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童*甲诉李某某婚姻无效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8.06镇雄县人民法院(2014)镇民初字第1153-1号

审理经过

原告童*甲诉被告李某某婚姻无效纠纷一案,本院与2014年7月10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彭**任审判,于2014年7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童*甲及其委托代理人童映波、武**,被告李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童*甲诉称,我与被告经媒人介绍订婚,于1991年冬月18按农村风俗举行婚礼,1992年9月7日补办结婚登记,1992年7月3日生育长女李*甲,1995年8月15日生育次女李*乙,1997年3月10日生育长子李*丙,2001年1月12日生育次子李*丁,2002年8月8日我作了绝育手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常因家庭琐事对我毒打,被告的行为使我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没有一丝安全感,为了解除自己的痛苦,特诉至法院,请求判决准予我与被告离婚,双方所生长子李*丙由被告抚养,次子李*丁由我抚养。

被告辩称

被告李某某辩称,原告所说的结婚时间及子女的生育情况是事实,原告也是做了结扎手术的,但我没有殴打过她,夫妻之间偶尔有争吵是正常的,我们之间夫妻感情总体是好的,我不同意离婚。

本院认为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举了如下证据:

1、结婚证两本,载明原告与被告于1992年9月7日补办结婚登记。

被告质证表示无异议。

2、户口簿一本,载明原告与被告及子女基本情况。

被告质证表示无异议。

3、计划生育(绝)节育证一份,载明原告于2002年8月8日作了女扎手术。

被告质证表示无异议。

4、证人童*乙的当庭证言,童*乙陈述,童*甲是我的亲妹,李**的母亲是我亲三姑,即李**的母亲是童*甲父亲的同胞妹妹,童*甲与李**家庭不和,2013年7月童*甲给我打电话,说李**要挑她脚筋,2014年3月童*甲又给我打电话,说李**要打她,后经李**拉着才没打成。

被告质*认为,证人只是听原告所说,且虽然证人与双方都是亲属关系,但与原告的关系更近,因此证言的证明力很小。

本院审查认为,原告提举的证据1、2、3系相关职能部门所出具或制作,本院予以采信。证据4童某乙证明原告的父亲与被告的母亲属于同胞兄妹关系,原告与被告双方均予以认可,本院予以采信,至于证明原告与被告吵打的部分,系原告电话告知,属传来证据,且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本院认定本案如下法律事实:原告与被告经媒人介绍订婚,于1991年冬月18按农村风俗举行婚礼,1992年9月7日补办结婚登记,1992年7月三日生育长女李*甲,1995年8月15日生育儿女李*乙,1997年3月10日生育长子李*丙,2001年1月12日生育次子李*丁,2002年8月8日原告做了绝育手术。另查明,原告童**的父亲与被告李*某的母亲是同胞兄妹关系,审理中,原告变更请求,要求宣告原告与被告的婚姻无效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七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禁止结婚:(一)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二)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该结婚的疾病。第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该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四)未到法定婚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离婚案件后,经审查确属无效婚姻的,应当将婚姻无效的情形告知当事人,并依法作出宣告婚姻无效的判决。本案中,原告的父亲与被告的母亲是同胞兄妹关系,原告与被告属于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属于法律禁止结婚的情形,因此双方的婚姻无效。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七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宣告原告童*甲与被告李某某的婚姻无效。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八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