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李**诉被告灵丘县**有限公司、刘**修理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07山西省灵丘县人民法院(2015)灵商初字第111号

审理经过

原告李**诉被告灵丘县**有限公司、刘**修理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7月1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8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及委托代理人马某某与被告刘**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2008年,原告在运输公司大院内自己开了个修理店铺,主要修理汽车发动机、底盘、保养车辆等。被告刘**也在该院内三股合伙开办了骏腾**任公司,该公司专门负责汽车的钣金等事务。从原告开修理店开始,有些如交警队、政法委的车辆、也有些个人车辆。修完后,被告刘**就让将修理费用记到他的名下,因为原告曾和他合伙买车,所以对他比较信任。将账记到他的名下,可谁曾想这些年过去了,刘**至今也没给原告算账,经统计共欠原告修理费69876元。虽经催要,但一直以各种理由拖着不给,无奈之下,原告故诉至贵院,1、责令被告立即给付拖欠原告的修理费用69876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灵丘县**有限公司及被告刘**辩称:原被告存在相互介绍业务及记账时相互记载对方名下的情况,由于我们厂是经营钣金的、原告是修理车辆业务的,所以在结账方面有当时就结的也有记账的。在修理单位的车辆时候我们就以骏**司名义,因为涉及票据,有个人业务给现金就及时分配了。虽本人作为公司法人代表,但本人不去经营,对具体欠原告多少钱并不清楚,具体是厂长郭**和原告间业务往来,本人只对给原告出具7500元的欠条认可。另外,原告欠厂5年房租共计20000元及电费400元,要求原告给予支付。

本院认为

在开庭审理中,结合原告的起诉理由和被告的答辩意见,并经当事人同意本案的争议焦点是:

原告主张费用的标准和依据。

原告针对自己的主张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1、修理费明细、收据,拟证实被告在原告处修理车辆费用明细;

2、欠条一支,拟证实被告刘**欠原告款情况;

3、书面证明2份,拟证实灵**法委、县招商局在李**处修车,后单位将修理费用打到了刘**账户。

经庭审质证,被告刘**对原告提交的1号证据认为是原告自己记的流水帐,其中其个人欠原告18436元,厂里欠原告3790元。对3号证据认可,但招商局的证明已是七八年前的账了,我们之间一直有业务往来,一般其结回账来,就会付清原告的款。另外第一次庭审时从李**提交的证据中其没有发现付过他5000元的证据,在庭后才发现了,其要求再扣除这5000元款。原告认为该付过的5000元款是在被告刘**岳父修理厂干活后刘**给的款,与诉讼要求的款无关。

综上,对原被告双方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据此查明如下事实:2008年以来原告经营汽车修理,与被告灵丘县**有限公司有业务往来。原告以流水记账方式记载与被告公司往来的业务。涉及到单位车辆修理款项遂以被告公司名义出具发票。经庭审质证,被告公司对欠原告3790元认可。被告刘**对欠原告18436元认可。

本院认为:原告李**与被告灵丘县**有限公司有长期业务往来,形成合作关系。鉴于原告向法庭提交的证据系自己记载的流水明细,无被告灵丘县**有限公司人员的相关签字,故本院仅对双方认可的账目予以确认。关于被告刘**认为原告自己记的流水明细中有其曾付过的5000元款,应再从其认可的18436元中给予扣除的抗辩意见。鉴于被告刘**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实,且原告对此有异议,故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灵丘县**有限公司及被告刘**要求原告给付租被告房屋费用及用电费的意见。因二被告未提起反诉之诉,在本案中不予处理,可另行起诉。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1、被告灵丘县**有限公司给付原告李**修理车辆款3790元;

2、被告刘**给付原告李**修理车辆款18436元。

上述给付款项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47元,由原告李**承担1191元,灵丘县**有限公司承担61元、被告刘**承担29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西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