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石*与季焕发、朱**、河南恒**限公司、和文贵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27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新中民一终字第01550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石*与被上诉人季焕发、朱**、河南恒**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司)、和文贵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季焕发于2014年3月28日向河南省封丘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石*、朱**、恒**司连带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90173.84元。原审法院于2014年9月11日作出(2014)封民初字第00876号民事判决。石*上诉至本院。本院于2015年2月9日作出(2014)新中民三终字第51号民事裁定书,发回原审法院重审。原审法院于2015年9月16日作出(2015)封民初字第605号民事判决,石*不服原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查明:2012年9月26日,封丘县**为发包方将封丘县黄陵社区建设廉租房的部分工程项目四标段发包给恒**司负责施工。恒**司又将该项目工程转包给朱**,该项目施工实际承包人为朱**,朱**不具备承包建筑资质。朱**将该工程主体建成后,将廉租房四标段内墙粉刷工程以包工包料的形式,按每平方3.8元的价格分包给石*。然后石*找第三人和文贵,以每平方2.5元的价格让其粉刷内墙。第三人和文贵又找到季**与其一块干内墙粉刷活,石*还让案外人谢*到粉刷工地与和文贵一起施工。第三人和文贵与季**、谢*三人共同施工,同工同酬,均按每平方2.5元领取报酬。2014年1月13日,季**在五楼清理楼道垃圾,在往下看是否有人时,因栏杆没有固定,季**不慎连人带栏杆从五楼摔下受伤,随即入住封**民医院治疗22天(2014年1月13日—2014年2月3日),经诊断为头部软组织损伤、闭合性胸部损伤、左肺挫伤、左侧液气胸、胸骨骨折、左侧锁骨骨折、闭合性腹部损伤、脾挫伤、左肩部软组织损伤,花去医疗费15729.35元。在治疗过程中,石*支付给季**医疗费9600元。经新乡**鉴定中心鉴定,季**伤情属9级伤残。季**父亲季**,1953年12月7日生,汉族,农民;母亲常**,1954年6月23日生,汉族,农民;长子季**,2002年11月21生;女儿季一帆,2008年11月14日生。季**共有兄妹三人。2015年3月16日,季**申请对其母亲已丧失劳动能力进行司法鉴定,2015年4月17日季**又申请撤回了该鉴定。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向季**释*,季*明确表示不向栏杆施工方主张权利。

另查明,河南省2013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475.34元/年,2013年度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性支出5627.73元/年,2013年度河南省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29041元/年。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封丘县**为发包方将封丘县黄陵社区建设廉租房的部分工程项目四标段发包给被告恒**司负责施工,恒基**限公司将该项目工程转包给朱**,朱**又将工程中的粉刷工作分包给了石*,朱**、石*均不具备接受发包的相应资质。石*又将粉刷工程交给没有相应资质的第三人和文贵、季**和案外人谢*三人共同施工,同工同酬,故其三人均系为石*提供劳务,石*作为接受劳务一方负有提供安全施工条件、确保施工安全的责任和义务,对季**在从事施工活动过程中受伤,石*应承担主要的民事赔偿责任。季**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具有安全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因未能尽到安全施工的注意义务而受伤,自身存在一定过错,且其放弃对其他义务主体主张权利,自身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结合本案实际,原审法院酌定季**自负30%的责任,石*负承担70%的责任。恒基**限公司、朱**将工程转包给没有相应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的单位或个人,致使季**在施工过程中受伤,恒基**限公司、朱**应与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石*辩称,季**是受雇于第三人和文贵,应由第三人和文贵承担责任的辩称,因缺乏必要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季**住院期间的医疗15729.35元,误工费按2013年度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475.34元/年的标准计算177天(2014年1月13日—2014年7月10日)为4109.96元。住院期间的护理费按2013年度河南省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29041元/年的标准计算22天(2014年1月13日—2014年2月3日)为1750.42元;伙食补助费按15元/天计算22天为330元。营养费按15元/天计算22天为330元;鉴定费700元;伤残赔偿金按8475.34元/年的标准计算20年乘以伤残系数20%为33901.36元。季**被扶养人的生活费按2013年度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性支出5627.73元/年的标准计算,其父亲扶养费为5627.731920%3=7128.46元;由于其母亲在事故发生时未满六十周岁,又无其母亲没有其他生活来源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证据予以证明,故其母亲的扶养费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季**儿子扶养费为5627.73620%2=3376.64元;季**女儿扶养费为5627.731220%2=6753.28。季**主张的交通费,因未能提供相关证据材料,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以上季**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74109.47元,由石*承担70%为51876.6元,石*已经支付的9600元应予以扣除。因季**伤情构成9级伤残,给季**造成了一定的精神痛苦,石*应给予季**一定的精神抚慰金,结合本案实际,原审法院酌定精神抚慰金为3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经原审**委员会讨论,判决:一、限石*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季**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共计54876.6元,扣除已支付的9600元,应再支付季**45276.6元;恒基**限公司、朱**负连带赔偿责任;二、驳回季**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102元,季**负担2918元,石*负担1184元。

上诉人诉称

石*上诉称:上诉人石*与被上诉人季**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季**与何**之间是雇佣关系,应当由何**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辩称

季焕发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朱**辩称:原审判决朱**承担连带责任错误,无法律依据,朱**不认识季**,季**也不是朱**的雇员,季**的损害,朱**无任何过错,连带赔偿构成主要要件应是共同侵权人,本案中不存在共同侵权,综上原判应当依法改判,驳回朱**承担责任。

恒**司辩称:本案是提供劳务者受害纠纷,使用《侵权责任法》,本案仅是个人之间劳务关系,故驳回对公司承担责任的判决。

何**未予答辩。

本院查明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朱**将涉案工程以包工包料的形式,按每平方3.8元的价格分包给石*,石*又以每平方2.5元的价格与季**、何**等三人结算,原审认定石*为接受劳务方,季**为提供劳务方并无不当,季**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伤,石*作为接受劳务方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石*辩称何**为季**的雇主,但不能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证明,故石*该项辩称,本院不予采纳。如本案季**受伤系栏杆质量问题所致,石*履行赔偿责任后,可向栏杆施工人进行追偿。上诉人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32元,由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