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与李*甲婚姻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7.14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法院(2014)黔七民初字第1098号

审理经过

原告张*甲诉被告李*甲婚姻无效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甲及其法定代理人张*乙、陈某某、被告李*甲及其法定代理人李*乙、委托代理人韩*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原、被告均系精神病(精神分裂症)患者,终身服药。2012年9月上旬,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被告监护人称被告系同性恋,除此之外无其他疾病。原告的监护人向被告监护人说明了原告患有抑郁症,被告监护人称只要结婚了就会好的。2012年9月28日,在原、被告双方监护人陪同下,原、被告进行了结婚登记。婚后没有生育孩子,原告没有个人财产。原、被告结婚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被告一直表现异常,2013年10月10日,被告父亲将被告送往毕节精神病康复医院住院治疗,医疗费由原告监护人支付,住院146天,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并要终身服药。综上所述,原、被告都患有法律规定的“医学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而禁止结婚,但因被告监护人隐瞒了被告的上述疾病,双方的婚姻无效。为此,特诉至法院,请求判决原告与被告的婚姻无效。原告对其诉讼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1、身份证、户口簿,用以证明原告及监护人身份情况。被告监护人无异议。

2、结婚证,用以证明原、被告2012年9月28日办理了结婚证,当时是原、被告的监护人带领原、被告双方去民政部门办理的。被告监护人李*乙称自己不知道,原告张*甲称系自己签名的,被告亦称系原告父母及自己父亲带起去的,签名系本人所签。

3、被告李*甲疾病证明书、出院小结,用以证明被告三年前就患精神疾病的事实。被告监护人李*乙称只能证明被告2013年10月住院的事实,且被告三年前还在开车,不可能患有精神疾病。

4、原告张*甲疾病证明书,用以证明原告婚前即患有精神疾病,原来在贵州**民医院住院治疗,婚后又在毕节康复医院住院治疗。被告监护人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法律并未规定精神病不能结婚,且医院并非法定精神病的权威鉴定机构。

5、张**、李*甲在贵**医院做引产手术的证明,用以证明被告在博爱医院引产的事实。被告监护人认为没有医生签名,没有住院病历证明,也没有双方监护人的签字,对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有异议。

6、贵**医院B超检查单,用以证明被告在博爱医院引产是正常的。被告监护人认为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

7、利培酮片说明书,用以证明被告现在月经失调及身体长胖是因为服药造成的。被告监护人不认可。

8、社区证明,用以证明原、被告双方没能子女。被告监护人不认可。

被告辩称

被告辩称,原、被告双方经人介绍认识,于2012年9月28日登记结婚。双方均无《婚姻法》第十条规定的属于无效婚姻的情形,原告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我国《婚姻法》未规定精神病属于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且被告婚前并未患有精神病,结婚双方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结婚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民政部门依法确认并予登记,属于真实合法有效的婚姻。被告并无隐瞒婚前患有精神病的事实,被告患精神病的时间是2013年10月,原因是在婚后原告一家人多次对被告进行打骂,并强行将被告临产的孩子强行提前生产,并借机将被告驱逐出门。被告因此遭受极大的创伤,其患精神分裂症与原告张某某及其监护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原告所述与客观事实不符,其主张无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对其诉讼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1、身份证,用以证明被告主体适格。原告监护人无异议。

2、结婚证复印件,用以证明原、被告系合法有效的婚姻。原告监护人称系原、被告双方监护人带起去的,对真实性无异议。

3、驾驶证、行驶证、红十字会员证,用以证明被告持有驾驶证,身体健康,精神正常。原告监护人称被告并不会开车,驾驶证系请人代办用来给别人扣分的。

4、贵**医院影像报告单,用以证明被告怀孕期及临产前两次产检,孩子均是活体且发育正常,被告一家对孩子非常重视。被告监护人无异议,但认为系之后才检查出胎儿可能是畸形的。

经审查,原告提供的第1、2、3、4组证据客观真实,被告亦无异议,能够证明原、被告双方在监护人陪同下办理结婚登记,现双方均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供的第5、6、7、8组证据,被告有异议,因该证据与原告主张原、告婚姻无效的请求无关联性,本院不予认证。被告提供的第1、2组证据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第3组证据只能证明被告持有驾驶证,而不能证明被告具有驾驶技能,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提供的第4组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认证。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精神分裂症患者,需终身服药。2012年9月上旬,在原、被告父母的安排下,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同年9月28日,在原告父母亲、被告父亲的陪同下,原、被告双方到婚姻登记管理部门自愿进行了结婚登记。2013年10月10日,被告因精神分裂症到毕节**复医院住院治疗,需终身服药。因被告父亲认为原告父母将被告临产的孩子强行提前生产,并借机将被告驱逐出门,而原告父母认为被告父亲隐瞒被告婚前患有精神病的事实,双方产生纠纷。为此,原告父母以原、被告都患有法律规定的“医学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而禁止结婚,但因被告监护人隐瞒被告的病情,双方婚姻无效为由,诉来本院,请求判决原告与被告的婚姻无效。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无效婚姻是指当事人因违反结婚的禁止性规定,登记结婚时欠缺结婚的实质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四)未达法定婚龄的。”《婚姻法》并未明确规定精神病属于不应当结婚的疾病,根据该法第十条的立法目的及司法实践,只有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生活不能处理,不能完全表达自己意志的,才可以认定属于“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原、被告双方虽患有精神分裂症,但双方意识清楚,基本能正确表达自己的意志,结婚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同时到民政部门进行登记,原、被告的婚姻应当属于合法有效的婚姻。原告请求宣告双方婚姻无效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及《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00.00元,减半收取100.00元,由原告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