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蒋*与智*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18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泰中民四终字第00790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蒋*与被上诉人智*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兴**民法院于2015年9月4日作出(2015)泰兴安民初字第207号民事判决,上诉人蒋*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蒋*向原审法院起诉称:年月日,蒋*与智*经人介绍相识后登记结婚,婚后生有一子取名智*甲(现年13岁)。2014年1月20日,双方因感情不和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中对子女抚养及财产住房作了具体约定:双方确定婚生子智*甲由蒋*抚养,智*自愿每月给付蒋*子女抚养费人民币2000元,直至婚生子智*甲具备独立生活能力止;智*同意将位于兴化市镇路号的房屋产权归蒋*所有。现蒋*认为签订该协议时双方系出于自愿,而且经过平等协商,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合法有效,智*应当按协议履行,但智*在双方离婚之后,未按协议履行义务。故蒋*起诉要求智*按照协议内容履行子女抚养费给付及房产过户协助义务。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蒋*向原审申请撤回了起诉要求智*给付子女抚养费的诉讼请求。

一审被告辩称

智*答辩称:蒋*与智*离婚时,智*已经欠了几百万元的债务,为了逃避债务的执行才与蒋*签订离婚协议,该离婚协议实质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不具有合法性。该离婚协议中约定的房屋系智*婚前建造,是智*的婚前财产,智*将此房屋同意归蒋*所有,系对该房屋的赠与,智*在庭审中表示撤销该赠与。

原审审理查明:1997年4月29日,兴化市**理办公室向智*发放《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准予智*在兴化市安丰镇周帮村建设房屋(即本案讼争房屋)。2002年7月10日,兴化市安丰镇建设管理服务所就该房屋向智*发放了《兴化市村镇房屋所有权登记证》,登记的所有权人为智*。蒋*与智*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协议离婚。协议离婚时,双方就子女抚养及财产归属等事项订立《离婚协议书》,部分内容为:“双方协议离婚,双方婚后住兴化市镇路号的房屋产权是夫妻共同财产,离婚后,房屋产权归女方所有,男方自行解决住房。婚生子智*甲归女方抚养,男方每月贴补儿子抚养费人民币2000元整,在每月10日前支付给女方,直至儿子独立生活为止。”离婚协议订立后,双方未就该房屋到产权登记部门办理过户登记。现**起诉要求智*履行房屋过户的协助义务。另查明,2015年4月20日,兴**民法院依据申请执行人许**的申请,作出(2011)泰兴执字第1065号执行裁定书,查封了被执行人智*所有的位于兴化市镇路号的房产(即本案讼争房屋),该裁定书明确规定“查封期间,任何人不得擅自出租、转让、设定他项权利等处置事项”。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蒋*起诉要求智*协助办理过户登记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

1、本案讼争房屋系智*婚前个人财产,并不是夫妻共同财产。理由是:(1)原审审理本案前后共进行了三次庭审,蒋*在第二次开庭审理时才提出讼争房屋系共同财产,而且是在原审对其核实“房屋产权证的时间为什么在结婚登记的时间之后?”才提出的,在第一次开庭审理期间一直未提出讼争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只是提出(该房屋的装潢系双方用共同财产进行的装潢,家用电器系蒋*挣钱购买的)该房屋的附属设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后来在原审第二次开庭调查“为什么房产登记时间晚于结婚登记时间”时,才提出讼争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如讼争房屋确系共同财产,蒋*在第一次开庭时就应当提出,而不应当在第二次开庭时才提出,故认定讼争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不符合情理。(2)从智*提供的证据分析,智*提供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证明了讼争房屋系智*于1997年即向兴化市**理办公室申请建造并于同年获得许可,智*于房屋建造完成时即取得所有权。智*提出系在婚前已向兴化市**理办公室提出申请,因办理房屋产权证需要一段时间,故产权证发放时间在结婚证登记时间之后仅十多天,其解释符合情理;(3)该房屋系智*婚前所建,蒋*仅根据房屋登记时间晚于结婚证领取时间,认为该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并未提供其它证据证实,所举证据并不能认定该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4)从离婚协议条文的内容来看,尽管双方在协议中有“双方协议离婚,双方婚后住兴化市镇路号的房屋产权是夫妻共同财产”的约定,但此房屋系智*婚前个人财产,并不能因双方在协议中的约定就改变此房屋的所有权。故原审对蒋*提出的讼争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的意见不予采纳。2、双方在离婚时约定“双方协议离婚,双方婚后住兴化市镇路号的房屋产权是夫妻共同财产,离婚后,房屋产权归女方所有,男方自行解决住房”应当认定为赠与行为。双方于年月日在兴化市民政局协议离婚,讼争房屋系智*婚前个人财产,智*在离婚协议中对婚前财产房屋作出了处理,同意该房屋归蒋*所有,智*系将其个人所有的房屋在离婚后赠与给蒋*,此行为系智*的赠与行为。3、在本案中不撤销智*的赠与行为。由于智*是在庭审过程中向原审法院提出撤销赠与的意见,并未明确提出撤销赠与的反诉请求,而且是在原审法院规定的答辩期满后提出,故原审认为,智*可另行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赠与,在本案中不作处理。4、讼争房屋办理过户登记已不符合法律规定。依照法律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钱债务的,对方可以要求履行,但法律上或事实上不能履行的除外。本案中,蒋*要求智*履行协议约定,办理讼争房屋的登记过户,但该房屋已经进入法院强制执行程序,被法院采取了查封措施,房屋产权的转移在法律上不能履行。故对蒋*的请求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百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八条、《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条以及最**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蒋*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蒋*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蒋*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双方于年月开始同居生活,年月举行结婚仪式,年月在双方离婚时明确约定诉争房屋系共同财产,故应当认定涉案房屋属夫妻共同财产;2、智*离婚时已明确表示将涉案房屋中其共有的部分赠与蒋*;3、原审法院依据房屋被查封就驳回蒋*的诉讼请求,明显不当。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蒋*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智*答辩称: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房屋建造在双方结婚之前,办证是在结婚之后,可以认定涉案房屋系智*婚前财产。

二审中,被上诉人智*提供双方离婚前智*的工资表一份,证明离婚并不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离婚的目的是为了转移财产、逃避债务。

上诉人蒋*质证认为:对工资表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双方离婚时关于小孩抚养、房产归属等问题系智*真实意思表示,应当予以认可。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二审中,智*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本案待证事实,与本案无法律上的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自记载于不动产登记簿时发生法律效力。智*于2002年7月10日领取了《兴化市村镇房屋所有权登记证》,登记的所有权人为智*。现因案外人申请执行,涉案房屋目前处于查封状态,蒋*要求智*按照离婚协议履行协助办理过户手续的义务,存在客观履行不能的情形,故蒋*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蒋*上诉提出涉案房屋系夫妻双方共同财产,第一,《兴化市村镇房屋所有权登记证》登记的所有权人为智*;第二,办理房屋产权登记证系在蒋*与智*结婚后,若涉案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蒋*未要求智*在办理房屋产权登记证时登记所有权人为智*和蒋*,明显与常理不符;第三,蒋*在原审法院第一次开庭时明确表示涉案房屋系智*婚前个人财产;第四,蒋*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蒋*承担(已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