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与杨*婚姻无效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4.03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武中民终字第8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杨**因婚姻无效纠纷一案,不服天祝藏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3)天法民初字第44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杨**及其委托代理人田**、被上诉人张*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查明,原告张*与被告杨*甲系表兄妹关系,双方于1997年6月26日非法登记领取结婚证,于1998年2月20日生育男孩杨*乙。现原告依法起诉,要求依法宣告原、被告婚姻为无效婚姻,判令男孩杨*乙由原告抚养,由被告给付抚养费,天祝县天堂农村信用社30000元的妇女创业贷款由被告偿还,并要求依法分割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及债权债务。被告在法庭调查阶段提出依法分割共同财产及债权债务的请求。本院(2013)天法民初字第446-1号民事判决书已宣告原、被告婚姻无效。另查明,双方共同财产中,种植的羌活、柏树种子及柏树树苗,经双方当事人同意对其进行竞价处理,在法庭主持下,双方当事人竞价情况如下:1、对位于天祝县天堂镇菊花村种植的柏树苗1亩,由被告杨*甲以30000元竟得,对位于天祝县天堂镇那威村与韩*合伙种植的0.7亩原告张*放弃分割,归被告杨*甲所有;2、位于天祝县天堂镇菊花村种植的羌活1亩及与天祝县天堂镇菊花村村民王**合伙种植的柏树种子1.19亩经双方协商后同意,归原告张*所有,原告张*于2014年11月30日前将药材羌活挖出,该土地使用权由被告杨*甲行使;3、青海省互助县珠固乡哈日达村村民陶成得合伙种植的柏树种子1亩,归被告杨*甲所有。对以上共同财产的分割方式及竞价结果系原、被告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本院予以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非法的婚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二条规定:“无效或者被撤销的婚姻,自始无效。当事人不具有夫妻的权利和义务。同居期间所得的财产,由当事人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判决。当事人所生的子女,适用本法有关父母子女的规定”和《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5条规定:“父母双方对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本院于2013年8月15日向杨*乙征求意见,其明确表示愿随原告张*生活,故本院应尊重其个人意见,杨*乙随原告张*生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和《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7条规定:“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本院依法酌定被告杨*甲每月给付孩子抚养费300元。本案中被告杨*甲在庭审调查阶段提出分割共同生活期间共同财产的诉请,原告张*未提出异议,并予以答辩,故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应予以合并审理。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五条规定:“被宣告无效或被撤销的婚姻,当事人同居期间所得的财产,按共同共有处理。但有证据证明为当事人一方所有的除外”,原、被告在共同生活期间的财产,因双方当事人在共同生活期间,未对财产的所有权予以约定,也未在庭审中主张归其个人所有,故应认定双方在共同生活期间的财产为共同共有,应予以平均分割。原、被告在天祝县天堂镇经营的“豪郎运动”商铺一间,租期10年,已租用4年,剩余6年租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夫妻共同租用的房屋,离婚时,女方的住房应当按照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处理”,男孩杨*乙愿随原告张*生活,且杨*乙需稳定的环境有利于其生活学习,因此应由原告张*与杨*乙共同居住使用为宜。已交付6年商铺租金25200元,原告张*应返还被告杨*甲租金12600元。商铺存货价值18409元,因双方共同生活期间,该商铺一直由原告张*负责经营管理,故该商铺库存货物归原告张*管理使用为宜,原告张*应给付被告货物折价款9025元。欠货款4000元,该债务为双方经营商铺所欠,应为共同债务,因其商铺及库存货物归原告张*管理使用,该债务应由原告张*负责偿还,被告杨*甲给付原告张*货款2000元。位于天祝县天堂镇菊花村花龙口社房屋5间,在庭审中双方共同对该5间房屋作价3000元,归被告杨*甲所有,被告杨*甲给付原告张*房屋折价款1500元。原、被告共同生活期间,原告张*诉称其名下贷款30000元用于偿还被告杨*甲债务,主张应由被告杨*甲偿还,但原告未提交证据加以证明属被告个人债务,且双方在共同生活期间对该贷款及债务未做约定,故应认定为共同债务,应由双方共同偿还,即各承担15000元。共同财产中存款30000元中,存款12000元为共同财产(变卖房屋、粮食)所得,原、被告应各分得6000元。草原补助款每年799元、粮食补助款每年301元,低保3人每月210元,因以上款项是按家庭人口数发放,其中杨*乙应分得的6000元,原、被告各分得6000元。原、被告共同生活期间,共同债权杨**(系被告杨*甲之兄)借款45000元、杨**(系被告杨*甲侄儿)借款2000元,以上债务人均与被告有亲属关系,由被告享有该债权更有利于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实现债权,以上债权亦由被告杨*甲向债务人主张为宜,因此,上述债权归被告杨*甲享有,被告杨*甲应给付原告张*应分得债权利益23500元。据此,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最**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五条、《最**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5条、第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原、被告所生男孩杨*乙(生于1998年2月20日)随原告张*生活,被告杨*甲自本判决生效后第二月起每月给付孩子抚养费300元,付至孩子年满十八周岁,被告杨*甲享有孩子探望权(具体探望方式由双方协商决定);二、原、被告同居期间共同财产:1、位于天祝县天堂镇菊花村种植的羌活1亩及与天祝县天堂镇菊花村村民王**合伙种植的柏树种子1.19亩,归原告张*所有,原告张*于2014年11月30日前将药材羌活挖出,由被告杨*甲行使该土地使用权;2、与青海省互助县珠固乡哈日达村村民陶成得合伙种植的柏树种子1亩、位于天祝县天堂镇菊花村种植的柏树树苗1亩、与天祝县天堂镇那威村村民韩*合作种植的柏树树种0.7亩,归被告杨*甲所有。被告杨*甲给付原告张*苗木折价款15000元;3、位于天祝县天堂镇菊花村土木结构房屋五间归被告杨*甲所有,被告杨*甲给付原告张*房屋折价款1500元;4、位于天祝县天堂镇商铺一间,租赁6年使用权由原告张*享有并对该铺面管理使用,原告张*给付被告杨*甲租赁费补偿金12600元;5、共同存款30000元中存款12000元,原、被告各分得6000元,草原补助款每年799元、粮食补助款每年301元,低保3人每月210元,共计发放18000元,其中杨*乙、与原、被告各分得6000元;6、商铺库存货物价值18049元,归原告张*所有,原告张*给付被告杨*甲货物折价款9025元;三、原、被告共同债权杨**借款45000元、杨**借款2000元,由被告杨*甲享有主张,被告杨*甲给付原告张*23500元;四、原、被告共同债务:原告张*名下在天祝县天堂信用社贷款30000元,由原告张*负责偿还,被告杨*甲给付原告张*15000元。欠货款4000元,由原告张*负责偿还,被告杨*甲给付原告张*2000元。以上各项原告张*给付被告杨*甲共计33625元,被告杨*甲给付原告张*共计57000元,二者相互抵顶后,被告杨*甲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给付原告张*23375元。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张*负担。

