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宁波**限公司与江苏新**有限公司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11.26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2015)甬鄞商初字第1113号

审理经过

原告宁波**限公司为与被告江**团有限公司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6月1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薛**独任审理。应原告申请,本院依法对被告实施了财产保全。本案于2015年8月24日依法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被告均同意本案继续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宁波**限公司起诉称:2014年11月21日,原、被告签订《代理协议》一份,约定由被告委托原告进口电解铜,每月1000吨,船期自2014年6月至12月;协议还约定原告可指定立远**限公司(以下简称立**司)、逻**限公司执行全部或部分代理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2015年1月14日,原、被告又签订补充协议(编号201401121-A)一份,因铜价大跌,原告已按照协议以6552.95美元/吨采购船期11月的1000吨电解铜,被告需追加保证金人民币1166万元。同日,原告指定的立**司与被告签订补充协议(编号RYNT20140714-A-2)一份,被告委托立**司将涉案货物对应的提单转为世天威仓单,并再次约定开证时间;立**司与被告经协商确认船期11月的1000吨电解铜止损价为5686美元/吨。2015年1月19日,被告向原告出具委托函一份,取消12月船期的1000吨阴极铜采购。2015年1月21日,被告向原告出具确认函一份,同意原原告将船期11月的1000吨电解铜以止损价5686美元/吨转卖,差价损失775963.30美元。综合原、被告就代理协告自行转卖或处理涉案货物,并承诺支付款项4000000元,根据实际价差、费用及损失进行最终结算。2015年1月底,议项下的往来账目,原告的实际损失包括差价损失、开证费、代理费、报关/仓储费、资金占用利息、律师费等共计人民币3035445.19元,应由被告承担。为此,请求判令:一、被告赔偿原告损失人民币3035445.19元;二、被告支付原告律师费人民币107063元。

被告辩称

被告江**团有限公司答辩称:对被告违约的事实没有异议,但原告主张的损失应提供证据证明,律师费应有付款凭证确认已经支付。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代理协议》(编号201401121)一份,拟证明原、被告于2014年11月21日签订协议,就被告委托原告进口电解铜的相关事项达成协议的事实。

2.《补充协议》(编号201401121-A)一份,拟证明原、被告经协商因铜价下跌需被告追加保证金1166万元的事实。

3.《补充协议》(编号RYNT20140714-A-2),拟证明被告委托原告将船期11月份的1000吨电解铜提单转为世天威仓单,并约定后续处理事宜的事实。

4.止损确认书一份,拟证明原、被告于2015年1月14日确认船期11月份的1000吨电解铜止损价为5686美元/吨的事实。

5.《委托函》一份,拟证明被告委托原告取消船期12月份的电解铜采购的事实。

6.《确认函》一份,拟证明被告同意原告自行处理船期11月份的电解铜,并确认其违约、愿意承担违约责任的事实。

7.销售合同(编号RYWX2015012201)、付款凭证、点价确认函、发票各一份,拟证明原告将500吨电解铜转卖给万向资**有限公司、价款2774326.94美元(5547.50美元/吨)的事实。

8.销售合同(编号RYCP20150128)、信用证、点价确认函、发票各一份,拟证明原告将300吨电解铜转卖给中国包装进出口总公司、价款1735917.17美元(5796.67美元/吨)的事实。

9.销售合同(编号RYHF20150128)、信用证、点价确认函、发票各一份,拟证明原告将200吨电解铜转卖给华发**限公司、价款1139348.11美元(5667.75美元/吨)的事实。

10.往来账目结算清单、往来邮件一组,拟证明原告的实际损失为3035445.19元(其中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一律按6.2元计算)的事实。

11.进口押汇通知书、信用证、借记通知书一组,拟证明进口押汇产生的资金占用利息损失26657.65美元、船期12月份的电解铜信用证开证费人民币32889.36元、船期11月份的电解铜信用证开证费人民币32968.85元的事实。

