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威海**限公司(反诉被告)(组织机构代码与郑**(反诉原告加工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06威海市环翠区人民法院(2015)威环商初字第926号

审理经过

原告(反诉被告)威海**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郑**加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威海**限公司之法定代表人都大伟和委托代理人王**,被告(反诉原告)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反诉被告)威海**限公司诉称,2015年6月22日,原告提供纱线委托被告加工毛衫织片3450片、缝合织片4170片,至2015年7月13日双方对账确认原告应给付被告加工费35600元。之后,原告又委托被告加工毛衫织片2490片,加工费14566.5元,共计50166.5元,原告方于2015年7月17日通过德**公司向被告付款51892元,加工费已经付清,但被告以原告方与他方尚有纠纷为由拒不通知德**公司放货,导致涉案货物一直积压在德邦物流仓库中,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交付加工货物(共计三十八包)。

被告辩称

被告(反诉原告)郑**辩称,原告诉请不属实,因原、被告于2014年3月份开始合作,至2015年7月13日原告欠被告货款共155600元(包括2015年7月13日货物加工费35600元,但不包括2015年7月17日货物加工费21500元),后2015年7月13日原告与被告达成协议,要求以到付货款的方式支付加工费155600元,剩余的货物以5.85元/件计算加工费,所有的物流费由原告承担。后原告于2015年7月13日发了一次货共40包,2015年7月17日又发了一次货共多少包记不清了,可能是5包或7包,2015年7月13日货物的加工费是35600元,2015年7月17日货物的加工费是21500元。2015年7月13日40包货物发到威海后原告由于资金紧张没有支付货款155600元,要求其将德邦物流的货单修改,其将40包货物发往威海德邦,并告知德邦物流由原告先取走一部分货物大约5包左右,并支付50000元加工费,剩余加工费原告到款后向被告支付,剩余货物留在威海德邦物流。后2015年7月17日其又向威海发送了大约3包货物,加上之前发送至威海德邦物流的35包共计38包,就是原告就本案申请查封的货物。涉案原告要求交付的货物加工费原告已经支付共35600元,就是原告于2015年7月13日提取货物支付的51289元,其中的1289元是支付德邦物流的运费,余款14400元是支付之前的加工款,其不同意原告取走上述货物,并提起反诉,要求原告给付之前欠被告的加工费127100元及利息(自2015年12月16日起至原告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原告对被告的反诉主张辩称,本诉与反诉没有法律关系,被告已经认可原告要求交付的货物已经付清加工费,且被告称其系淅川**有限公司的员工,主张原告欠淅川**有限公司加工费,即便反诉理由成立,也应当是由淅川**有限公司提出,而不应该由被告个人名义提出,要求驳回被告的反诉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自2014年3月份左右起委托被告进行织片缝合加工。2015年原告共委托被告加工两批货物,2015年7月13日,原告的员工董**与被告签署了发货清单一份,载明FET编织共3450件(每件加工费5.85),O3DR缝合4170件,加工费共计35600元;退回O2DR未缝半成品5440件;发德邦快递代收35600元,共四十包;如发生争议,双方可向威**法院起诉。后被告于2015年7月13日通过德邦物流向原告送达加工完成的货物40包,总加工费为35600元。货物到达后,原告付款50000元及运费1289元,仅取走货物5包,剩余35包由被告更改快递单,仍留在威海德邦物流,后被告又向德邦物流发送剩余的货物3包,共计38包,该38包货物分两次向原告发送,分别为2015年7月17日、2015年7月19日。原告取上述货物时,被告拒绝支付,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处理。

庭审中,被告为证实其为原告加工货物的数量及价款,提供了如下证据:1、原告于2014年向其发送的合同6份(2份复印件、4份原件),合同开头载明定作方为原告,承揽方为被告,合同内容记载了具体的加工内容、质量标准、货物验收等事项。在合同最后的甲方处载明的为原告,乙方处载明的为金子龙或淅川**有限公司。2、被告与董**2015年7月13日签署的协议一份,载明本协议签署后,被告立即通过德*物流向原告发货40包,并由德*物流代收原告欠被告加工费155600元,包括被告之前欠款120000元及2015年已打包好加工费35600元,剩余货物,被告也以此模式发送给原告,每件按5.85元计算。原告收到被告发的货,必须先付清被告的加工费(德*代收)。原告不能准时打款提货所造成的损失,由原告负担。发货一切费用由原告承担(德*费用)。原告对第一份证据中原件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认为4份合同中双方为原告和淅川**有限公司,而不是被告,对2份复印件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董**签字确认的协议书中董**的签字没有异议,但认为董**并没有授权签署上述事项。

庭审中,被告第一次到庭时主张其是河南省**有限公司的员工,但未提供证据证实,第二次到庭又主张其不是河南省**有限公司的员工,是其个人承揽加工事项后转包给河南淅**有限公司,并提起反诉,要求原告给付加工费127100元及利息,第三次庭审又主张其是河南省**有限公司的员工,主张反诉的127100元的加工费是原告欠河南省**有限公司的加工费,认为应当向河南省**有限公司支付。

另查,原告于2015年8月12日主张因涉案加工完成的货物应于2015年8月15日交货,为避免原告的不能按时交货造成的损失,原告申请扣押涉案被告加工完成的外包装黄色的大包毛衫织片34包、外包装白色的小包毛衫织片4包,并交纳保证金120000元

上述事实,有合同及当事人的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委托被告进行织品加工,并向原告支付加工费,原、被告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加工合同关系。本案中,虽然被告主张其是淅川**有限公司的员工,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且原、被告均认可2015年度原告共计委托被告个人加工两批货物,而被告自认两批货物共43包,除了2015年7月13日发送的40包原告已经给付加工费35600元,主张剩余的3包加工费为21500元,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原告不予认可。而原告实际支付50000元,除了2015年7月13日发送的40包的加工费35600元,余款14400元可视为对第二批货物加工费的支付,故就涉案的38包货物,原告已经支付了加工费,被告应当向原告交付货物,故原告要求被告给付上述货物,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对被告反诉要求给付127100元,因被告提供的6份合同均是原告与淅川**有限公司签订,被告并非合同的当事人,且被告认可款项应当向淅川**有限公司支付,虽然被告主张是公司职工,代表公司主张,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故其要求原告给付上述加工费及利息,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若欠款事实存在,淅川**有限公司可另案向原告主张。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的反诉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十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二百五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反诉原告)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反诉被告)交付位于德**公司的外包装黄色的大包毛衫织片34包、外包装白色的小包毛衫织片4包(上述38包毛衫织片已经由原告申请扣押);

二、驳回被告(反诉原告)要求原告(反诉被告)给付加工费127100元及利息(自2015年12月16日起至原告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反诉原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700元,反诉费2842元,保全费1120元,由被告(反诉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