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宋**与甘*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6.23凤山县人民法院(2014)凤民初字第173-1号

审理经过

原告宋*甲诉被告甘*婚姻无效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5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6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宋*甲及其委托代理人韦业新、被告甘*及其委托代理人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年月日,原、被告在双方父母的包办下举行婚礼后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年月日生育儿子宋*乙,年月日生育女儿宋*丙。婚前,双方缺乏了解,婚后虽生育子女,但由于性格不和,常因琐事吵打,无法继续共同生活,2005年1月,原告外出与被告分居至今。原告的母亲甘银芝与被告的父亲甘*全是亲姐弟,原、被告属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关系,双方的婚姻属法律禁止结婚情形。原、被告现有共同财产为三间混凝土平房,面积200平方米,价值约3万元,杉木林约20亩,价值约10万元,茶油林约5亩,价值约2万元,共同财产价值约15万元。现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1、原、被告婚姻无效;2、平均分割价值为15万元的共同财产;3、本案诉讼费由原、被告平均分担。

被告辩称

被告辩称,原、被告近亲结婚不是被告的过错,婚姻无效的情形已经消失,最大的孩子已经27岁,小女儿也已出嫁,且没有造成什么不良遗传,为了社会和谐,不宜宣告双方的婚姻无效;原告诉请分割的林木、房屋不是原、被告的共同财产,而是家庭共有财产,林木的所有权是原、被告的儿子宋**的,房屋的所有权也是宋**的,原告的诉请于法无据;原告离家出走十余年,都是被告尽到赡养老人、抚养小孩的义务,原告应当给予一定补偿。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据1、身份证及常住人口登记卡复印件,证明原、被告及子女和原告母亲的身份情况;

证据2、证人宋成言、田**的证言及力那村委证明,证明原告的母亲与被告的父亲是亲姐弟。

被告经质证认为,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的真实性均无异议。

被告就其抗辩主张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据1、林权证复印件,证明原告诉请分割的林木所有权人系原、被告的儿子宋**;

证据2、常住人口登记卡复印件,证明甘**、宋**、宋**的身份情况,原告离家后,甘**等三人均由被告负责抚养;

证据3、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复印件,证明原告诉请分割的房屋所有权人系原、被告的儿子宋**。

原告经质证认为,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林权证》的办证时间不是种植的时间,林木不是宋*乙种植的,原、被告种植的林木只是登记在宋*乙名下;证据2不能证明只有被告尽到抚养责任;证据3只是《土地使用权证》而不是房产证;原告户口没有外迁,称不是共同财产不事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和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3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对各证据有争议的证明事项,由本院结合全案证据综合予以认定。

据此,本院查明并确认以下事实:

原告宋**与被告甘*于年月日按农村风俗举行结婚典礼后即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双方于年月日生育儿子宋*乙,年月日生育女儿宋*丙。共同生活期间,原、被告为家庭琐事产生矛盾,原告于2005年1月外出后与被告分居至今。

另查明,原告的母亲与被告的父亲系同胞姐弟。

本院认为,本案系婚姻无效纠纷。原、被告虽然自年月日举行结婚典礼后即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但直至1990年7月9日,原告方年满二十二周岁,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双方自男方年满二十二周岁时起依法缔结事实婚姻关系。因原告的母亲与被告的父亲系同胞姐弟,原、被告系表姐弟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七条第(一)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禁止结婚:(一)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和第十条第(二)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及第十二条“无效或被撤销的婚姻,自始无效。当事人不具有夫妻的权利和义务,同居期间所得的财产,由当事人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判决。对重婚导致的婚姻无效的财产处理,不得侵害合法婚姻当事人的财产权益。当事人所生的子女,适用本法有关父母子女的规定”的规定,原、被告属法律禁止结婚的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原、被告的婚姻关系为无效婚姻,且自始无效。原告诉请宣告婚姻无效,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予以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七条第(一)项、第十条第(二)项、第十二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九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原告宋**与被告甘*婚姻关系无效。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