12.仓储费发票及付款凭证一组,拟证明原告支付给上海洋山**流有限公司港口堆存费、滞箱费、仓储费等费用人民币47545.55元、17752.48美元的事实。

13.委托代理合同、发票、付款凭证各一份,拟证明原告支付律师费人民币107063元的事实。

被告未提交证据。

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被告的质证意见及本院认证意见如下:原告的证据1-6,被告均无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认定。原告的证据7、8、9,被告对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系原告与第三方签订的合同,被告无法确认。本院认为,销售合同所涉货物以及相关的交易凭证和证据12中的物**司放货凭证能够相对应,故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原告的证据10,被告对邮件的真实性不清楚。本院认为,该组邮件中双方联系人系原、被告公司人员,邮件的内容均与所涉电解铜交易有关,部分邮件内容与协议内容能够印证,故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原告的证据11,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关联性问题在说理部分阐述。原告的证据12,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原告的证据13,被告无异议,对于支付律师费的标准由法院审核。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经核实对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定。

综合原、被告诉辩意见、举证、质证和本院认证意见,确认本案如下事实:

2014年11月21日,原、被告签订《代理协议》一份,约定:1.进口货物描述,被告委托原告进口电解铜,品牌ABRA、SMCV等,数量每个月1000吨,协议期限7个月,总计7000吨(+/-2%),船期2014年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2.委托事项,被告委托原告从Freeport-McMoRansalescompanyincorporated进口上述货物,签订进口合同,并再次确认被告知晓并接受进口合同全部条款,原告在进口合同项下可能遭受的所有损失与责任均由被告承担。3.开证,原告在货物装船前十天开立即期信用证或远期信用证。4.费用承担,被告必须于原告开证前将履约保证金人民币贰佰伍拾万元整汇入原告账户;原告开立即期信用证或远期信用证的开证费和承兑费用由被告承担,实际费用以银行出具的凭证为准;被告承担原告从对外付汇至收到被告信用证承兑电文第二天的银行融资费用,融资利息暂定按年化libor+3.8%,实际以银行出具的凭证为准。5.代理费,原告向被告收取开证总额3‰作为代理费。6.付款,被告必须在开证行收到原告银行寄出的单据当天及第二天承兑,除保证金人民币贰佰伍拾万元整外,其他费用(包括但不限于条款4和5)通过被告向原告采购的货物价格里面来支付,由此被告向原告采购的货物总额为:(点价价格+升贴水)*提单总净重+原告垫付保证金费用+原告开证费用+原告承兑费用+银行融资费用+代理费+90天美金证利息。7.保证金追加,原告代理被告与外商签订采购合同之日起至被告开立信用证作出承兑前,如果铜价下跌,原告应书面通知被告按相应跌幅追加保证金。10.违约责任,被告任何违约情形,致使原告所遭受损失超过违约金(或履约保证金)金额的,被告还需按实际损失金额赔偿给原告;同时,被告应承担原告为主张本协议项下权利而发生的合理律师费用。15.原告可指定REYARDINTERNATIONALHOLDINGSCO.LIMITED(立远**限公司)、LOGOSINDUSTRIALCO.LTD执行全部或部分本协议项下的权利和义务。双方还约定了其他相关事项。被告依据合同约定向原告支付了履约保证金人民币2500000元。原、被告完成了2014年6月-10月的电解铜交易。原告还按约采购了船期11月份的电解铜1000吨,并于2014年12月1日开立船期11月份的电解铜信用证(编号LC1900314001872)、于2014年12月18日开立船期12月份的电解铜信用证(编号LC1900314003961),开证金额分别为6869200美元、6584930美元,原告分别于2014年12月1日、2015年1月5日支付开证费人民币32968.85元、32889.36元。

