买卖合同时已接受原告自愿以现金为被告支付房款形式的赠与,受赠行为已经完成,但原告作为赠与人的随附义务及按时支付按揭的义务尚未完成。本案所涉赠与并没有约定以结婚为附加条件,成都市区婚嫁早已没有男方给付女方彩礼的习俗,恋爱中的男方为取悦女方所为的赠与不能认定为彩礼。另原告起诉遗漏有两点重要事实,一是原告与被告交往是属于已婚后离婚;二是原告声称的支付按揭款是双方同居期间的约定,被告的收入用于支付同居期间的日常生活开支。据此认为涉诉房屋不具有彩礼性质,不应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李*与廖*原系恋人关系。2013年7月14日,廖*作为买受人与志**司签订一份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购买志**司开发的位于成都市房屋,建筑面积平方米,总价1360249元,首付30%,余款在中国**县支行抵押贷款30年。该房屋付款情况为:2013年7月5日,李*分两次POS刷*支付定金50000元;2013年7月14日,李*POS刷*一次性支付首付款330409元,廖*分两次POS刷*支付30000元;上述合计支付款410409元,当日志**司向廖*出具收据,载明收到廖*购买该房屋首付款410249元和代收抵押登记费160元;2013年8月1日,成都市龙泉公证处出具发票三张,载明收取廖*按揭购房合同公证费共1920元,中**银行出具现金交款单一张,载明收取廖*代办个人贷款抵押登记手续费200元。2013年12月29日,廖*作为买受人与志**司又签订一份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购买志**司开发的位于成都市地下室层号子母车位,建筑面积平方米,总价187200元。该车位付款情况为:2013年12月28日,李*POS刷*支付10000元;2013年12月29日,李*POS刷*支付177200元,当日志**司向出具收据,载明收到廖*该车位全款187200元。后双方不合,李*提出分手,遂酿成本案纠纷,致使上述所购房屋及车位在截止开庭时止,尚没有向志**司办理收房,相关房屋产权登记也未申办。

庭审中,双方主要事实分歧为:

(一)双方是否存在婚约。原告李*依据所举的房屋买卖及居间合同(落款日期为2013年9月29日)、房屋交接确认书(落款日期为2014年1月15日),主张其与被告虽无书面婚约,但从将个人所有的位于成都市锦江区号房屋出售的行为来看,按常理足以判断出原告出售旧房而购买登记在被告名下的房屋,目的就是为购置婚后居所。被告廖*依据所举的承诺书复印件,举证、质证并陈述称,原告所售房屋款用途不清,与本案无关,被告在志**司复印的由原告书写并签名的u0026ldquo;承诺书u0026rdquo;,足以证明原告自愿以出资方式赠与给被告购房,双方虽为恋人,但并无婚约。

(二)双方是否存在同居。被告廖*依据所举证人黎*(物业秩序员)、余**(物业秩序员)、龚**(廖*母亲的朋友)、程*(小区业主)四人的书面证明、身份证复印件、工作牌及廖*车辆的行驶证、车位租赁费收据、停车费票据、中国邮政详情单,主张自与被告2012年5月相恋后,即与原告在号号房屋同居生活,该房屋出售后,又共同租住在号房屋,期间被告车辆先后固定停放在该两小区,原告还为被告车辆缴纳停车费,相关被告的邮件亦寄到原告的住所,上述证据足以证明从2012年5月至2014年2月14日期间双方同居生活并经济混同。原告李*质证认可二人存在婚前性行为,并对四位证人证言的真实性亦持异议,认为上述证据均不足以证明二人具有固定的同居关系及经济混同。

