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吕**、郭**与唐**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12.31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永中法民二终字第62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吕**、郭**因与被上诉人唐**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法院(2015)永**初字第1930号民事判决,于2015年10月19日向本院提起上诉。冷水**法院于2015年11月24日将该案移送至本院后,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9日在本院第七审判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吕**、郭**及委托代理人龙**,被上诉人唐**及委托代理人唐**、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查明:1994年9月1日,唐**与原冷水滩市水浪坝乡棉花塘村新建村民小组签订了耕地承包合同并领取了集体土地承包经营证,承包了该组5.1亩耕地。2004年2月12日,由村支书刘**执笔,书写了一份承包土地转让协议,内容为“我唐**、唐**由于年事已高,原承包耕地无力继续,自愿将原承包耕地5.1亩退一半即2.55亩交给村组,由集体另行发包给吕**耕种,以后退去的2.55亩耕地的权利义务均由吕**享有和承担,与我唐**夫妇无关,本协议完全是我们自愿,决无反悔。并经村支两委同意和见证。”唐**作为转让人、吕**作为承让人在协议上签名,村支书刘**、村主任候选人严**作为见证人亦在协议上签名。该协议未经发包方新建村民小组同意。之后,唐**将其承包的5.1亩耕地中的2.3亩(具体为龙家冲:长丘0.45亩、四方丘0.6亩,水库进田:大丘0.7亩、路下四方丘0.35亩、小四方丘0.2亩)交给吕**、郭**耕种并领取粮食直补资金。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是一起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纠纷,法律规定土地承包合同自成立之日起生效,承包方自承包合同生效时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是依照法律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合同而设立,是一种合同授权。村民要获取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必须与集体经济组织签定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应当依法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方式流转,当事人双方应当签订书面合同。

唐**自1994年依法签订土地承包合同,该合同合法有效,唐**取得了土地承包经营权,承包合同有效期三十年。本案争执的焦点问题为唐**将耕地流转给吕**、郭**的行为是转让还是转包。1、从唐**的流转行为来分析,唐**与吕**经刘**、严满元见证签署了协议,但并未经所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或代表开会、讨论,亦未经得其同意,此转让在程序上不符合法律规定;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的规定,承包方未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让方式流转其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合同无效;2、唐**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直未变更登记为吕**、郭**,粮食直补资金发放给吕**、郭**只能证明本案所涉耕地由吕**、郭**实际耕种,不能证明双方之间以转让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故吕**、郭**耕种唐**承包耕地的行为应属于转包。

综上所述,吕**、郭**虽然实际耕种了诉争耕地,只是依据与唐**之间的协议转包本案所涉耕地的承包经营权,而非合法承包经营权人,唐**才是诉争耕地的承包经营权人。诉争耕地的承包经营权的权属明确,吕**、郭**应按唐**的要求返还唐**承包的耕地,因查明的诉争耕地面积为2.3亩,故对唐**要求吕**、郭**退还2.55亩农田的诉请,法院予以部分支持。唐**诉请要求吕**、郭**赔偿其经济损失10,000元并无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二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三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吕**、郭**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返还唐**承包的2.3亩耕地(具体为龙家冲:长丘0.45亩、四方丘0.6亩,水库进田:大丘0.7亩、路下四方丘0.35亩、小四方丘0.2亩);二、驳回唐**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吕**、郭**负担。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吕**、郭**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应予遵守和维持。本案转让协议在签订前征得了村组的同意,其中村里开了一个专门会议,该村新建组组长和党员、代表参加了会议,会上得到一致通过。签订后不久,上诉人就向组里交纳了500元入户费并将户口迁入该村组,虽然该组没有书面同意的文字依据,但以其接收入户费和组长、党员参加村委会的会议表决等行为表明对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之间的转让行为是同意的,而且上诉人耕种受转让的耕田已连续达十余年之久,交纳相关税费,领取了相应补偿,享受了相应的承包经营权,承担了相应的义务。对此,该组村民无任何异议,从既成事实上说明该组村民对这种转让行为是同意的。何况这种方式转让在当地是十分普遍的,一审法院以未经组集体同意而否认转让的效力是明显错误的。二、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被上诉人自2004年2月与上诉人签订转让协议后,从未提出过异议,更不存在向上诉人主张协议无效的事实,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2年诉讼时效。综上,请求本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针对吕**、郭**的上诉,唐**答辩称:一、双方之间并不存在承包耕地转让的事实,上诉人没有任何证据证实其对本案诉争土地享有承包权,引发本案争议的是刘**隐藏、毁灭了本应该由当事人双方保存的借地协议书原件,上诉人向法庭提交的是与原借地协议书内容完全不同而且模糊不清的复印件,该复印件是虚假证据。二、没有任何证据证实发包方已将诉争土地的经营权发包给了上诉人。三、上诉人不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人员。四、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综上,原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对方的上诉,维持原判。

吕**、郭**为证实其主张,在二审期间向本院提交了三份证据:

1、由棉花塘村新建组部分村民签名并加盖该组公章的书面证明,拟证明本案《承包耕地转让协议》是经过棉花塘村新建组同意的;

