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梁**与陈**婚姻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11.26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2014)佛城法槎民初字第206号

审理经过

原告梁*乙诉被告陈某某宣告婚姻无效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5月16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陈*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6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胡**、涂文婷,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邓放光均到庭参加了诉讼。诉讼中,因案件审理需要,本案转为普通程序,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10日、2014年11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第二次开庭时,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胡**、涂文婷,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邓放光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次开庭时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胡**、蔺存宝,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邓放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原告的父亲梁**生前患有乙型肝炎史10年,并多次入院治疗。2014年2月被佛山**民医院诊断为:患有病毒性肝炎(乙型)、乙肝后肝硬化(失代偿期)、慢加急性肝功能衰竭、肝性脑病,其中梁**的病毒性肝炎(乙型)十分严重,处于传染期,其传染性极强。2014年2月13日梁**与被告在佛山市禅城区民政局登记结婚时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依法应当禁止结婚,且婚后至2014年2月26日死亡时均未治愈。因此,梁**与被告的婚姻应属无效婚姻。另外,梁**与被告登记结婚时处于重病期间,其精神状态及体力情况均非常差,经常出现意识障碍,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根本不能自主地表达个人意愿。因此,其登记结婚的行为并非其真实、自愿的行为,违反了我国《婚姻法》规定的自愿结婚的原则。综上所述,梁**与被告的婚姻依法应属无效婚姻,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宣告被告与梁**之间的婚姻无效。

被告辩称

被告辩称:1、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本案患病的是原告父亲梁**,不是被告陈某某。法律规定疾病型婚姻无效的申请主体为与患病者共同生活的近亲属,这样规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患病者将疾病传给婚姻当事人的近亲属,赋予与患病者共同生活的人向法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权利,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本案中,患病者是原告父亲梁**,受害人是陈某某及其近亲属,即本案有权宣告婚姻无效的主体应该是陈某某及其近亲属。只有陈某某患病,可能给原告带来危害时,原告才有权宣告其父亲的婚姻无效。2、原告父亲梁**所患的疾病不属于法律上、医学上规定的禁止结婚的疾病。根据我国《母婴保健法》的规定,医学上认为不能结婚的疾病主要包括:(1)严重遗传性疾病,指由于遗传因素先天形成,患者全部或部分丧失自主生活能力,后代再现风险高,医学上认为不宜生育的疾病。(2)指定传染病,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以及医学上认为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他传染病。(3)有关精神病,指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病毒性肝炎不在其中,按照我国目前的医疗水平,病毒性肝炎可防、可控、可治,原告父亲梁**虽患病毒性肝炎,但可以结婚。我国《婚姻法》将“疾病婚”定为无效婚姻的目的在于男女结婚后组成家庭,共同承担生育子女的义务,而患有特定疾病的人结婚,容易将所患的疾病传染或遗传给下一代,严重危及下一代及整个民族的素质。本案被告年龄已高,无生育能力,与梁**结婚的目的不在于生育下一代,即使梁**患病了,陈某某与梁**结婚对社会无任何影响和损害。3、梁**与被告登记结婚时,意识清楚,而且是梁**首先提出与被告结婚的意思表示,因此梁**与被告结婚完全是自愿的,两人的婚姻纯属情感的结合。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的父亲梁*甲与原告的母亲严*甲原系夫妻,双方于2006年10月16日经本院调解离婚。离婚时,原告已满18周岁。梁*甲生前患有乙型肝炎史10年。2012年8月至2014年2月,梁*甲先后共八次在佛山**民医院住院治疗,分别被诊断为:肝癌、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乙肝后肝硬化(失代偿期)、纤维增值性肺结核、乙肝肝硬化、肝癌复发、脂肪肝等疾病,住院期间梁*甲进行了肝癌、肝肿瘤手术治疗。2014年2月7日至2014年2月26日,梁*甲最后一次在佛山**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肝癌综合治疗术后复发(肝内及门静脉癌栓)、病毒性肝炎(乙型、慢性)、乙肝后肝硬化(失偿代期)、肝性脑病、慢加急性肝功能衰竭,因治疗无效梁*甲于2014年2月26日去世。

