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等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12.25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2015)通刑初字第865号

审理经过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以京通检公诉刑诉(2015)75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胡、闵、张、何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5年9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次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雷**、代理检察员魏警晖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胡、闵、张、何及上列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自2015年6月初开始,被告人胡、闵、张、何在未办理生猪屠宰许可证且未对生猪进行检疫的情况下,经被告人胡提议,在其租赁的本市通州区梨园镇的一处厂房内私自屠宰生猪并进行销售,后于同年6月18日被北京市**生监督所(以下简称“动物卫生监督所”)查获;已屠宰但尚未销售的生猪胴体11头(共1050公斤)以及猪下货11套(共320公斤)被先行登记保存;经北京出入**疫技术中心鉴定,上述被查获的猪肉均含有沙丁胺醇(瘦**)且水分超标;2015年6月29日,动物卫生监督所电话传唤被告人胡、闵、张、何,四被告人自行到动物卫生监督所后被公安机关带走。

公诉机关提供了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物证等证据,认为被告人胡、闵、张、何违反生猪定点屠宰、集中检疫制度,私自屠宰生猪并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猪肉,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同时认为被告人胡系主犯,被告人闵、张、何系从犯,且四被告人有坦白的情节。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胡、闵、张、何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无异议。

被告人胡之辩护人刘**、舒**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胡系初犯,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态度好,被查扣的问题猪肉尚未流向市场,且被告人胡不应被认定为主犯,请求法院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张之辩护人黄金铷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张没有犯罪的故意且情节显著轻微,其行为不构成犯罪;请求法院对被告人张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何之辩护人郑**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何无犯罪记录,有自首情节,系从犯,认罪态度较好,且本案检验报告系抽检,不能确定其余未检测猪肉是否也含有沙丁胺醇,请求法院对被告人何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自2015年6月初开始,被告人胡、闵、张、何在未办理生猪屠宰许可证且未对生猪进行检疫的情况下,经被告人胡提议,在由被告人胡租赁的本市通州区梨园镇一处厂房内私自屠宰生猪并进行销售;同年6月18日,北京市**生监督所(以下简称“动物卫生监督所”)将四被告人查获;已屠宰但尚未销售的生猪胴体11头(共1050公斤)以及猪下货11套(共320公斤)被先行登记保存;经北京出入**疫技术中心鉴定,上述被查获的猪肉均含有沙丁胺醇(瘦**)且水分超标;2015年6月29日,经动物卫生监督所电话通知,被告人胡、闵、张、何自行到动物卫生监督所,后被公安机关带走。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晋的证言证明:其从胡处买猪肉,一共去了10余天,其不参与屠宰,从胡处买的猪肉没有戳也没有检疫票;姓闵的开膛,小何*,胡**,姓张的烧水、打杂,这四人平时基本都在。

2、被告人胡的供述证明:其原来在八里桥市场从事猪肉批发,因近来利润少、不挣钱,其就想自己买活猪屠宰,2015年6月初,其在批发猪肉的时候,和闵、张、何聊天时说了自己的想法,这几人都同意一起宰着卖;后其和闵、张、何一起在其租的梨园镇厂房里进行活猪屠宰,各自按照需要的斤数分,然后拉到市场去卖,也有别人从其这里拉肉,共干了10天左右,其每天都在,闵基本也都在,张有时不在,何*陆续续在这屠宰,来过几天;其以每斤7.8元的价格收购活猪,平均1头猪按每斤10.5元的价格卖,其他人都是各自要了各自卖,价格其说不好;其没有生猪定点屠宰证,其在通州区张家湾镇的一个小市场马路边支散摊卖,还往上营花鸟鱼虫市场的号猪肉摊位送。

3、被告人闵的供述证明:2015年6月初,其在批发猪肉时,胡说批发猪肉太贵了,挣不着钱,想自己宰活猪卖,其和张、何也有这个意思,胡就说有人给送活猪,让搭帮一起干,其几人同意了;6月8日左右,胡联系其几人到一个厂房进行活猪屠宰,胡会告知每天送了几头猪,四人再商量着分,四人一起屠宰活猪,然后各自分多少斤,再拉到集市上卖,截止到6月18日被抓一共干了10天左右;其在通州区张湾集市上或村街里的集市上支散摊卖,1头猪平均按每斤10.5元或11元的价格卖的,猪下货160元1套。

