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刘*与许*借用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12.14舟山市定海区人民法院(2015)舟定商初字第1464号

审理经过

原告刘*与被告许*借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0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助理审判员周**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于2015年11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刘*及其委托代理人陆*、被告许*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刘**称:2015年5月8日,被告向原告租用本田雅阁(车牌号:浙L)轿车1辆,租期为2015年5月9日至2015年7月14日,租金为1000元。同年7月初,被告向原告提出因车辆被他人开走,不能按时归还租赁车辆,要求该车辆借用到同年8月31日,并向原告承诺如不能按时归还(车辆),愿向原告赔偿10万元,双方并就此签订了《车辆借用协议》和《车辆赔偿协议》。借期届满后,原告多次联系被告,要求归还车辆,但被告以各种理由推诿。现被告说车辆已经丢失。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车辆款10万元,并支付自2015年9月1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止按照中**银行同期同档次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

被告辩称

被告许*辩称:本人于2015年5月9日租赁汽车,约定的租期为7天,但在本人租期届满前即在舟**学旁边向原告归还了所租车辆,归还时原告返还了1000元押金,租金1500元原告未返还。1个星期后,本人又向原告借用车辆,去了次上海,于1个星期之后归还。1个月之后,我的一个朋友即案外人傅**向原告借车,车辆是我从原告处开走的,开到安徽后,傅**趁我睡觉将车辆开走,至今无法联系,车子也找不到了。为了在安徽省报警(找回丢失车辆),本人于2015年8月17日到原告处签订了1份《车辆借用协议》。为了不让原告担心,本人同时与原告签订了《车辆赔偿协议》,并口头约定给我半年的时间寻找所租车辆,若找不回,再行支付赔偿款。现半年时间未到,原告无权要求支付赔偿款。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机动车登记证书》1本,证明浙L号本田雅阁小型轿车系原告所有。被告对此无异议;

2.《个人租车协议》1份,证明被告向原告租赁浙L号车辆的事实。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因为本次实际租赁期间为4天,4天后原告归还车辆;

3.《车辆借用协议》1份,证明被告向原告借用浙L号车辆的事实。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主张借用人是案外人傅**,借期自2015年7月5日至2015年8月31日,本协议是在车辆遗失之后其受原告胁迫在2015年8月17日签的;

4.《车辆赔偿协议》1份,证明被告向原告租赁浙L号车辆的事实,及车辆丢失后被告承诺愿意赔偿原告损失10万元的事实。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该协议也是2015年8月17日原告胁迫被告签的;

5.《协议》1份,证明原、被告曾于2015年7月2日约定若被告在2015年8月20日前未能归还浙L号车辆,其愿意承担赔偿责任的事实。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该协议是为了去安徽报警(找回遗失车辆)所签订。

被告为支持其辩称,向本院提交《车辆转(质)抵押协议书》影印件1份,证明原告在2015年5月28日已经将车辆抵给傅**。原告认为该协议中只有傅**一个人签名,协议不成立,故对其关联性不予认可,且该协议系影印件,真实性亦不认可。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查,结合双方的质证意见,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作如下认证: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真实、合法,可以证实浙L号本田雅阁牌小轿车系原告于2014年2月13日自第三人处购买所得的事实,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可;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2,原告亦认可本次租赁期间实际为4天,4天后被告即归还车辆,可见该协议原、被告均已经履行完毕,与本案争议无涉,故该证据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可;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3,被告并无证据证实本协议签订过程中原告存在胁迫行为,且本协议明确载明借用人系被告。同时,被告亦认可案涉车辆系其本人从原告处开走,本协议中其签名亦真实。因此,在被告缺乏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但实际的借用开始时间及借用期间的认定均以原、被告的陈述为准,即借用开始的时间为2015年7月初,借用期间为10天左右。另,本协议中载明车辆购置价为13万元,且根据本协议,原、被告间系借用合同关系,而非租赁合同关系;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4,在被告无证据证实其是受胁迫签订本协议的情况下,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认可;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5,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至于关联性,协议签订的时间为2015年7月2日,内容为原、被告就被告丢失借用案涉车辆的赔偿事宜达成的协议,但原、被告就前述事宜在2015年8月17日重新签订协议(即证据4),故就前述事宜的处理应以签订在后的协议(即证据4)为准。

