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李**与被上诉人冯**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民事二审判决书

2016.01.25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黑09民终21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李**与被上诉人冯**因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茄子河区人民法院(2015)茄民初字第1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被上诉人姜**及其委托代理人董**、史学林,被上诉人冯**,原审被告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认定,二原告系夫妻关系,二被告系夫妻关系。二原告在茄子河区原七台河市北岗煤矿一井院内有平房一栋,面积116.13平方米,二原告的房屋西侧为邻居张**,该两处房屋西侧30米处为二被告的土地。2015年4月26日14时04分,二原告的房屋因火灾被烧毁。经七台河市公安局消防支队茄子河区大队现场勘验:起火房屋位于七台河市茄子河区原北岗矿一井院内张**、姜**家房屋,两房屋均东西走向、坐北朝南,东侧为村道,西侧为地沟,北侧为菜园子(园子安好、未见异常),南侧为菜园子。西户房屋南墙向南5米处均堆有木材堆。起火房屋为两户,东侧为姜**家房屋,从该房屋南侧观察,房屋正门安好,木质门框略有过火碳化痕迹,木质窗框均有过火碳化痕迹,自上而下痕迹逐渐减轻,房屋顶棚全部坍塌,坍塌程度自西向东逐渐减轻,从该房屋西侧观察,木质窗框过火碳化痕迹由上而下逐渐减轻,外墙完好;从该房屋东侧观察外墙完好,外墙顶棚处有轻微烟熏痕迹。观察南侧菜园子南面烧荒地,发现烧荒痕迹延伸至西侧地沟处,观察西侧地沟树木和杂草发现,地沟处自南向北至张**家房屋西侧地沟处树木根部和杂草均有明显过火碳化痕迹;张**家房屋西侧靠近地沟处鸡窝旁边木头堆自上而下有过火碳化痕迹,痕迹自上而下逐渐减轻,木头堆上一根木头搭落在张**家房屋西侧大山棚顶,且过火碳化痕迹严重。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原因为:起火部位为张**家南侧栅栏外大地靠近西侧垄沟处,起火原因为大地烧荒引燃张**家房屋西侧鸡窝外木头堆引发火灾。当日的气象记录为:极大风速每秒11.7米、6级,出现时间14:21、风向西西北,最高温度31.3度。12时-13时,极大风向:西西南,极大风速每秒9.6米;13时-14时,极大风向:西西南,极大风速9.4米;14时-15时,极大风向:西西北,极大风速每秒11.7米。当上午二被告在自家地中进行烧荒,在烧完秸秆后看到无明火,无烟的情况下离开烧荒现场。在二被告的土地东、西、南均无其他耕地。二原告被烧毁的房屋及房内的财物经七台河市**责任公司评估:房屋受损维修费用33760.00元,物品受损价值11140.00元,并花费鉴定费30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二被告在距二原告房屋30多米处烧荒,在完成烧荒后未做到完全灭掉烧荒的火种后离开了现场,因当时风向及风速均与原告家房屋相反,但随着时间推移,在当日14时风向改变为西西北风,风速亦进一步增强,使得无明火的烧荒秸秆及地沟的枯叶复燃,从七台河市公安局消防支队茄子河区大队的调查勘验及火灾事故认定书均体现顺着地沟向北引燃原告西侧邻居的房屋,进而烧毁了原告的房屋和屋内的物品。《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在本案中,二被告在烧荒后未尽到其确保安全的义务,发生火灾,给二原告的财产造成了损失,故二被告依法应承担赔偿二原告损失的义务。二原告的损毁财产经依法鉴定总的损失为44900.00元,以该数额予以认定。二被告以完成烧荒后近三个小时才发生火灾为由进行抗辩,但其未举出任何证据证明,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李**、董**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给付原告姜**、冯**财产损失赔偿44900.00元。诉讼费2400.00元、鉴定费3000.00元由二被告李**、董**承担。

上诉人诉称

判后,李**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二被上诉人家发生火灾与上诉人家烧荒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公安机关的火灾事故认定没有肯定被上诉人家火灾是上诉人烧荒引起。且上诉人烧荒时间和被上诉人家发生火灾时间论,也可以否定两者间的因果关系。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上午烧荒留下火种,下午死灰复燃,又遇风向发生逆转,故而引发被上诉人家火灾。请驳回二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姜**、冯**庭审中辩称,本案事实清楚,被上诉人的财产损失完全是上诉人烧荒行为所致,二者具有因果关系,因此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对原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二被上诉人姜**、冯**的房屋因发生火灾被烧毁,致房屋及屋内物品损失。就火灾事故发生的原因,经七台河市公安消防部门现场专项勘验情况为,南侧菜园子南面烧荒地,烧荒痕迹延伸至西侧地沟处,观察西侧地沟树木和杂草发现,地沟处自南向北至张**家房屋西侧地沟处树木根部和杂草均有明显过火碳化痕迹;张**家房屋西侧靠近地沟处鸡窝旁边木头堆自上而下有过火碳化痕迹,痕迹自上而下逐渐减轻,木头堆上一根木头搭落在张**家房屋西侧大山棚顶,且过火碳化痕迹严重。公安消防部门认定,起火部位为张**家南侧栅栏外大地靠近西侧垄沟处,起火原因为大地烧荒引燃张**家房屋西侧鸡窝外木头堆引发火灾。而上诉人李**在火灾发生当日上午确实在该处进行烧荒,经上诉人确认消防部门绘制的姜**民房火灾现场概貌图中烧荒地点确系上诉人当日烧荒地点。上诉人虽主张火灾与上诉人家烧荒行为没有因果关系,但因火灾发生的周围没有其它烧荒地,上诉人也未能举出充分证据证明火灾发生与其烧荒行为无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未能提供充分证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400.00元由上诉人李**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