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与洛阳**限公司、河南兴**限公司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15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洛民终字第253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洛阳**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司)因与被上诉人张**、河南兴**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司)、袁**、丁**、中国**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司)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法院(2013)涧民三初字第3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鼎**司的委托代理人张**,被上诉人张**,被上诉人兴**司的委托代理人姚**,被上诉人一**司的委托代理人杜**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袁**、丁**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4月16日下午4点左右,张**和王**在中国**限公司四号门前做装卸工,洛阳**限公司职工甘卫军雇佣二人给中国**限公司卸传动箱和机体60件,承诺给二人报酬共计100元。张**在搬卸货物过程中,发生意外受伤。后洛阳**限公司职工甘卫军和王**将张**送到洛**医院治疗。张**自2013年4月16日至2013年7月6日共住院81天,花费医疗费56845.63元。医院开具陪护证明证明张**住院期间需两人陪护,共81天。张**亲属韩**、吕**进行陪护,两人均系农村户口。张**住院期间,鼎**司共向其支付59579.68元(其中生活费、护理费等共计2150元)。2013年7月6日。洛阳**限公司(甲方)与张**(乙方)签订《协议书》,载明:“鉴于2013年4月16日豫U货车将甲方给一**集团供应的产品拉至一**集团院内,甲方雇佣乙卸货,由于豫U货车司机操作不当,致使乙方受伤住院治疗┈双方达成如下条款:一、2013年4月16日下午4时左右,甲方雇佣乙方在一**团卸设备配件,卸货过程中因货件滑落,致使乙方受伤。二、乙方在东方医院治疗期间,甲方支付全部医疗费。三、现乙方具备出院条件,签订本协议时甲方暂支付乙方赔偿款3万元。乙方办理出院手续。四、乙方同意通过诉讼方式解决全部赔偿问题”。鼎**司向张**支付3万元后,张**于当日出院。鼎**司共向张**支付89579.68元。2014年5月24日,洛**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洛长安司鉴所(2014)临鉴字第1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六、鉴定意见:被鉴定人张**损伤构成八级伤残”;同日,洛**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洛长安司鉴所(2014)临鉴字第1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六、鉴定意见:被鉴定人张**护理人数原则上1人/日为宜,护理期限为120日”。张**共支付鉴定费1400元。

原审法院另查明,张**没有取得操作起重机的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不具备操作天车的相应资质。张**的诉讼请求赔偿费用项目及依据标准如下:1、医疗费372元(出院后张**到东**院买药、检查花费的费用)。2、残疾赔偿金50852.04元,按照农村户口每年8475.34元20年30%(八级伤残)。3、护理费22752.64元,分别为:住院期间的护理费,张**住院81天,二人护理,按照河南省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每年29041元12个月30天81天2人u003d13072.32元。出院后的护理费用,鉴定机构做的鉴定:张**出院后需一人护理120天,按照河南省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每年29041元12个月30天120天1人u003d9680.32元。4、误工费48122.75元,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每年44421元13个月u003d48122.75元。5、营养费810元,住院期间10元/天81天u003d810元。6、伙食补助费2430元,住院期间30元/天81天u003d2430元。7、交通费2000元,有500元票据。8、鉴定费1400元,有票据。9、后续治疗费用7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一)公民的人身权、健康权依法受法律保护。张**与鼎**司签订的协议书中已明确张**与鼎**司之间存在雇佣关系,该协议书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予以确认。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及双方当事人诉辩意见,丁**与鼎**司应当系帮工关系;因张**和鼎**司均未能举证证明丁**对事故的发生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故丁**不应承担法律责任。张**要求袁**、丁**、一**司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及当事人陈述,张**对其受伤存在一定过失,依据法律法规规定,应当减轻鼎**司对张**的赔偿责任。原审法院酌定鼎**司承担70%的责任。(二)赔付费用:关于交通费因张**仅提交了500元的交通费票据,鼎**司对张**要求的交通费2000元亦有异议,故对张**未提交交通费票据部分不予支持。鼎**司辩称张**误工费按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每年44421元计算有误,但本案中张**提供的劳务为装卸工,适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行业标准并无明显不当,故鼎**司的辩解不予采信。张**的误工费时间,张**住院81天,出院后需要护理120天,因张**未提交医疗机构出具的持续务工证明,故酌定务工时间按9个月计算。张**要求的后期治疗费用7000元,因后期治疗尚未发生,不予支持。结合本案事实和双方提供的证据,具体的赔偿数额如下:医疗费372元;伙食补助费2430元;营养费810元;误工费33315.7元;护理费22752.64;残疾赔偿金50852.04元;交通费500元;伤残鉴定费1400元;合计112432.38元。上述费用鼎**司应承担78702.68元。鼎**司已向张**支付各项费用共计89579.68元,该部分费用张**应承担部分为26873.9元,张**承担部分应从鼎**司赔偿费用中抵扣。综上,鼎**司应向张**支付51828.78元。张**的其他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鼎**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张**支付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51828.78元;二、驳回张**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588元,由鼎**司承担1112元、张**承担476元。