另查明,2007年,被告陈某某与梁*甲经朋友介绍相识,自2012年起至今被告陈某某连续租住在佛山市禅城区环市某号房屋,原、被告均陈述,该房屋为梁*甲所有。2014年2月13日,梁*甲与陈某某在佛山市禅城区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登记结婚时,梁*甲已满51周岁,陈某某已满54周岁。登记结婚时,梁*甲正在佛山**民医院住院治疗。庭审中原告认为:其父亲梁*甲当时所患病毒性乙肝疾病极具传染性,属于医学上应当禁止结婚的疾病,且当时父亲在最后一次住院治疗期间,精神状态和意识都很差,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思,被告是为了分财产,与其父亲结婚的,故父亲梁*甲与被告登记结婚的行为,应属无效。被告陈某某对此回应:我与梁*甲2007年相识后恋爱,当时我已知道其患有肝病的事实。梁*甲与其前妻离婚后,家里人很少关心他,我常与他一起就医治疗,并且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他生病住院期间,我也常去医院探望、照顾,还帮其支付医疗费。2014年2月13日上午,即我们结婚当天,梁*甲跟我说,为了感谢多年来我对他的照顾,他要与我登记结婚,以便在他去世后我祭拜他也有个名份。当天我们向医院护士请假后,我、我儿子、梁*甲三人打车去了婚姻登记处,当时梁*甲意识是清醒的,他自愿在婚姻登记机关与我登记结婚并签名。我与梁*甲是因多年的感情结合才登记结婚的,如果我是图谋他的财产,完全可以要求梁*甲生前立下遗嘱。梁*甲生前所患的肝病不属于禁止结婚的疾病,我们双方登记结婚的行为真实、自愿、合法,故有效,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再查明,梁*甲生前与其儿子梁*乙即本案原告、以及其母亲何*先后分别在禅城区环市某号房屋、禅城区南桂路大围公寓12号1座1403号房屋共同居住生活。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的身份证、被告的常住人口登记卡、佛山市禅**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梁**的家庭常住人口登记卡、婚姻登记审查处理表、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结婚登记告知单、佛山市**院证明书、佛山**民医院住院病历、检验报告单、检测报告单、住院收费收据、费用清单、佛山**务公司收据及发票、佛山市禅城区祖庙街道朝东村大围村民小组的《证明》、佛山市**有限公司企业信息查询表及《证明》、谭**、谭**的证人证言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为凭,本院予以确认。

诉讼过程中,因案件审理需要,本院就梁*甲所患的有关肝病是否属于医学上禁止结婚的疾病等问题向佛山**民医院以及佛山市妇幼保健院调查、咨询。佛山**医院回复:1、梁*甲所患的肝癌、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肝性脑病不属于医学上禁止结婚的疾病。2、梁*甲入院治疗时的乙肝病毒量,为低度病毒载量。患者一直服抗病毒药物,乙肝病毒主要由血液系统传染。第七次住院期间,未复查乙肝病毒DNA。3、梁*甲第八次入院治疗,自2014年2月7日入院至2014年2月13日登记结婚时,神志清,精神状态差,可对答与交流。至2月25日,患者突发烦躁不安,胡言乱语,不能定位与对答,告病重。佛山市妇幼保健院回复:婚前医学检查的医学意见(1)建议不宜结婚的为:双方为直系血亲、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或患有重度、极重度智力低下,丧失婚姻行为能力;或患有重型精神病,丧失婚姻行为能力或在病情发作期有攻击危害行为的。(2)建议暂缓结婚的为:患有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患有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间或其他医学上认为应暂缓结婚的疾病。(3)建议采取医学措施,尊重受检者意愿的为:患有终身传染的传染病(非发病期);或为终身传染的病原体携带者;或患有影响性生活的生殖道畸形;或有重要脏器功能不可逆转或恶性肿瘤终未期。另,我院为妇幼保健专科医院,无感染类疾病专科医师,有关传染病疾病的病情分析未能提供。

