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吴**与许**婚姻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3.09.11阳西县人民法院(2013)阳西法民初字第564号

审理经过

原告吴*甲诉被告许某某婚姻无效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6月24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程美然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甲及其委托代理人邓**,被告许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吴*甲诉称:一、何某某与许某某登记结婚前与吴*甲存续的事实婚姻属合法的婚姻关系;1989年5月。我经人介绍与何某某(2013年5月6日车祸死亡)举行婚礼结婚。我与何某某结婚后,1992年4月20日长子吴*乙出生,1995年8月19日次子吴*丙出生。我与何某某婚姻存续期间共同养育了两个儿子,1997年8月27日,依照当地政府计划生育政策要求,何某某落实了结扎节育手术。吴*甲与何某某1989年5月举行婚礼,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群众也认为是夫妻,同居行为发生在1994年2月1日**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前,当时双方均为未婚,并达到合法结婚年龄,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结婚条件,根据最**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二)的有关规定,我与何某某的婚姻关系为合法的事实婚姻。二、许某某与何某某非法取得结婚证已构成法律上的重婚。许某某与何某某两人明知吴*甲与何某某存续近二十年的事实婚姻,并已生育二子的情况,但其二人为追求生活享受,经预谋策划,于2012年7月6日到阳西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向工作人员声称未婚,故意隐瞒何某某婚姻事实,通过欺骗手段于2012年7月6日领取结婚证。因而,被告与何某某取得的结婚证是非法无效的,该法律上的婚姻关系应当依法判决撤销或判决无效。综上,吴*甲与何某某结婚时,双方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依最**法院有关司法解释以及相关法律规定,为事实婚姻关系。至于许某某与何某某2012年7月6日以隐瞒事实、欺骗工作人员的手段取得的结婚证属重婚行为,应当依法判决为无效的婚姻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以及《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六条的规定,特向法院起诉,请求宣告许某某与死者何某某生前于2012年7月6日登记结婚的婚姻关系非法无效。

被告辩称

被告许某某在庭审中辩称:我于2007年间认识在外流浪的何某某,2008年农历5月份双方开始同居生活,2012年7月6日应何某某本人要求,我与其到民政部门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结婚时,何某某的户籍资料婚姻状况一栏明确显示为未婚,且何某某从未与我提及曾结婚生子、结扎等事,对这此我从不知情。从法律上讲,被告与何某某是经合法程序登记结婚,应受到法律保护,原告起诉被告与何某某婚姻无效,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根据最**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事实婚姻必须在1994年2月1日前以夫妻名义向社会公开共同生活。本案原告与何某某不存在合法的夫妻关系,其也没有证据证实其与何某某有事实婚姻关系的存在,所以原告不具有起诉的资格,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吴*甲于1989年5月间经人介绍结识云南省广南县连城镇乐寨村人何某某,不久两人即按农村习俗举行婚礼并开始同居生活,但一直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何某某在与原告共同生活期间,先后生育了长子吴*乙(1992年4月20日出生)、次子吴*丙(1995年8月19日出生)。1997年8月27日,依照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何某某在原告户籍所在地计生部门的安排下实施了结扎节育手术。自2003年开始,何某某多次在未告知原告的情况下,离开原告家庭长期外出,至2011年间与原告完全断了联系。何某某在离开原告期间认识被告许某某,并于2008年5月间与被告发展成为男女朋友关系,后于2012年7月6日双方在阳西县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登记结婚后,二人没有共同生育孩子。2013年5月6日,何某某因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原告在料理何某某丧事期间,得知死者与被告许某某存在登记婚姻关系。因原、被告二人对有关继承权利产生分岐,原告遂诉至本院,请求如诉请。

另查明,在交通事故处理过程中,阳西县公安局指派有关人员对从吴**及其儿子吴**、吴**处提取DNA检材与何某某肋软骨进行了DNA亲缘检验鉴定。2013年6月7日,阳西县公安局作出西*(交)鉴通字(2013)020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吴**、吴**基因分型所属个体与何某某基因分型所属个体符合亲生关系,吴**基因分型所属个体与何某某基因分型所属个体符合单亲遗传关系。2013年7月23日,吴**及儿子吴**、吴**以死者何某某近亲属身份就交通事故所致损害向本院另案提起民事诉讼索偿,该案仍在审理中。原告吴**生于1972年12月19日,死者何某某生于1973年2月8日。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吴**与何某某是否存在合法的事实婚姻关系;二、许某某与何某某是否有重婚的事实。

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原告吴**与何某某于1989年5月起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即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虽然群众也认为是夫妻关系,但开始同居时双方均年仅16周岁,未达到男方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方不得早于二十周岁的法定婚龄。根据《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二条“1986年3月15日《婚姻登记办法》施行之后,未办结婚登记手续即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群众也认为是夫妻关系的,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如同居时双方均符合结婚的法定条件,可认定为事实婚姻关系;如同居时一方或双方不符合结婚的法定条件。应认定为非法同居关系。”的规定,双方应为同居关系。且至1994年2月1日**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时,男方仍未满二十二周岁,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五条“未按婚姻法第八条规定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男女,起诉到人民法院要求离婚的,应当区别对待:(一)1994年2月1日**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前,男女双方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按事实婚姻处理;……”的规定,原告与何某某未形成事实婚姻关系,二人之间不属合法有效的婚姻关系,故其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所谓重婚,是指有配偶者又与他人结婚。重婚违反的是我国一夫一妻的婚姻家庭制度,因而为法律所禁止。本案中,因何某某与吴某甲之间的关系不属事实婚姻,故应认定其生前于2012年7月6日与被告许某某登记结婚时无配偶,其二人自愿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履行程序合法,且双方均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为合法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不构成重婚,故何某某与许某某的婚姻关系有效。

综上所述,原告主张其与何某某为事实婚姻关系,请求宣告被告许某某与何某某的婚姻无效,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六条、第十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解释(一)》第五条、第七条、第九条和《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解释(二)》第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吴**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00元,由原告吴**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0一三年九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