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朱**、朱**、赵**与张**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21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淮民一终字第0083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朱**、朱**、赵**因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凤台县人民法院(2015)凤民一初字第0176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上诉人朱**、朱**、赵**,被上诉人张**及其委托代理人缪保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张**原审诉称:2013年2月,其与朱**订婚,2013年7月23日,双方按照民间风俗举行结婚仪式。订婚、”结婚”时,朱**、朱**、赵**向其索取诸多彩礼款。2015年2月,朱**不愿与其共同生活,为了保护其合法权益,故要求朱**、朱**、赵**共同返还彩礼款60000元。

一审被告辩称

朱**、朱**、赵**原审共同辩称:朱**、赵**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故应驳回对朱**和赵**的起诉。对于朱**来说,本案应属于分家析产纠纷。张毛*实际给付的彩礼款为42000元,该款已经用于平时的共同生活,故应不予返还。另外朱**为了与张毛*共同生活,也给予张毛*较多财物,故张毛*应予以返还。朱**在与张毛*共同生活期间,曾怀孕,身体受到较大伤害,故张毛*应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查明:2013年2月19日,张**与朱**订婚,订婚时,张**给付朱**彩礼款10001元。2013年7月23日,张**与朱**按照农村习俗举行结婚仪式并同居生活。举行结婚仪式前,张**给付朱**彩礼款86000元。举行结婚仪式当天,朱**家人给付张**礼钱4000元。2014年2月8日,朱**在凤台县中医院生育一子(已夭折)。2015年4月,张**与朱**开始分居生活。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张**按照习俗给付朱**彩礼96001元,数额较大,且张**与朱**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现双方无法继续共同生活,故张**要求返还彩礼款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但考虑到张**与朱**已经同居生活,且曾生育子女的实际情况,该彩礼款应当酌情予以返还,且朱**给付张**的礼钱4000元,应予以扣除。张**给付朱**彩礼款时,朱**与朱**、赵**共同生活,故朱**、赵**应承担共同返还彩礼款的义务,朱**、赵**辩称其不是本案适格被告的主张,不予采纳。本案是婚约财产纠纷,与朱**、朱**、赵**要求返还陪嫁物品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本案中不作处理,朱**、朱**、赵**可另案起诉。张**的其他诉讼请求,缺乏证据证实,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朱**、朱**、赵**共同返还原告张**彩礼款40000元,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二、驳回原告张**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300元,减半收取650元,由原告张**负担217元,被告朱**、朱**、赵**负担433元。

上诉人诉称

一审判决宣判后,朱**、朱**、赵**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判认定事实不清,在朱**与张**过大礼时,张**给付的彩礼款是26000元,而不是86000元;朱**已经把张**给付的彩礼款40000元带回张**家用于共同生活,已经花费消耗完毕;张**给付的其他财物,应属赠与,不应返还。原判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接受彩礼的一方仅为朱**而不是朱**和赵**,朱**和赵**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同时本案应当属于分家析产纠纷而不是退还彩礼,朱**接受的彩礼已经在双方同居期间转化为共同财产,不应当予以返还。同时朱**方也给付了张**方较多财物,张**也应当返还。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被上诉人辩称

张**针对朱**、朱**、赵**的上诉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各方当事人所举证据与一审相同,本院认证意见与一审一致。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朱**与赵**系夫妻,朱甜甜系朱**与赵**的女儿。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判决一致。

本院认为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上诉和答辩,结合庭审情况,本院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朱**、赵**是否系本案适格被告;

朱**、朱**、赵**应当返还的彩礼数额应当如何认定。本院对上述争议焦点评析如下:

(一)关于朱**、赵**是否系本案适格被告的问题。

本院认为:在本市地区,男女双方在提亲、订亲、举行婚礼时,有男方给付女方彩礼的的民风习俗。男方一般由媒人牵线,到女方家庭给付彩礼,双方家人并共同协商确定婚姻相关具体事宜。此时,男方为迎娶新娘,给付彩礼的相对方一般是女方家庭,其目的并不是将彩礼仅给付女方个人所有。即便朱**、朱**、赵**在自己的陈述中,也辩解称赵**将部分彩礼给付张**、朱**用于二人共同生活。因此,原判确定朱**、赵**是本案适格被告,应当承担返还彩礼的义务并无不当。朱**、朱**、赵**关于此节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朱**、朱**、赵**应当返还的彩礼数额应当如何认定的问题。

本院认为:法律规定,男女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案中,朱**、朱**、赵**认为张**在过大礼时给付彩礼款的数额是26000元而不是86000元。对此,原审期间张**申请的证人童**、张**证实过大礼时给付的彩礼款为86000元,且双方对童**和张**媒人身份均不持异议。虽然朱**、朱**、赵**也申请了证人陈**、李**、李**证实过大礼的时候给付的彩礼款是26000元,但上述三位证人均不在彩礼给付现场,且均为从女方家庭的陈述中获悉彩礼给付金额。两相比较,童**、张**的证言证据优势大于陈**、李**、李**的证言,据此,原审确定过大礼时张**给付彩礼款为86000元并无不当。朱**、朱**、赵**认为,在双方举行婚礼时,朱**、赵**将存有4万元钱的银行卡交给张**,但并未提供充足证据证实,且根据朱**、朱**、赵**提供的银行对账记录,在2014年2月24日相关银行账户中才存入40000元,与张**、朱**举行结婚仪式时的2013年7月23日相差7个月整。朱**、朱**、赵**关于在双方举行结婚仪式时给付张**、朱**40000元用于双方共同生活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朱**、朱**、赵**认为,张**给付的其他财物应属赠与,对此,原审法院仅认定彩礼款为订婚时的10001元及过大礼时的86000元,其他财物并未认定。朱**、朱**、赵**认为,相关彩礼已经在朱**、张**同居期间转化为共同财产,消化完毕,对此,原审法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确定张**给付朱**的彩礼款96001元,朱**、朱**、赵**应当返还40000元,已经考虑朱**、赵**给付张**4000元以及双方同居生活有相应花费的实际情况。朱**、朱**、赵**关于此节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在张毛毛家中的朱**陪嫁物品,原审法院向朱**、朱**、赵**释明可以另案主张返还,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诉讼费用负担方式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800元,由朱**、朱**、赵**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一六年元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