上诉人诉称

鼎**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鼎**司与兴**司为加工承揽关系,双方协议约定由兴**司负责送货,因此在送货过程中造成的人身损害,理应由兴**司和侵权人丁**承担。本案中操作天车的是兴**司的司机丁**,丁**没有取得操作起重机的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不具备相应资质,操作失误导致张**受伤,实际致害人丁**与鼎**司无任何关系,他是受兴**司指派送货,因此丁**履行职务行为期间导致他人身体损伤,应由丁**或兴**司承担赔偿责任。鼎**司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先行垫付了医疗费用及部分赔偿金,但实际侵权人是丁**,不能因为鼎**司与张**签订了协议书就认定应由鼎**司赔偿,且当时是因为张**多次到一**司进行闹事,一**司要求鼎**司尽快处理相关事情,迫于压力鼎**司与张**签订了协议,明确约定张**出院后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相关问题,在诉讼中应当以法律为准而不应当以协议为准。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在已经明确了侵权人丁**之后,仍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确定鼎**司为赔偿义务人是错误的,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一审法院将真正的侵权人置之不理,只要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明显不合法。三、一审法院计算错误,适用从事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的收入标准计算误工费没有事实依据。综上,请求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且由张**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辩称

张**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本案中鼎**司与一**司签订了加工承揽合同后,将承揽加工产品的部分工序交由兴**司完成,是鼎**司和兴**司形成了加工承揽关系,兴**司完成承揽工作后应将产品交到鼎**司处,而当兴**司完成工作将产品由丁**送到鼎**司处时,鼎**司要求将产品改送到一**司,这时的丁**是受鼎**司的指派,产品送到一**团卸货时由于人手不够,鼎**司的职工甘卫军雇佣张**及他人卸货,并谈妥了报酬,故原审认定鼎**司承担赔偿责任正确。张**在受伤住院期间和鼎**司签订的协议中载明由鼎**司支付全部医疗费用,为此张**要求鼎**司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等合理合法。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兴**司答辩称:一、兴**司与鼎**司存在加工承揽关系,约定的交货地点是在鼎**司,但是把货物送到鼎**司以后鼎**司临时改变交货地点至一**司,改变交货地点未经兴**司同意,视为在鼎**司已经完成交货义务。二、根据张**的起诉状以及张**与鼎**司签订的协议,是鼎**司的员工甘卫军雇佣张**卸货,根据法律规定,雇员在雇佣过程中受到伤害应当由雇主鼎**司承担责任,而不应由兴**司承担责任。三、根据协议内容,鼎**司自己认可是雇主,现在鼎**司称自己是在胁迫的情况下签订的协议,因鼎**司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因此该协议真实有效,应当受法律保护,综上鼎**司要求兴**司承担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兴**司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一**司答辩称:一、一**司与张**受伤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是本案的适格当事人。二、一审判决一**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之处,一**司认为应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袁**、丁**未到庭及答辩。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张**与鼎**司签订的协议书中已明确张**与鼎**司之间存在雇佣关系,该协议书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原审判决予以确认并无不当。鼎**司上诉称该协议是在受胁迫的条件下签订的,但不能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对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信。关于鼎**司上诉称应由丁**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由于张**和鼎**司均未能举证证明丁**对事故的发生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原审判决认定丁**不承担法律责任并无不当。关于鼎**司上诉称不应适用从事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的收入标准计算张**误工费的主张,由于本案中张**提供的劳务为装卸工,原审判决适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行业标准进行计算并无明显不当。关于计算费用的问题,根据查明的事实,张**的各项损失合计应为172012.06(112432.38+59579.68)元,鼎**司按照70%责任比例应承担的赔偿数额为120408.44元,鉴于鼎**司已向张**支付各项费用共计89579.68元,故鼎**司应再向张**支付30828.76元。原审计算费用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法院(2013)涧民初字第359号民事判决书的第二项;

二、变更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法院(2013)涧民初字第359号民事判决书的第二项为:洛阳**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张红召支付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30828.76元。

一审案件受理费1588元,按原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518元,由上诉人洛阳**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