一审宣判后,原审被告杨*甲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为:1、原判认定共同财产错误。双方共有房屋只有1间,羌活、柏树苗、柏树种子均有上诉人一人劳动经营管理,不属于共同财产,商铺的收入应定为共同财产予以分割,分割共同存款30000元的方法错误。2、原判认定共同债权47000元错误。杨**的借款45000元是分红款,杨**借款2000元不属实。3、原判认定商铺欠货款4000元错误,韩*借款7000元应予认定。4、原审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撤销原判第二、三、四项,重新确认共同财产、债权及债务,并依法予以分割。

被上诉人张*当庭答辩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处结果正确,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争执的焦点问题是:1、房屋5间、羌活1亩、柏树苗1亩、柏树种子2.89亩是否属于共有财产?菊花村种植的柏树苗1亩,双方竞价的数额是多少?2、商铺内库存货物的价值应如何认定,商铺的收入是多少,商铺的欠款是多少?3、存款30000元应如何分割?4、共同债权应如何认定?5、韩*的借款7000元是否予以认定?6、原审法院是否存在程序违法和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

本院认为

二审庭审中,上诉人杨**认为一审判决认定杨**以30000元竞得菊花村种植的柏树苗1亩有异议,当时竞得的数额为10500元,对其余事实无异议。被上诉人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无异议。

