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周*与卢*甲婚姻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7.30重庆市綦江区人民法院(2014)綦法民初字第04916号

审理经过

原告周*诉被告卢*甲婚姻无效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7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邹**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7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周*,被告卢*甲的法定代理人卢*乙、委托代理人卢*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周*诉称,2009年原告与被告卢*甲经人介绍相识恋爱,但被告并未告知原告其有任何不适合结婚的疾病。随后,双方于2010年3月29日于原綦江县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正式确立了婚姻关系。2012年10月,被告突然出现疯癫等精神不正常现象,原告遂带被告去医院治疗,此时原告通过被告的病历才知晓被告在2005年就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但被告在婚前故意隐瞒了这一事实,被告的精神疾病至今无法治愈。更有甚者,被告在2014年6月发病时持刀将原告捅伤,给原告的人身安全造成了巨大侵害。原被告在结婚后有共同存款9万元,无子女和共同债权债务。特诉至法院请求判决原告周*和被告卢*甲婚姻无效,夫妻共同财产归原告周*所有。在庭审中,原告周*变更诉讼请求为请求判决原告周*和被告卢*甲婚姻无效。

被告辩称

被告卢*甲辩称,原、被告恋爱期间被告及家人就将被告患有精神疾病的事情告诉了原告,被告卢*甲自1995年从重庆歌乐山精神病院出院以来,十几年坚持吃药,病情未有复发现象。原、被告结婚以来,原告周*曾阻止被告继续吃药,导致被告出现疯癫等精神不正常现象。2014年6月18日,被告卢*甲在发病期间持刀将原告周*捅伤,被强制送往歌乐山精神病医院。被告卢*甲虽然在婚前就患有精神病,但其生活能够完全自理,原、被告的婚姻是合法有效的。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周*和被告卢*甲于2009年8月经人相识恋爱,2010年3月29日在原綦江县民政局登记结婚,未进行婚前医学检查。被告卢*甲于1992年患上精神分裂症,在重庆**神病医院住院治疗,1995年出院以来坚持吃药,精神恢复正常,生活能够自理。2005年被告卢*甲到綦江**医院门诊复诊,将该复诊病历作为办理病退之用,病历记载“意识清楚,意向力完整,对医生问访一问一答,内容切题。认为自己与父亲一直不好,自知力大部分存在”。2009年数次复诊拿药,病历记载“自述近来病情稳定,生活能自理……在家属监督下服药,门诊随访,每月复查血RT1次,必要时住院”。

被告卢*甲在与原告周*恋爱期间以及原、被告登记结婚时,均未出现精神不正常现象。原、被告婚后共同生活前期,被告也未出现精神不正常现象。2012年10月,被告卢*甲怀疑原告周*有外遇,精神受到刺激,病情逐渐恶化,至2014年6月16日被告卢*甲持刀将原告周*捅伤,被强制送到重庆**神病医院住院治疗,直到本案开庭当日仍未出院。

上述事实,有结婚证、残疾人证、綦江**医院门诊病历等书证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并经当庭质证和本院审查属实,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婚姻无效。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的,医师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男女双方应该暂缓结婚。有关精神病是指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由此可知,当患有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病的人在发病期内的,应该暂缓结婚,而非不应当结婚,精神分裂症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的婚姻无效情形中所指的“不应当结婚”的疾病。本案中,被告卢*甲在1992年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但经过住院治疗、坚持服药,病情已经稳定,精神恢复正常,生活能够自理,其在原、被告恋爱期间、办理结婚登记及婚后共同生活前期,均无异常表现。虽然被告卢*甲从2012年10月开始病情恶化,并于2014年6月16日持刀将原告周*捅伤,被强制送往重庆**神病医院住院治疗,但不影响被告卢*甲与原告周*登记结婚时的民事行为能力。本院认为可以认定被告卢*甲与原告周*登记结婚,是出自其真实的意思表示,且其当时拥有与其行为相适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故可认定被告的情形不属于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情形,原告以此为由要求宣告双方婚姻无效,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十条、第三十八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周*宣告婚姻无效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20元,由原告周*负担。(已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七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