2、证人蒋*新的证言,拟证明本案《承包耕地转让协议》是经过棉花塘村和新建组同意的;

3、证人唐**的证言,拟证明棉花塘村新建组同意唐**将诉争土地转让给吕**耕种,该转让行为经过了新建组同意。

对于吕**、郭**提交的证据,唐**的质证意见为:1、对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该证据是虚假证据,吕**、郭**无权承包诉争土地;2、对证据2的真实性有异议;3、对证据3的真实性有异议,新建组并未签字表决同意转让诉争土地承包经营权。

本院对吕**、郭**提交的证据的认证意见为:1、证据1加盖了棉花塘村新建组的公章,表明该组知道唐**与吕**签订《承包耕地转让协议》的事项,故本院对棉花塘村新建组知道唐**将诉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吕**的内容予以采信,对其他证明内容不予采信;2、证据2与一审时刘**、严满元的证言能够相互印证,能够证明唐**与吕**签订《承包耕地转让协议》,且棉花塘村同意唐**将诉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吕**的内容,但并不能证明新建组已经同意唐**将诉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吕**,故本院对该证言的证明内容予以部分采信;3、证据3只能证明唐**知晓唐**已将诉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吕**,不能证明新建组已经同意唐**将诉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吕**,故本院对该证言的证明内容予以部分采信。

唐**为证实其主张,在二审期间向本院提交了一份证据:由棉花塘村新建组部分村民签名并加盖该组公章的书面证明,拟证明蒋**、唐**作出的证言是虚假的。

对于唐**提交的证据,吕**、郭**的质证意见为:该证据的部分证明内容是真实的,有部分证明内容不真实,在该证明上签名的只有桂小*参加了村里的会议,其他签名的新建组村民并未参加会议,但部分村民未参加会议并不代表没有开过会,村里开会通常是村组干部、党员参加。

本院对唐**提交的证据的认证意见为:该份证据上同样加盖了棉花塘村新建组的公章,表明新建组知晓唐**与吕**进行耕地流转事宜,同时能够证明部分新建组的组民并未参加过与该土地流转相关的会议,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内容予以部分采信。

本院查明

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依据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证据及庭审调查情况另查明:吕**、郭**于2004年2月17日将户口迁入冷水滩区仁湾镇棉花塘村新建组,唐**与吕**、郭**现均系冷水滩区仁湾镇棉花塘村新建村民小组的村民。冷水滩区仁湾镇棉花塘村新建村民小组知晓唐**将诉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吕**,但一直未明确表示是否同意转让。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吕**、郭**向法院提交并经质证的《承包耕地转让协议》虽系复印件,但有证人刘**、严**、蒋**的证言佐证,故可证明该协议的真实性。唐**虽主张自己未与吕**签订过《承包耕地转让协议》,而是签订了借地协议书,但并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故本院对其该项主张不予支持。吕**、郭**在庭审中主张本案诉争土地的发包方应为棉花塘村民委员会而非棉花塘村新建村民小组,并提供了证人证言予以证明。然而,签订于1994年9月1日的《耕地承包合同》显示本案诉争土地的发包人为棉花塘村新建村民小组,棉花塘村民委员会仅为鉴证机关,该《耕地承包合同》的证明力明显强于证人证言,故本院对吕**、郭**的前述主张亦不予支持。关于本案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方式是转让还是转包的问题,双方虽未办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变更登记,但有无办理变更登记并非认定流转方式是转让还是转包的决定性因素,而从唐**与吕**签订《承包耕地转让协议》的内容来看,唐**是将其耕种的部分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交还给村、组,并由集体另行发包给吕**耕种。因此,应认定本案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方式是转让而非转包。

本案应定性为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双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吕**与唐**签订的《承包耕地转让协议》是否无效。《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承包方未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让方式流转其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合同无效。但发包方无法定理由不同意或者拖延表态的除外。”就本案而言,唐**虽然提出棉花塘村新建村民小组未对诉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流转事项进行开会讨论,主张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未经得发包方同意,但唐**也并未提供棉花塘村新建村民小组明确表示不同意其将部分耕地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吕**的证据。吕**、郭**夫妇自2004年起实际连续经营、管理诉争土地至今,作为诉争土地发包方的棉花塘村新建村民小组知晓唐**采取转让方式流转其土地承包经营权给吕**一事,但一直未明确表示是否同意转让,属于拖延表态的情形。同时,本案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行为并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流转原则。因此,本院认为依据现有证据不能认定吕**与唐**签订的《承包耕地转让协议》属于无效合同。在本案《承包耕地转让协议》未被确认为无效合同的情况下,吕**、郭**有权在原《耕地承包合同》的承包期限内继续占有、使用诉争土地。唐**要求吕**、郭**退还借种的诉争土地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不予支持。吕**、郭**的上诉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综上,原审法院认定部分事实不清,实体处理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2015)永**初字第1930号民事判决;

二审裁判结果

二、驳回唐**的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2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合计75元,由被上诉人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