(三)涉诉房屋的出资关系。原告李*依据所举的商品房买卖合同、银行历史明细清单及交易查询、贷款公证等费用收费发票、银行POS凭证回执等,主张其持有上述购房合同及缴费票据原件的行为,足以证明其并非赠与被告房屋,目的完全是为购置婚后居所;其每月向被告转帐支付6300元至2015年2月,该款即为涉诉房屋的按揭款;双方分手后亦将被告支付的首付款其中20000元在2014年3月19日转帐归还给被告,另10000元现金归还给被告;综上,涉诉房屋的首付款、按揭款及相关公证费等,均由原告实际出资,被告在结婚条件不能成就时,应当全部返还。被告廖*质证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原、被告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具有自由处分个人财产的权利;涉诉房屋及车位的所有付款票据均载明缴费人为廖*,故原告支付首付款行为应当自愿赠与首付款给被告自购房屋,原告在双方分手前银行转帐6300元/月给被告,实际为支付给被告用于双方同居期间租房及日常生活开支,并非原告所述按揭款;原告在双方分手后银行转帐6300元/月给被告,也非原告所述按揭款,实际为原告兑现承诺的归还被告支付的首付款30000元本息;综上,原告的赠与行为已完成,被告无返还义务。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身份信息,原、被告举出的上述证据,以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案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恋爱关系终结后所产生的购房纠纷不是单纯的财产纠纷,通常还与人身关系交织在一起,法院处理这类纠纷不宜仅仅从出资等财产关系角度考虑,还必须综合考虑所涉及到的伦理道德、公序良俗等因素。恋爱期间一方为表达感情馈赠对方财产,如系金额较小,通常宜作为赠与处理;但如系金额较大例如房屋,考虑我国目前普通大众的经济生活水平,即便一方出资登记在另一方名下,也不宜简单作为一方对另一方的赠与,而宜作为双方为婚后共同生活先行储备财产条件,由此产生的购房纠纷应当综合考虑双方的出资情况、相处情况、分手情况及个人经济条件及本地经济水平等多种因素,酌情确定全部或者部分返还。本案原、被告双方对于原系恋人关系、存在婚前性行为、由被告提出分手以及通过银行转款购房等事实并无争议,争议的焦点集中在是否存在明确的婚约、稳定的同居关系以及对各方银行转款性质的认定。有鉴于原、被告作为适婚的省会城市青年男女,双方保持恋爱关系时间长达约一年零九个月,按常理推断当时双方恋爱的合理预期还是看是否能够最终结婚及组建家庭,在恋爱过程中双方按各自经济条件出资以被告名义购房,宜认定为双方在购房时的主观心态均是将该房屋作为婚后与对方共同生活使用的居所,并无明确将房屋所有权或者已付购房款赠送转移给对方的意思表示。对此原告依据最**法院《关于适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关于返还彩礼的规定主张全额返还,以及被告依据最**法院《关于适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六条关于夫妻之间赠与房产的规定主张不予返还,本院认为双方上述陈述均与本案的实际情况不符,所提出的处理意见均有欠公平合理,不予采纳。同时从双方争议的承诺书作出的对象、时间及背景来看,本院认为该承诺书应系原告以自己名义缴纳定金订购房屋后,在签订正式购房合同时向开发商承诺将订购房屋的购买权转让给由被名购买,并无明确向被告赠送房屋所有权或者购房款的意思表示。再结合被告所举关于同居方面的证据分析,本院认为双方关系即便没有达到让周围邻居、朋友、同事、亲属均知晓的稳定同居生活并比同夫妻财产高度混同的程度,但关系密切程度也远远超越了普通恋爱男女应保持的关系。现原告提出分手,导致双方恋爱关系破裂,本院综合双方对涉诉房屋及车位的出资情况及转款情况、个人经济情况、双方密切程度,适当兼顾保护女方权益,对于原告所诉各项费用,酌情确定由被告廖*返还原告李*投入的共同购房费用460000元;对于原告庭审陈述称自2014年11月至2015年2月期间仍在继续银行转款给被告付按揭,因未申请增加诉讼请求,且未举出相关证据,本案不予处理,双方可另行协商或另案诉讼解决。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廖*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两个月内支付原告李*共同购房投入的费用460000元。

二、驳回原告李*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339元、保全费4020元,由原告李*负担3147元,被告廖*负担6212元;此款已由原告垫付,被告应于履行本判决确定的支付义务时一并向原告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