2015年1月14日,原、被告签订《补充协议》一份,约定:现被告未能及时履行代理协议项下船期11月份1000吨ABRA的开立信用证的合同义务,同时,原告已按照代理协议约定以6552.95美元/吨采购船期11月份1000吨ABRA,现铜价大跌,按照代理协议第7条约定,截止2015年1月14日,被告需追加保证金共计人民币壹仟壹佰陆拾陆万整;被告需在2015年1月19日前补足保证金70%即人民币捌佰壹拾陆万贰仟元整,至2015年1月22日止支付完全部保证金共计人民币壹仟壹佰陆拾陆万元整,若被告未在上述时间内支付完成全部保证金,原告有权自行处理船期11月份、12月份的2000吨阴极铜,并保留向被告追索因此遭受的所有损失的权利。签订上述补充协议当日,被告与立远**限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一份,约定:船期11月份ABRA已于2015年1月2日停靠在上海洋山一期码头,现被告委托将此货物对应的提单转成世天威仓单,被告承诺由于未能及时开证所造成的所有费用(包括但不限于滞报费、滞箱费、入库费、仓储费、商检费、THC费用等)均由被告承担;被告将在2015年1月28日前开立符合主合同约定的信用证,信用证交单单据由主合同约定的提单变更为世天威仓单;若被告未能在2015年1月28日前开立信用证,立**司有权单方解除主合同项下船期11月份1000吨ABRA的交易,自行处理相应货物,由此产生的差价损失及所有费用均由被告承担。同日,立**司向被告发出《止损确认书》,确认止损价格如下:止损日期2015年1月14日,止损价格5686.00美元/吨,数量1000吨,调期费待平仓时确认。2015年1月19日,被告出具《委托函》一份给原告,主要内容为:因被告授信到期,无法履行开立信用证的合同义务,经与Freeport-McMoRansalescompanyincorporated协商,取消12月船期的阴极铜采购,委托原告取消签订的合同项下12月份1000吨阴极铜采购,并拒收信用证项下全套正本单据;委托原告取消合同RYNT20140714项下12月份1000吨电解铜购销;由此产生的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开证费人民币叁万陆仟柒佰捌拾柒元柒角柒分)及法律后果由被告承担。2015年1月21日,被告出具《确认函》一份给原告,确认:根据原、被告签订的合同及补充协议,被告未在2015年1月19日前支付约定的保证金,已构成违约;针对船期11月份1000吨阴极铜,同意原告自行转卖或处理该批货物,被告确认在2015年2月16日前支付贰佰万元整,在2015年3月1日前支付贰佰万元整;待原告处理完该批货物后,根据实际价差、费用及损失进行最终结算,多退少补;如被告未履行上述约定,愿意按合同及补充协议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原告的所有实际损失。就11月份船期的1000吨阴极铜,中国银**宁波市分行于2014年12月19日押汇付款,押汇金额为6783033.51美元,押汇期限70天,押汇汇率3.24535%。

立**司分别于2015年1月22日、26日、28日将船期11月份的1000吨电解铜出卖给万向资**有限公司、中国**总公司、华发**限公司,数量分别为500(+/-5%)、300(+/-5%)、200(+/-5%)公吨,每公吨货物价格为在点价期内任意未知的LME价格调期到2015年3月18日、2月18日,并加合同升水的价格,在世天威(上海)保税区仓库交货,并约定自买方银行收到信用证项下单据(或仓库货权转移确认单)的第二日起的仓储费用由买方承担。上述三份合同所涉价款分别为2774326.94美元(5547.50美元/吨)、1735917.17美元(5796.67美元/吨)、1139348.11美元(5667.75美元/吨),原告收到价款的日期分别为2015年1月28日、1月29日、2月5日。

根据原、被告的往来邮件确认,对船期9月份的电解铜价款,原告应向被告退款10688.86美元;对船期10月份的电解铜价款,被告应向原告补足价款43818.49美元。原、被告还以邮件方式对船期11月份的电解铜转卖进行了确认,原告告知被告其卖出的500吨、300吨、200吨电解铜升贴水分别为USD80.00/MT、USD77.00/MT、USD73.00/MT。