第二次庭审结束后,原告对佛山**民医院的上述回复提出异议,佛山**民医院再次对梁**的病历、经诊医生、护士调查核实后,于2014年11月17日重新出具回复函一份,内容为:患者梁**第八次入院时间为2014年2月7日入院至2014年2月13日,住院期间确实神志清,精神状态差,可对答与交流,可以行走。直至2014年2月25日患者突发烦躁不安,胡言乱语,不能定位与对答,告病重,即患者出现肝性脑病日期为2014年2月25日。综上,本次复核调查结果与第一次调查结果内容一致。诉讼中,本院依职权向佛山市禅城区婚姻登记处调查了关于梁**与陈某某登记结婚当天双方意识是否清楚等有关情况,佛山市禅城区婚姻登记处于2014年10月30日回复如下:“1、2014年2月13日,梁**与陈某某步行入我处登记结婚,当时梁**、陈某某的意识都是清楚的,未发现有异常行为或异常表现,梁**申请与陈某某办理结婚登记是其本人真实意思表示。2、梁**与陈某某登记结婚时,结婚登记在场办证工作人员包括林**、关*甲、叶*甲、袁**,大堂前台工作人员是谢*甲、荆某甲。本婚姻登记处保留有当时登记现场的录音资料(详见附件)。3、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结婚登记声明书中当事人、声明人一栏姓名是梁**、陈某某本人亲笔签名,日期是陈某某填写。签名是在为其办理结婚登记的工作人员林**面前完成。结婚证照片与到场的梁**本人一致。4、梁**与陈某某登记结婚时,陈某某向我处提供的户口簿婚姻状况栏为未婚,其所作的声明也为未婚,经查阅我婚姻登记机关的婚姻登记档案,截止2014年2月12日未发现陈某某有结婚登记记录。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婚姻无效纠纷案件,争议焦点为:1、原告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2、梁*甲与被告陈某某结婚前是否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3、被告陈某某与梁*甲的婚姻是否有效。

第一、关于梁**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

《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七条规定,有权向人民法院就已办理结婚登记的婚姻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主体,包括婚姻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利害关系人包括:(一)以重婚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为当事人的近亲属及基层组织。(二)以未到法定婚龄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为未达法定婚龄者的近亲属。(三)以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为当事人的近亲属。(四)以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为与患病者共同生活的近亲属。本案中,原告以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应适用上述条款第四项规定的与患病者共同生活的近亲属有权作为利害关系人申请宣告婚姻无效。梁*乙作为梁*甲的儿子,根据禅城区祖庙街道朝东村大围村民小组的《证明》、佛山市**有限公司的《证明》、谭**、谭**的证人证言及原告的当庭陈述,均可以证明梁*甲生前患病期间,梁*乙一直与其父亲梁*甲共同居住生活的事实,故梁*乙有权作为利害关系人申请宣告其父亲梁*甲与被告陈某某婚姻无效,即本案原告的诉讼主体适格。