4、被告人张的供述证明:其以前在八里桥市场卖猪肉,后来胡让其一起宰猪,其同意了;其不是每天都去,去的时候胡、闵一般都在,其一般就帮忙打扫,其四人没有定点屠宰证,其也没见过检疫证,也没问过胡这些猪是否经过了检疫;其一般在上马头串村卖,偶尔在小圣庙街里卖。

5、被告人何的供述证明:其一共去过胡的厂房宰猪3次,其褪毛,闵杀,张*下手,胡归置下货,其没见过检疫证和屠宰证。

6、北京市**生监督所出具的现场检查(勘验)笔录、照片、先行登记保存证据通知书证明:案发现场的情况及从四被告人处共查获生猪胴体11头、猪下货11套。

7、北京出入**疫技术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食品检验机构资质认定证书、实验室认可证书、检验报告授权书及关于检验报告情况说明证明:送检的5份猪肉样品均水分超标且均检出沙丁胺醇;送检的4分淋巴结样品病毒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北京出入**疫技术中心的检验资质、检验程序及检验结果等均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8、公安机关出具的接报案经过、到案经过、破案经过、移送函证明:本案的案发经过、四被告人到案的具体经过及侦破情况。

9、刑事判决书、电话查询记录、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明:被告人张的前科情况及四被告人的出生日期、住址等自然情况。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胡、闵、张、何私自屠宰并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猪肉,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四被告人行为已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依法均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胡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进行处罚,被告人闵、张、何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胡、闵、张、何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曾因犯罪被判处刑罚,依法可以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胡、闵、何无犯罪记录,四被告人当庭认罪、悔罪,且涉案猪肉已被先行登记保存,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胡、闵、张、何在共同犯罪中的具体行为及作用,本院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对于被告人胡之辩护人刘**、舒**提出的“被告人胡不应被认定为主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胡积极组织人员、提供场地并参与实施了整个犯罪,在犯罪中起重要作用,应当认定为主犯,故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被告人张之辩护人黄金铷提出的“被告人张没有犯罪的故意且情节显著轻微,其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张在明知被告人胡未办理生猪屠宰许可证且屠宰的是未经过检疫的生猪的情况下,仍参与了屠宰和销售,其行为符合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的构成要件,且此类行为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不能认定为情节显著轻微,故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被告人何之辩护人郑**提出的“本案检验报告系抽检,不能确定其余未检测猪肉是否也含有沙丁胺醇”的辩护意见,经查:首先,本案中被查获的所有猪肉均为同一来源,抽检的样品均是随机提取;其次,检验机构具有合法资质,检验程序合法,抽检方式符合相关规定要求;最后,抽检样品猪肉经检验均含有沙丁胺醇(瘦**)且水分超标,因此,可以根据检验报告认定被查获的猪肉均含有沙丁胺醇(瘦**)且水分超标,故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被告人胡之辩护人刘**、舒**及被告人何之辩护人郑**提出的“请求法院对被告人胡、何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及被告人张之辩护人黄金铷提出的“请求法院对被告人张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根据本案的具体情节,对被告人胡、何、张**适用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故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被告人胡之辩护人刘**、舒**及被告人何之辩护人郑**提出的“被告人胡、何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胡、何在动物卫生监督所被公安机关传唤到案,不符合认定自首的条件,故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胡、何之辩护人的其他辩护意见,本院在量刑时予以考虑。综上,本院根据被告人胡、闵、张、何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等,对被告人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闵、张、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胡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29日起至2016年6月28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闵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29日起至2016年3月28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张*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29日起至2016年3月28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何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三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29日起至2016年2月28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缴纳)。

五、先行登记保存的猪胴体十一头、猪下货十一套,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