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崔*与秦*,何某甲婚姻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12.05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2014)万法民初字第10185号

审理经过

原告崔*与被告秦*、何*甲婚姻无效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2月2日受理。之后依法由审判员李**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2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崔*及委托代理人谭**,被告秦*、被告何*甲及法定代理人何**以及委托代理人何**均出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崔*诉称,被告秦*在16年前精神异常,表现为乱语、行为怪异、喜怒无常,曾一度治愈并坚持长期服用精神类药品,即患有精神分裂症。2010年9月两被告经人介绍相识,2011年1月25日办理结婚登记。婚前原告已将秦*所患病情告知了何*甲及父母,何*甲父母当时称愿意将秦*的精神疾病治好,何*甲父母隐瞒了何*甲也患有精神疾病的实情。基于何*甲父母愿意给秦*治病和买房屋才同意两被告结婚的。2013年秦*因自行停药并受家庭矛盾的强烈刺激而使病情复发。秦*怀孕期被告何*甲家嫌弃她,2014年正月何*甲才回到家里。2014年2月秦*经重庆**医院检查诊断结论为精神分裂症。秦*经常失眠、哭闹、发呆、乱跑、胡言乱语,无法辨认和控制自己的行为。秦*曾于2009年11月办有精神分裂症的残疾证,何*甲在婚前也办有精神分裂症的残疾证。2014年3月17日秦*生下女儿何*乙,何*乙是用秦*的生命换来的。小孩出生后被告何*乙甲不理秦*,还于2014年6月将小孩接走单独抚养,秦*因此被迫回娘家生活,何*乙甲既不给秦*生活费,也不给秦*治病。基于前述理由,原告现请求宣告两被告的婚姻无效;依法分割婚姻无效期间形成的财产;何*乙由原告代为抚养。

被告辩称

被告秦*辩称,何*乙甲一直想将本人打走、欺负本人。何*乙甲把孩子弄走快一年了,本人要求看孩子。本人同意离婚,财产要补给本人,孩子还给本人。

被告何*乙甲辩称,两被告于2010年9月经人介绍相识,因当时不了解实情,双方于2011年1月25日办理结婚登记。婚前无感情基础,婚后不能正常过夫妻生活,同意离婚。秦*在16年前就有精神疾病,表现为乱说、行为怪异、喜怒无常,随时打骂家人,将小孩抱起乱跑。2014年6月8日是秦*自己跑回娘家的。两被告婚后被告秦*长期吃药,又不能劳动,靠本人一个人打工维持生活和药费开支,根本无财产。秦*患有精神分裂症,根本无法尽抚养义务,小孩出生后一直是奶奶在抚养,她已掌握了小孩的所有生活习性,小孩由奶奶抚养有利于其身心健康和教育,也很有安全感,本人可安心外出打工,有能力抚养女儿。原告称本人的家庭不给秦*治病、将秦*赶回娘家不是事实。秦*把孩子抱起跑,乱打人,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小孩生下后一直吃奶粉。本人没中断秦*所需药费。本人跟秦*在一起根本无法打工。原告和其丈夫都在外打工,小孩一直由本人母亲照顾。本人父母未将本人的病情对原告充分告知,只是说有点病,吃药一年就会好。婚姻登记时均隐瞒了实情。本人长期在餐馆打工,但婚后秦*到本人打工的地方闹事。本人在3岁时头部受伤,20岁后患精神分裂症,发病时无认知力、瞬间失忆,但多年来只犯病四五次,婚后于2014年5月复发过一次病,除2008年住院治疗一次外,平时均是吃药便能控制病情,发病后靠吃药也能控制。老房屋是本人父母建的,复垦后父母用复垦费100000余元在燕山乡场购买了1套住房,本人和父母住在一起。本人的父母享受有养老保险金。综述之,本人同意离婚,要求抚养小孩。婚后无共同财产无所谓分割。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崔*系秦*母亲。秦*因患精神分裂症于2002年8月3日入住原重庆市**民医院,同年8月15日出院,出院医嘱:坚持服药等。秦*所患疾病的外部表现:自言自语、哭笑无常,总认为有人整她害她,无自知力,思维散漫,情感平淡而不协调,适应环境差,生活自理能力差。2004年12月10日秦*因精神分裂症复发又入住前述医院,2005年3月7日出院,出院医嘱:继续服药治疗,门诊随访。病史记载;患者于7年前上学中午在回家途中经过别人家门时看见有一个“鬼”突然眼前一晃,仔细看又没看见,心里很害怕,此后四肢乏力、生活懒散、不能去上学、有时哭有时笑,认为周围的人都在说她是疯子、不能干、找不到男朋友,生活需人督促、多卧于床上,睡眠增多,病后于2002年7月左右住院11天,症状稍有减轻办理出院,出院后仍表现孤僻少语,认为周围有人说她懒、不能干、找不到对象,回家后一直服药但疗效不佳。2009年11月13日中国**合会发给秦*残疾人证,为精神残疾二级。何*乙甲系何**和王**之子,2009年11月30日中国**合会给何*乙甲发给残疾人证,显示何*乙甲系二级精神残疾人。何*乙甲自认自己3岁时头部受伤后在20岁后患精神分裂症并发病四五次,其中2008年住院治疗过一次。何*乙甲长期在餐馆打工。2010年9月两被告经人介绍相识,认识期间何*乙甲及父母知道秦*患有精神疾病,但何*乙甲及父母隐瞒了病情。2011年1月25日两被告办理结婚证结婚,原、被告均未将病情告知婚姻登记机关。之后被告何*乙甲仍长期在外打工,原告自认秦*无法参与劳动。因精神病复发秦*于2014年2月20日又到重庆**医院住院治疗,同年3月17日生育一女儿何*乙并于当日出院。2014年8月8日崔*向本院提出秦*为无民事行为能力的申请,本院经审理后于2014年9月9日以(2014)万法民特字第0004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宣告被申请人秦*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小孩出生后一直随何*乙甲母亲生活。婚后何*乙甲也一直在外打工维持家庭生活。2014年6月的一天两被告发生矛盾后被告秦*回到娘家生活,小孩仍由王**照顾,从2014年7月起何*乙甲将秦*应享有的低保费按月存到秦*账户上。原告及丈夫在两被告办理结婚证后均在广东打工。何*乙甲父母原在农村的房屋已被复垦,其用复垦费用在燕山乡场购买有一套住房,未发生纠纷时两被告与何*乙甲父母在一起居住。复垦后何*乙甲父母于2014年7月17日转为城镇户口。何*乙甲之父何**、之母王**在房屋复垦后均购买有养老保险。秦*在登记结婚后发病何*乙甲及其父母还是支付治疗费和药费。崔*于2014年12月2日诉至本院提出前述诉讼请求。前述事实有原、被告一致陈述及于己不利自认在卷认定,另有原告举示的户口页复印件、婚姻登记资料复印件、民事判决书复印件、残疾人证复印件、病案资料复印件,被告举示的结婚证、户口页复印件、基本养老保险通知复印件、治疗检查单及相应的医疗费票据、银行打款回单经质证在卷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秦*从1996年起患精神分裂症,之后虽经多次住院治疗并长期服药并未痊愈,2009年11月13日被中国**合会认定为二级精神残疾人。2009年11月30日中国**合会认定何*乙甲为二级精神残疾人。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七条第二款第三项,第八条第一款,第九条之规定,两被告所患精神病属于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且两被告的精神分裂症在登记结婚后并未治愈,因此应认定两被告的婚姻无效。现*某提出宣告婚姻无效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条第三项,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宣告被告秦*与何*乙甲的婚姻无效。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