原告向上海洋山**流有限公司支付了船期11月份的电解铜(总量计1000.595吨)港口堆存费人民币5634元、滞箱费人民币41911.55元及其他费用

16410.38美元,还支付了放货前的转货权指令费用、仓储费共计1342.10美元。

同时查明:原告为诉讼向浙江**事务所支付律师费人民币107063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就电解铜采购签订的《代理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均为双方的真实意思,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被告在合同履行期间提出终止履行剩余电解铜采购的要求,原告据此就未履行的部分终止交易,视为双方对合同解除达成一致。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被告在2015年1月21日出具给原告的《确认函》中确认了己方的违约行为并愿意承担因此导致的原告损失,故被告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赔偿原告损失。关于原告主张的损失由未付清货物价款、信用证开证费、代理费、押汇利息、支付给物**司的费用、另行出卖货物的差价以及律师费构成,各项主张是否成立,应按约分析认定。关于被告未付清的电解铜价款,根据双方的往来邮件确认,被告就船期9月份的电解铜多付款10688.86美元,就10月份船期的电解铜应补足价款43818.49美元,则被告实际尚未付清的价款为33129.63美元,该款按被告发邮件确认时间2015年1月22日的中**银行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中间价6.1247元折算成人民币为202909.04元。关于原告主张的船期11月份、12月份的电解铜开证费,根据合同第4.2条约定信用证开证费和承兑费由被告承担;虽然被告在2015年1月19日发函取消船期12月份的电解铜采购,但船期12月份的信用证开证费人民币32889.36元已经在2015年1月5日实际发生,船期11月份的信用证开证费32968.85元也已经由原告支付,故该两笔信用证开证费共计人民币65858.21元均应由被告承担。关于原告主张的代理费21019.75美元,根据合同第5条约定,代理费按开证总额3‰收取,船期11月份电解铜的信用证开证金额为6869200美元,故原告应收取代理费为20607.60美元,该款按开立信用证当日2014年12月1日的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中间价6.1345元折算成人民币为126417.32元;原告要求按开证金额上浮2%计算代理费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资金占用利息损失26657.65美元自银行押汇付款之日即2014年12月19日起计至原告分别收到买家支付的货款之日(2015年1月28日、1月29日、2月5日);根据合同第4.3条约定,被告承担原告从对外付汇至收到信用证承兑电文第二天的银行融资费用,原告主张的损失即为信用证到期时,银行代原告支付信用证项下款项后产生的短期融资利息,应自银行押汇付款次日即2014年12月20日起计算,按银行确定的押汇汇率3.24535%计算,押汇利息分别为12224.89美元、5036.80美元、8784.49美元,分别按到款当日的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中间价6.1282元、6.1335元、6.1366元折算成人民币为74916.57元、30893.21元、53906.90元,合计159716.68元。关于原告主张的代理进口产生的费用,包括其向上海洋山**流有限公司支付的港口堆存费人民币5634元、滞箱费人民币41911.55元及其他费用16410.38美元,还支付了放货前的转货权指令费用、仓储费共计1342.10美元,均系原告为进口船期11月份的电解铜并因出卖而支付的费用,按约应由被告承担;其中其他费用16410.38美元按原告付款当日2015年1月30日的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中间价6.1370元折算成人民币为

100710.50元,转货权指令费用、仓储费1342.10美元按原告付款当日2015年2月13日的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中间价6.1288元折算成人民币为8225.46元。关于原告主张的货物差价损失775963.30美元,根据原、被告于2015年1月14日签订的补充协议,被告确认原告自行处理相应货物后产生的差价损失由其承担;原告据此签订了三份销售合同,将船期11月份的电解铜分三次出卖,得款共计

(2774326.94美元+1735917.17美元+1139348.11美元)5649592.22美元,该批电解铜采购价为6556849美元(6552.95美元*1000.595吨),产生的现货交易亏损

907256.79美元;原告在向买受人交货前还根据被告确认的止损单价5686.00美元进行了期货交易,期货交易盈利总计131293.49美元,对原告进行的期货交易行为被告没有证据证明损害其利益,故本院对原告主张的货物差价损失775963.30美元予以支持,该款按最后一次交易付款日2015年2月5日的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中间价6.1366元折算成人民币为4761776.39元。关于原告主张的律师费人民币107063元,系因被告违约发生,且律师费的收取标准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亦予以支持。原告对于按美元结算的费用及损失部分要求按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6.2元统一计算的依据不足,本院对原告的该主张不予支持。上述款项总计

5580222.15元,扣除被告支付给原告的履约保证金人民币2500000元,尚余款3080222.15元应由被告承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江**团有限公司支付并赔偿原告宁波**限公司款项3080222.1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宁波**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及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

本案受理费31940元,由原告宁波**限公司负担498元,被告江**团有限公司负担31442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江**团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民法院。上诉人在收到本院送达的上诉案件受理费缴纳通知书七日内,凭判决书向浙江省**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窗口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如银行汇款,收款人为宁**政局非税资金专户,帐号:3792,开户银行:宁**国银行营业部。如邮政汇款,收款人为宁波**民法院立案室。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号。逾期不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