第二、关于梁**与陈某某结婚前是否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问题: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梁**与陈某某结婚前主要患有肝癌综合治疗术后复发、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乙肝后肝硬化(失代偿期)等疾病。我国《婚姻法》第七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禁止结婚:……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第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哪些是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我国《婚姻法》未作明确的规定。我国《母婴保健法》第八条规定,婚前医学检查包括对下列疾病的检查:(一)严重遗传性疾病;(二)指定传染病;(三)有关精神病。第九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的,医师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暂缓结婚。第十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诊断患医学上认为不宜生育的严重遗传性疾病的,医师应当向男女双方说明情况,提出医学意见;经男女双方同意,采取长效避孕措施或者施行结扎手术后不生育的,可以结婚,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禁止结婚的除外。我国《婚前保健工作规范(修订)》对上述严重遗传性疾病、指定传染病、有关精神病的范围及医学意见又进一步进行了明确:第一条第2款中规定:婚前医学检查的主要疾病(1)严重遗传性疾病是指:由于遗传因素先天形成,患者全部或部分丧失自主生活能力,子代再现风险高,医学上认为不宜生育的疾病。(2)指定传染病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以及医学上认为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他传染病。(3)有关精神病是指: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4)其他与婚育有关的疾病是指:如重要脏器疾病和生殖系统疾病等。第4款规定,婚前医学检查单位应向接受婚前医学检查的当事人出具《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并在“医学意见”栏内注明:(1)双方为直系血亲、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以及医学上认为不宜结婚的疾病,如发现一方或双方患有重度、极重度智力低下,不具有婚姻意识能力;重型精神病,在病情发作期有攻击危害行为的,注明“建议不宜结婚”。(2)发现医学上认为不宜生育的严重遗传性疾病或其他重要脏器疾病,以及医学上认为不宜生育的疾病的,注明“建议不宜生育”。(3)发现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或其他医学上认为应暂缓结婚的疾病时,注明“建议暂缓结婚;......”根据上述相关法律规定可知,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主要是指我国《母婴保健法》规定的暂缓结婚的疾病即指定传染病和有关精神病。而本案中,梁**所患的肝癌综合治疗术后复发、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乙肝后肝硬化等肝病并不属于上述明确列举的暂缓结婚的疾病。

庭审中,原告虽主张其父亲梁*甲所患的病毒性肝炎,处于传染期,其传染性极强,是重症病毒性肝炎,而病毒性肝炎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三条规定的乙类传染病,该传染病应属于医学上不应结婚的其他传染病。本院认为,虽然病毒性肝炎属于乙类传染病,但法律并没有规定乙类传染病中的病毒性肝炎属于禁止结婚的疾病,并且结合梁*甲的病历资料及佛山**民医院出具的医学意见可知:梁*甲入院治疗时的乙肝病毒量,为低度病毒载量。患者一直服抗病毒药物,乙肝病毒主要由血液系统传染。梁*甲所患的肝病并不属于医学上认为不应结婚的“其他传染病”。佛山**民医院系梁*甲生前一直就医治疗的医院,且该医院为佛山市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其出具的医院意见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对本案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综上,无论从我国法律的规定还是医学意见来看,肝癌、乙型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肝性脑病均未明确规定为属于不应结婚的疾病,原告亦未举证证明梁*甲生前所患疾病属于医学上认为禁止结婚的疾病,故原告以梁*甲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为由,主张被告陈某某与梁*甲的婚姻无效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第三、对被告陈某某与梁**的婚姻是否有效分析论证如下:

我国《婚姻法》第八条规定,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第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四)未到法定婚龄的。本案中,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及佛山市禅城区婚姻登记处的回复可知,2014年2月13日,梁**与陈某某均亲自到佛山市禅城区婚姻登记处进行了结婚登记并签名,办理结婚登记时,梁**意识清楚,可以行走,无异常行为或表现。且根据病历及佛山**民医院的回复可知,登记结婚当天,梁**神志清,可对答与交流,故其与陈某某登记结婚,取得结婚证即确立了夫妻关系,原告虽抗辩梁**登记结婚不是其真实意思之表示,但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原告并未举证证明梁*甲与陈某某的婚姻存在我国《婚姻法》第十条规定婚姻无效的情形,故对其主张梁*甲与陈某某婚姻无效的请求,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法予以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七条、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中国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八条、第十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七条、第九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梁*乙的诉讼请求。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件受理费300元,由原告梁*乙负担。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