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潘**与佛山市三**合作经济社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12.31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2015)佛三法乐民初字第635号

审理经过

原告潘**诉被告佛山市三**合作经济社(以下简称“禄埗股份合作社”)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周**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12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开庭时,原告潘**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禄埗股份合作社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潘**称:原告于2011年2月14日与被告签订了本村的鱼塘承包合同,合同期限为五年,每年鱼塘承包款总金额为30493元。原告依照合同要求准时交租,并于2014年2月14日(即农历正月十五日)前交齐了五年的鱼塘承包款。乐平工业园自2014年10月22日起征收原告上述所耕鱼塘。原告根据合同条款向村民小组提出退回自2014年10月22日至2016年2月14日的鱼塘承包租金时遭到拒绝,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退还2014年10月22日至2016年2月14日的鱼塘承包款39932.12元;2、被告赔偿原告误工费、交通费3000元;3、案件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原告在诉讼中提交了以下证据:

1、《鱼塘承包合同》(复印件)四份,证明原告向被告承包了鱼塘,双方对承包期限、承包款金额及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等进行了约定;

2、加盖乐平镇三溪经济联合社会计站章的统一收款收据复印件七张(编号NO.0093864、NO.0093862、NO.0093851、NO.0093882、NO.0089553、NO.0088881、NO.0089589),证明原告缴纳承包款的情况;

3、三溪村委会禄**潘队土地征收合同书(复印件)一份、征收三溪村委会禄**队村民小组土地补偿方案表决书(复印件)九份,证明原告所承包的土地和鱼塘于2014年10月22日被征收。

被告没有答辩,在诉讼中提供以下证据:

1、佛山市**国土城建和水务局出具的证明(复印件)一份,证明涉案土地征而未用,由耕者经营至期满;

2、佛山市三水区乐平镇国土城建和水务局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复印件)一份,证明土地征收后政府委托被告收取承包金,原告要求退回承包金无理。

3、征收禄埗村潘队村土地红线图(原件)一份,证明原告承包的名为村前长塘的鱼塘不在征收范围内。

本院查明

本院在审理过程中调查取证了以下证据:

加盖乐平镇三溪经济联合社会计站公章的三水区农村集体组织统一收款收据(编号为NO.A0057750)一份。

经审查,对本院调取的证据,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提交的证据形式、来源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证据1、2虽为复印件,被告称原件已在另案(2015)佛三法乐民初字第565号中提供,经查阅另案卷宗,核对后确与原件一致,故被告提供的证据1、2来源、形式合法,且与本案相关,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证据3为原件,原告对此无异议,对其承包的村前长塘实不属于征地红线范围予以确认。

根据本院采信的证据并结合原告的陈述,本院确认以下事实:

2011年2月21日,原告与被告签订《鱼塘承包合同》四份,合同约定由被告将分别位于佛山市三水区乐平镇三溪禄埗潘队土名为村前长塘、红决塘西南塘、旱基脚塘(含田)、浊水潭的四口鱼塘发包给原告承包,承包期限均从(农历)二零一一年元月十五日起至(农历)二零一六年元月十五日止,为期五年,上述四口鱼塘的承包款分别为17808元/年、6988元/年、4169元/年、1528元/年。承包采取先收款后承包的方式,即原告在投得承包权后,需要预交两年的承包款(即农历二零一一年元月十五日至农历二零一三年元月十五日的承包金额);农历二零一二年元月十五日前缴纳农历二零一三年元月十五日至农历二零一四年元月十五日的承包金额;农历二零一三年元月十五日前缴纳农历二零一四年元月十五日至农历二零一五年元月十五日的承包金额;农历二零一四年元月十五日前缴纳农历二零一五年元月十五日至农历二零一六年元月十五日的承包金额。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缴纳完毕涉案鱼塘共五年的承包款152465元(30493元5年),其中2013年、2015红决塘西南塘鱼塘承包款为案外人潘**代为缴纳。2014年10月22日,位于乐平镇**布村潘队小组“大涡、大化南、涌口”(土名)等面积共385.52亩的土地被征收,征收范围包括原告承包的除村前长塘鱼塘以外的其他三口涉案鱼塘即红决塘西南塘、旱基脚塘(含田)、浊水潭鱼塘。上述被征收的鱼塘及土地,并未交付政府,原告从征收日开始至法庭辩论终结前仍在继续使用涉案全部鱼塘(含田)。2015年11月5日,被告取得佛山市**国土城建和水务局的授权对被征收的涉案土地的租金代为收取。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所承包的红决塘西南塘、旱基脚塘(含田)、浊水潭三口鱼塘于2014年10月22日被征收,这部分土地的性质就由村集体所有变为国家所有,国家自此开始依法享有对涉案土地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但鱼塘被征收后,原告却继续使用至今,依法应当向政府缴纳占有期间的使用费,因双方并未对占有期间的使用费金额进行约定,本院酌情参照原、被告之间的鱼塘承包合同所约定的承包款金额进行确定,而原告已在土地被征之前向被告缴纳完毕至农历二零一六年元月十五日应缴纳的所有承包款,且被告亦取得了征收方佛山市三水区乐平镇国土城建和水务局收取占用费的授权,故可视为占有使用费支付完毕。现在原告仍在继续使用鱼塘,却主张被告退回承包款(使用费)并赔偿相关误工费及交通费,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除上述三个鱼塘外,还承包了村前长塘鱼塘,但村前长塘鱼塘并不在征收范围内,原告依照合同约定预交了承包款且正常使用,现却提出退回该鱼塘承包款的请求,违反双方约定,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原告主张其因尚未收到青苗补偿款才继续被迫耕作鱼塘,青苗补偿款问题与本案无关,就此原告应与征收方协商处理,原告不能以未收到青苗补偿款为由拒绝支付占用国家土地应缴纳的使用费。综上,被告禄埗股份合作社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潘**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即437元,由原告潘**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