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海**有限公司与武**集团汉阳钢厂仓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12.29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15)杨民二(商)初字第586号

审理经过

原告上海**有限公司诉武**集团汉阳钢厂仓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15日受理后,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原告于同年5月19日向本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本院对原告的申请审核后裁定冻结被告人民币(以下所涉币种均指人民币)32,523,510.93元或查封、扣押其相等价值的财产或财产性权益。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经审查后裁定予以驳回。被告不服提出上诉,上海**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12日作出(2015)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108号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审理中,原告向本院申请追加武汉钢铁**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鄂城钢铁公司)为本案第三人,本院于2015年8月28日通知鄂城钢铁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本案于2015年10月9日及同年11月30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孙**、周*,被告委托代理人李**均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鄂城钢铁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两次开庭均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上海**有限公司诉称:2014年11月与被告签订仓储加工合同,约定原告将钢材存在被告处并委托被告保管。未经原告许可,被告不得将货物转交第三人仓储保管,不得自行使用或许可第三人使用货物。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原告与第三人鄂城钢铁公司签订4份产品购买合同,约定原告向鄂城钢铁公司采购4批螺纹钢,共计19,418吨,交货地点为被告仓库。第三人鄂城钢铁公司将4批螺纹钢交至被告处,但被告称只收到14,719.134吨,其余未收到。在原告至被告处提货时,被告对已收到的货物亦不能全部交付,原告遂起诉要求:1、被告向原告交付螺纹钢约9730.819吨,如不能交付则赔偿原告损失31,917,086.32元(以每吨3280元计算);2、被告承担货款利息损失606,424.61元(暂计至2015年5月20日)。审理中,原告变更诉请,要求被告向原告交付鄂钢生产的螺纹钢5039.649吨,若不能交付其中任何部分,则按不能交付部分以原告采购价的平均价为依据赔偿损失14,783,296.90元。被告承担原告货物检验费12,600元。对被告所称未收到4698.866吨螺纹钢部分暂不主张。

被告辩称

被告武**集团汉阳钢厂辩称:原告提取5039.649吨螺纹钢是原告的义务,不构成诉讼请求。钢材标准件不可能依据不同货主进行仓储,只能依据货种分类仓储,同银行存放钱款的原理。钢材存库时间太长会发生锈蚀导致价值贬损,仓储单位会按照钢材品相先进先出。原告已经从被告处提取了9000多吨钢材,都是按照先进先出。原告变更诉请是滥用诉权,请求驳回。对原告提供的一览表中尚存于仓库中钢材的规格、数量无异议,其中价格与被告无关,被告只是负责仓储。原告与被告结算仓储费后可以提走钢材。

第三人武汉钢铁**责任公司未到庭陈述意见。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4年11月10日原告与被告下属运输科签订仓储加工合同,约定原告将钢材存在被告处并委托被告保管。未经原告许可,被告不得将货物转交第三人仓库保管,不得自行使用或许可第三人使用货物。提货凭原告提货单原件或提货单传真件,提货单传真件提货时还需收到原告指定人员电子邮箱发出的邮件。被告应当按照原告提供的货物情况进行入库验收,如发现不符,应在货物入库时当场通知原告并在送货单位的交接单据上将情况注明。验收时,被告应当对货物进行直观检查,发现变形、破包、浸水、生锈、毁损等异常情况,应当立即通知原告并且在交接单据上将情况注明。否则,因此给原告造成的损失,被告应当赔偿。保管期间货物发生变质、变形、毁损、灭失、缺少等的,被告应当承担足额赔偿责任。合同另约定,如果原告与被告发生纠纷,双方应尽力设法解决,被告不得对货物采取留置措施,否则被告应承担所涉标的物市场价格总额10%的违约金。对所造成的损失,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

2014年11月24日原告与第三人鄂城钢铁公司签订产品买卖合同,约定原告向第三人鄂城钢铁公司购买钢号HRB400多种规格的螺纹钢,其中直径129、单价每吨3280元,直径149、每吨3220元,直径169、每吨3140元,直径189、每吨3090元,直径209、每吨3090元,直径229、每吨3090元,直径259、每吨3140元。双方在同年11月27日对上述合同所涉各种规格的螺纹钢约定具体交货数量,其中直径129、500吨,直径149、700吨,直径169、400吨,直径189、500吨,直径209、500吨,直径229、400吨。