对被告提交的《车辆转(质)抵押协议书》影印件,影印件中的《车辆转(质)抵押协议书》只有案外人傅**签名,被告主张本协议的相对方为案外人耿**,该主张缺乏证据证实,在《车辆转(质)抵押协议书》只有一方及傅**的签名,且被告无证据证实傅**、耿**已按该协议书实际履行的情况下,本院对该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可。

根据原、被告的举证、质证及本院对上述证据的认证意见,本院确认事实如下:

2015年7月初(具体应为7月2日之前),被告向原告借用原告所有的浙L号本田雅阁牌小轿车,双方约定借用期间为10天左右。原告将车辆交付被告后,被告在驾驶该车辆去安徽时将车辆遗失。2015年7月2日,被告将车辆遗失的事情告知原告,双方并签订《协议》1份,其中载明:被告遗失其向原告借用的前述车辆,被告愿就此承担全部责任,并承诺在2015年8月20日之前将车辆找回,若被告未能按时找回,则其愿意赔偿损失。此后,原、被告又于2015年8月17日补签《车辆借用协议》1份,该协议中约定的借用期间为2015年7月5日至2015年8月31日。同时,原、被告签订《车辆赔偿协议》1份,其中约定:被告愿意在2015年8月31日前一次性赔偿原告10万元作为丢失车辆的赔偿,该款支付后车辆转让于被告,双方并应同时签订车辆转让协议。至今,被告未支付10万元赔偿款。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车辆借用协议》、《车辆赔偿协议》,经审查后无证据证明存在影响其效力的情形,故前述合同有效。被告辩称《车辆赔偿协议》签订后,原、被告就赔偿事宜重新进行了约定,即原告给予被告半年的时间寻找车辆,若半年内不能找回车辆,被告再行支付赔偿款。该主张缺乏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因此,被告仍应当按照《车辆赔偿协议》的约定在2015年8月31日前向原告支付赔偿款。现被告至今未支付赔偿款,其行为构成违约,故原告有权要求其承担支付赔偿款的责任。原、被告在《车辆赔偿协议》中约定赔偿款数额为10万元,被告认为赔偿数额过高。因无法通过其他方式对原告的损失予以确定,本院只能结合现有证据对前述赔偿金额进行如下评判:首先,《车辆赔偿协议》系原、被告真实的意思表示,10万元的赔偿数额是双方协商一致的结果。协商过程中,被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10万元的赔偿数额应该已经经过综合考量、权衡,故在无明显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况下,应推定该赔偿数额合理;其次,根据《车辆借用协议》,被告在2014年2月13日购置该车辆的价格为13万元,车辆丢失时间是在14个月多之后,考虑到折旧等因素,10万元的赔偿数额应在合理范围内。因此,本院对被告的主张不予采纳,赔偿数额不作调整,确定为10万元。因原、被告就10万元赔偿款的支付时间进行了约定,现被告逾期未付,故其还应赔偿因其逾期支付赔偿款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原告主张其损失为利息损失,并主张利息损失自约定付款时间的次日即2015年9月1日起按照中**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原告刘*车辆赔偿款10万元,并赔偿自2015年9月1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止按照中**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逾期付款给原告造成的利息损失。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300元,减半收取1150元,由被告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上诉状副本,上诉于舟山**民法院。上诉案件受理费应在递交上诉状时预交(具体承担金额由舟山**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款汇至浙江省省级财政专户结算分户,开户银行舟**农行南珍支行,账号1906。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缴纳又不提出缓交、减交、免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