二审中,上诉人杨*甲当庭提交2013年7月15日由天堂**委员会出具的调解协议书一份,以此证明商铺内存货的价值为6万元;提交其与杨**签订的协议书一份,以此证明杨**拿到的45000款是红利款,并非借款;申请证人韩*出庭作证,证明曾经向韩*借过8000元钱。韩*当庭陈述,其是上诉人杨*甲的妹夫,被上诉人张*是其妻子的嫂子。其于2011年6月给被上诉人张*借了8000元钱,一个月后张*还了1000元,剩余7000元没有给我还。当时借钱的事是杨*甲给其说的,说是为了经营铺子,但是拿钱的时候是张*拿的。被上诉人质证认为,对调解协议书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调解协议书中记载的现有存款60000元的后面明确标注是铺面经营收入结余和惠农资金等,并不是商铺内存货的价值;对协议书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均有异议,不予认可;对韩*的证言,认为部分内容不属实,钱只借了7000元,不是8000元,而且7000元钱由上诉人杨*甲已经偿还。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提交的调解协议书中确有“现有存款60000元(铺面经营收入结余和惠农资金等)”内容,但并不是商铺内存货的价值,故该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的证明目的。上诉人提交的协议书,被上诉人不予认可,该协议书上亦无被上诉人的签名,从协议内容也不能反映出杨**已拿到45000元分红款,且上诉人在一审中已明确认可45000元为共同债权,故上诉人提供的协议书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韩*的证言,被上诉人在认可其向韩*借过7000元钱的同时,又主张该借款已由上诉人还清,但在诉讼中未提供证据证实,故韩*的证言能够证明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共同向韩*借款7000元尚未偿还的事实。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二审另查明,2011年6月,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共同向韩*借款8000元,后已偿还1000元,尚有7000元未还。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上诉人杨**主张房屋5间、羌活1亩、柏树苗1亩、柏树种子2.89亩属其个人财产,菊花村种植的柏树苗1亩,双方竞价的数额为10500元。经查,对上述财产上诉人杨**在诉讼中,一直认可是双方共同生活期间形成,虽然部分财产由一方参与形成,但双方并未对共同生活期间的财产所有权予以明确约定,原审认定双方在共同生活期间的财产为共同共有,并进行平均分割依法有据,并无不当;对于菊花村种植的柏树苗1亩双方竞价数额的情况。经查,一审中上诉人杨**在法院主持的竞价中以30000元竞得,被上诉人张*还当场表示对与韩*合伙种植的0.7亩的收益放弃分割。该竞价程序符合法律规定,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原审依竞价结果对该财产予以分割适当。对于商铺内库存货物的价值、商铺的收入、商铺的欠款问题。经查,在一审审理期间,原审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对商铺内的库存货物专门进行了现场盘点,并依据双方均认可的数量和价格计算出了总价额,同时对商铺欠款4000元亦进行了核实,双方在法院制作的勘验笔录上签字确认。对于商铺的收入,上诉人在二审中未提交新证据证明其主张。故原审法院对商铺内库存货物的价值、商铺的收入、商铺的欠款认定符合本案实际,并无不妥。对于存款30000元如何分割、共同债权如何认定的问题。经查,该30000元存款是由双方共同收入12000元、草原补助款、粮食补助款、低保费用组成,二审中上诉人亦认可草原补助款、粮食补助款、低保费是按3人份额计发,故原审法院将共同收入平均分割、其他收入按份分配合理合法。一审认定双方共同债权为杨**借款45000元、杨**借款2000元,是依据双方陈述认定的,二审中上诉人认为45000元是付给杨**的红利款,无充分证据证实。对于韩*的借款7000元是否予以认定的问题。二审中韩*的证言,能够证明共同借款7000元未还的事实,故上诉人的该上诉请求成立。对于原审法院是否存在程序违法和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经查,上诉人所述一审法院未及时进行诉讼保全、剥夺了其陈述、辩论的权利等问题,并无相应的证据证实,惟其提出原审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四十四条有误属实,因该两条法律规定确实与本案处理结果无关,应依法予以纠正。综上,上诉人请求确认韩*借款7000元为共同债务和原审部分法律适用有误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的其他上诉理由无充分证据证实,本院难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3)天法民初字第446-2号民事判决的一、二、三、四项;

二、上诉人杨**和被上诉人张*的共同债务韩*借款7000元,由上诉人杨**负责偿还,被上诉人张*给付上诉人杨**3500元。

以上各项被上诉人张*给付上诉人杨**共计37125元,上诉人杨**给付被上诉人张*共计57000元,二者相互抵顶后,上诉人杨**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给付被上诉人张*19875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共计200元,由上诉人杨**负担120元,被上诉人张*负担8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四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