2014年12月3日双方又签订产品买卖合同,约定原告向第三人鄂城钢铁公司购买钢号HRB400多种规格的螺纹钢,其中直径129、单价每吨3190元,直径149、每吨3130元,直径169、每吨3050元,直径189、每吨3000元,直径209、每吨3000元,直径229、每吨3000元,直径259、每吨3000元,直径289、每吨3050元。双方在同年12月5日对上述合同所涉各种规格的螺纹钢约定具体交货数量,其中直径129、800吨,直径149、800吨,直径169、800吨,直径189、600吨,直径209、600吨,直径229、500吨,直径259、600吨,直径289、300吨。

2014年12月25日双方再签订产品买卖合同,购买品名同前述合同,约定了各种规格交货数量,但未约定单价。其中直径129、600吨,直径149、600吨,直径169、1100吨,直径189、1000吨,直径209、1000吨,直径229、1000吨,直径259、1200吨,直径289、1000吨,直径329、500吨。

2015年1月5日双方再签订产品买卖合同,购买品名同前述合同,约定了各种规格交货数量,但未约定单价。其中直径129、600吨,直径149、600吨,直径169、800吨,直径189、400吨,直径209、400吨,直径229、400吨,直径259、300吨。

审理中,1、原告提供的被告出具的2014年11月1日至2015年3月1日收货明细载明:被告累计收到原告存放的产地为“鄂钢”各种规格的螺纹钢共计14,719.134吨。2、原、被告确认在被告处尚有原告未提取的螺纹钢为:直径129、848.893吨,直径149、1134.84吨,直径169、613.016吨,直径189、531.36吨,直径209、760.3吨,直径229、960.665吨,直径259、190.575吨,合计5039.649吨。3、第三人依据与原告间的买卖合同,自2014年11月30日至2015年1月28日向原告开具6张增值税发票,原告在审理中确认,实际与第三人以增值税发票金额结算价格,低于合同价格,但是增值税发票未将不同规格型号螺纹钢分开单列,原告自认分别是直径129、单价每吨为3190元及2990元,直径149、单价每吨为3130元及2870元,直径169、单价每吨为3050元及2790元,直径189、单价每吨为3000元及2800元,直径209、单价每吨为3000元及2740元,直径229、单价每吨为3000元及2640元,直径259、单价每吨为2800元。现原告主张以各种规格螺纹钢平均价要求被告赔偿不能交付部分;4、审理中,原告自行委托北京中**有限公司对原告指定存放在被告仓库内货物进行检测,检验费共计12,600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下属运输科签订的仓储合同,被告对此并无异议予以追认,故合同合法有效,现原告要求提取存放的货物并无不当,可予准许。审理中,被告对原告诉请中要求提取货物的品名、规格、数量均无异议,依据双方合同的约定,即使双方发生纠纷,被告无权对货物采取留置措施,故被告应当按约定交付原告本案系争货物。若在实际提取中,被告不能交付其中任何部分,现原告主张以各种规格单价平均价赔偿,由于原告与第三人结算并未按合同约定价格,且第三人出具的增值税发票价格并不能反映各种规格螺纹钢的实际结算单价,而钢材市场每日价格不一,且在原告与第三人交易期间呈逐渐走低趋势,故本院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参照市场价,酌情确定:规格直径129以每吨人民币2990元、直径149以每吨人民币2870元、直径169以每吨人民币2790元、直径189以每吨人民币2800元、直径209以每吨人民币2740元、直径229以每吨人民币2640元、直径259以每吨人民币2800元计算。对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货物检验费一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审理中,第三人经本院传票传唤,拒不到庭。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七十六条、第三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九十五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武**集团汉阳钢厂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有限公司交付由第三人武汉钢铁**责任公司生产的钢号HRB400,规格、数量分别为直径129、848.893吨,直径149、1134.84吨,直径169、613.016吨,直径189、531.36吨,直径209、760.3吨,直径229、960.665吨,直径259、190.575吨的螺纹钢;

二、被告**集团汉阳钢厂不能交付上述第一项货物的部分,应于不能交付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有限公司的损失。其中规格直径129以每吨人民币2990元、直径149以每吨人民币2870元、直径169以每吨人民币2790元、直径189以每吨人民币2800元、直径209以每吨人民币2740元、直径229以每吨人民币2640元、直径259以每吨人民币2800元计算;

三、驳回原告上海**有限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10,575元,保全费人民币5000元,合计115,575元,由原告上**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1156元,由被告**集团汉阳钢厂负担人民币114,419元,被告负担部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付至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