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靖江**有限公司借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2016.01.20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泰中民终字第0134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靖江**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靖江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借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靖江市人民法院(2015)泰靖民初字第2228号驳回起诉的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2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传票传唤当事人于2016年1月18日到庭公开进行调查、询问、质证、辩论。上诉人靖江**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潇及其委托代理人范**、徐*,被上诉人靖江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法定代表人沈阳的委托代理人邵*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查明:2002年8月22日,原靖江**有限公司购买红旗牌汽车一辆,支出车款、保险、装璜、购置税费用等共计212665.46元,登记牌号为苏M。购买后,苏M汽车由被告使用至今,期间保险、维修费用等均由被告支付。2012年,苏M汽车达到报废标准,现已无法正常使用。

原审另查明:1998年5月11日,靖江市物资局以房屋实物出资24.6万元、乔**等十二人现金出资25.4万元,共同设立靖江市**有限公司,其中靖江市物资局占股比例49.2%,乔**等十二人占股比例均不高于6%。2001年6月29日,靖江市**有限公司变更名称为靖江**有限公司。2003年4月30日,经靖江敬**有限公司评估,截止2002年12月31日,靖江**有限公司总资产为4629667.53元,总负债为4332166.69元,净资产为297500.84元。该评估报告未将苏M汽车纳入评估资产范围。2003年5月20日,靖江市企业改革领导小组作出靖企改(2003)18号《关于靖江**有限公司实施“三置换一保障”改革方案的批复》,批复同意靖江**有限公司“一置换一保障”改革方案,剔除经主管部门审核的三年以上不良资产427846.59元,企业净资产为负130345.75元,根据主管部门意见,并经董事会、股东大会通过,同意企业以零价出售给以马*、环宇鸣为主的企业经营骨干,并由其负责重新组建有**公司。2003年6月24日,原告与靖**易公司(原靖江市物资局)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靖**易公司将其在原告的投资24.6万元占49.2%的股权转让给马*,转让后,不再对24.6万元的股权享有任何权利和义务。2003年7月11日,原告办理了变更股东及增加注册资本登记。

原审再查明:2002年3月,中**市委、靖江市人民政府作出靖*(2002)20号《中**市委、靖江市人民政府关于行政性工业公司和商业、物资局机构改革的实施意见》,决定撤销靖江市商**)总公司)、靖江市物**)总公司),在此基础上重新组建靖**易公司,归口靖江市经济贸易局管理。2004年12月28日,因政府机构改革,靖江市经济贸易局变更为靖江**易委员会。2010年3月29日,靖江**委员会被中**市委、靖江市人民政府以靖*(2010)20号文件撤销,与其他有关部门合并组建靖江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即本案被告。

原审又查明:2014年12月1日,原告以与本案相同的法律关系向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车辆损失212665.46元、利息损失129417元,原审经审理,于2015年6月1日作出(2014)泰靖民初字第2583号民事裁定,裁定驳回原告起诉。原告不服,提起上诉,后撤回上诉。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原靖江**有限公司系原靖**资局与个人共同出资设立,该公司于2002年8月22日购买涉案车辆时,原靖**资局仍系以国有资本金占股49.2%的控股股东。2003年公司实施“三置换一保障”改革重组,靖**易公司(原靖**资局)转让其持有的国有资本金股权,而涉案车辆未纳入资产评估范围,因此不能当然认定苏M汽车属重组后的靖江**有限公司即原告所有。因本案涉及企业改制,属于改制遗留问题,涉案车辆的权属应当由国有资产管理部门予以确认,原告提起的本案诉讼,依法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且原告于2014年12月1日提起的诉讼与本案当事人相同诉讼标的相同,本案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2014)泰靖民初字第2583号案件的裁判结果,构成重复起诉。故本案原告起诉应予驳回。据此,原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以及《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之规定,作出裁定如下:驳回原告靖江**有限公司的起诉。原告靖江**有限公司预交的案件受理费6996元,本院予以退回。

原审民事裁定书送达后,靖江**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诉称:一、原审裁定认为上诉人重复起诉错误。首先,原审作出(2014)泰靖民初字第2583号民事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后,上诉人曾提起上诉,后上诉二审法官认为原审进行的是程序审理,可撤回上诉后重新起诉。其次,上诉人在本次诉讼中提交了新的证据材料。第三,本案上诉人的实体权利未能审理清楚。二、原审裁定有关“改制”的观点属于理解法律错误。1、国有企业改制与国有资产股权转让不同。原靖江**有限公司系由若干自然人与原靖**资局共同投资成立,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2003年5月有关部门进行评估,因亏损巨大,国有股权确定为零,以零价值转让给马*,并进行股权和股东变更。根据公司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该行为不能成为改制,只能依法确定为国有股权转让。2、苏M汽车由上诉人出资购买,并登记为上诉人所有。2003年5月国有股权转让时,该车辆虽不在财务账上和资产评估范围,但并不能说明该车辆不属于上诉人所有。即使按照股东占有的比例对该车辆进行分割的话,自然人股东占有该车辆的份额也比国有股权比例大,更何况上诉人至今没有歇业、撤销或者注销,不能进行资产分割。三、本案不适用改制规定,而应当适用公司法的规定,原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综上,请求撤销原审裁定,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靖江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答辩称:一、上诉人提起的本案诉讼与2014年12月提起的诉讼事实和理由、诉讼标的相同,属于重复诉讼。二、靖江**有限公司在2003年5月经靖江**领导小组作出“三置换一保障”改革方案的批复后,按照批复办理了股权转让,改制事实不容忽视,所谓的股权转让是改制而发生的。三、讼争车辆不在改制评估资产范围内,因此不属于上诉人所有。四、退一步讲,即使车辆为上诉人所有,且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具有借用关系,上诉人要求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既无法律依据,也无合同约定。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论从程序上还是从实体上都应予驳回。

原审裁定查明的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工商登记资料、验资报告、股权转让协议等相关证据证明,本案当事人也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经当事人确认,本案争议焦点为:上诉人提起本次诉讼是否构成重复起诉;双方之间的纠纷是否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受理范畴。

本院认为:上诉人本次诉讼与(2014)泰靖民初字第2583号案件的当事人、诉讼标的、事实与理由相同,诉讼请求除要求支付的利息损失截止点外也相同,构成重复起诉;案涉苏M汽车虽以原靖江**有限公司名义购买,但一直由靖**易公司或被上诉人占有、使用。因原靖江**有限公司为国有资本参股企业,靖江市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依据国家政策的规定,于2013年5月对其实施“三置换一保障”改革重组,在资产转让过程中并未将苏M汽车纳入原靖江**有限公司转让资产的评估范围,属于改制遗留的问题,由此引起的纠纷应由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处理,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受理范围。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