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欧**与中国工**限公司宁远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12.28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永中法民二终字第54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欧**南因与被上诉人中国工**限公司宁远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宁**民法院(2015)宁**一初字第756号民事判决,于2015年9月24日向本院提起上诉。宁**民法院于2015年11月2日将该案移送至本院后,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22日在本院第七审判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欧**南及委托代理人姜*,被上诉人中国工**限公司宁远支行的委托代理人龙周*、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查明:2012年2月15日,欧**南持身份证在中国工**限公司宁远支行办理开户业务,同时申请办理开通电子银行,开户帐号为:6222081910000278784,欧**南在中国工**限公司宁远支行提供的相关资料上签名确认,同时自行设置了密码。此后,欧**南长期使用电子银行进行业务交易。2014年8月25日至2014年9月7日期间,欧**南的6222081910000278784帐号陆续被转账汇款35,664.97元至他人帐户。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中国工商**宁远支行根据欧**的申请为其办理了开户和电子银行的相关业务。欧**在银行提供的相关资料签名确认,欧**预留密码为本人自行设置。根据《个人电子银行交易规则》第五条规定:“身份认证工具登录密码及支付密码、登录密码是据客户用于登录电子银行的密码,客户注册后首次登录电子银行所用的登录密码是注册时预留的密码;支付密码是客户通过电子银行办理对外转账汇款、在线支付、在线激费等业务时使用的密码……”。从以上交易规定则可以看出客户要办理电子银行转账汇款等业务时,首先要使用登录密码登录本人帐户,需要转账汇款时必须要输入支付密码,才能完成交易。而以上密码系原告自行设置或更改,密码只有欧**所知和自行保管,是在欧**独自控制之下。如果泄漏,从以上转账程序可知与银行无关联。如果客户在登录帐户,利用支付密码请求转账汇款后,银行必须履行,否则银行则侵犯客户“存款自愿、取款自由”的基本权利。综上所述,本案从欧**帐号6222081910000278784转账汇款35,664.97元至他人帐户的业务中,中国工商**宁远支行并无过错,对欧**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欧**诉称中国工商**宁远支行没有保守秘密和保管之责,因密码的保管不是银行的职责,欧**这一诉请理由于法无据,不予采纳。欧**诉称在申请中国工商**宁远支行冻结帐号后,又被转走4924.97元,因欧**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办理了冻结的手续,不予采纳。对欧**诉其工银信使业务被无故停止,因此业务需其本人定制,续期或停止,中国工商**宁远支行无法行使此项权利,且欧**无证据证实工银信使的停止系中国工商**宁远支行的责任,且也不是存款丢失的直接原因,不予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驳回欧**对中国工商**宁远支行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690元,减半收取345元,由欧**负担。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欧**南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2012年2月15日,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处办理了银行开户业务,同时申请开通了电子银行工银信使等业务。上诉人在长期使用银行业务过程中均平安无事,直到2014年8月24日凌晨2时29分,被上诉人无故终止了上诉人的工银信使余额变动提醒业务后,从2014年8月25日至9月7日,上诉人的银行存款被他人无故转走3万余元,上诉人9月7日到被上诉人处申请冻结了本人账号,第二天竟又被他人转走4924.97元。上诉人从未向被上诉人申请停止工银信使业务,被上诉人无故终止上诉人的余额变动提醒服务与第二天便开始发生的上诉人存款被他人转走之事有重要联系,也充分说明被上诉人在保障客户资金安全方面存在重大过错,而原审认定被上诉人无过错明显偏袒被上诉人,也与事实不符。二、原审判决原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处办理了银行业务,双方即建立了储蓄存款合同关系,作为电子银行的经营者,负有保证客户使用电子银行办理业务的安全义务。根据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储蓄存款合同纠纷的原则是过错推定原则,证明储户使用电子银行系统违规操作或储户有过错是被上诉人的责任。本案中,被上诉人无法证明上诉人是由于自身过失致使存款被窃取,而原审法院将证明被上诉人有过错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上诉人,让上诉人承担举证不力后果是不公平的,也是错误的。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本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针对欧**的上诉,中国工**限公司宁远支行答辩称:欧**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对方的上诉,维持原判。

欧**南为证实其主张,在二审期间向本院提交了二份证据:

1、宁远县公安局受案回执,拟证明欧**的存款被盗的事实;

2、短息记录,拟证明欧**的银行账户余额变动提醒服务被终止,导致存款被盗的事实。

对于欧**南提交的证据,中国工商**宁远支行的质证意见为:1、对证据1的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该回执落款时间为9月9日,显示报案时间为9月7日,与欧**南诉请存折上资金被转走的时间不吻合,该证据不属于新证据;2、对证据2的真实性有异议,该证据是复印件,来源不明。

本院对欧**南提交的证据的认证意见为:1、证据1系由宁远县公安局出具,能够证明欧**南因本人银行账户内资金被转走而报案的事实,具备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2、证据2虽为复印件,但该证据显示的银行卡尾号与欧**南的银行卡尾号一致,且金额变动情况与银行出具的账户明细单相吻合,故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

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对原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依据欧**南二审时提交的证据,另查明:2014年8月24日凌晨2时29分,欧**南持有的卡号为6222081910000278784的银行卡终止了工银信使余额变动提醒服务。2014年9月7日,欧**南向宁远县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报案称财物被盗。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当事人二审争议的焦点是:中国工商**宁远支行是否存在违约行为,应否对欧**南遭受的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中国**子银行章程》第八条载明:中**银行对所有使用客户在中**银行设定的身份标识信息(包括账户账号、卡号、用户名、电话或手机号码、终端设备信息等),并按照客户在中**银行设定的身份认证方式通过身份验证的电子银行操作均视为客户本人所为,并以客户发出的指令作为办理电子银行业务的有效依据。欧**南在开通网上银行时,中国工商**宁远支行已提示其认真阅读并遵守《中国**子银行章程》、《中国**子银行个人客户服务协议》相关内容,尽到了提示义务。欧**南主张本案在认定中国工商**宁远支行是否存在违约行为时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因该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本案中,欧**南账户内资金被转走及终止工银信使服务均系通过电子银行操作,欧**南主张中国工商**宁远支行承担赔偿责任,其应当举证证明该银行擅自办理业务,存在违约行为。然而,欧**南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其账户内资金被转走及终止工银信使服务是由于中国工商**宁远支行未履行储蓄存款合同的约定造成,其存款损失亦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保管好个人信息和银行账户信息,导致账户信息被盗、被他人进行恶意操作造成。同时,欧**南还上诉主张自己申请中国工商**宁远支行冻结帐号后,又被转走4924.97元,因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办理过冻结手续,本院对该项事实主张不予支持。因此,欧**南要求中国工商**宁远支行赔偿经济损失的依据不足,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适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690元,由上诉人欧**南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