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曹**与谭**用益物权确认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11.19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5)东民初字第15493号

审理经过

原告曹**诉被告谭**用益物权确认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2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黄**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曹**及委托代理人席美玉,被告谭**及委托代理人沈**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曹**诉称:原告曹**与妻子王**于1993年5月20日登记结婚,妻子王**于1995年2月21日取得北京市原崇文区天坛南里中区号楼单元号公有住房的居住使用权。原告曹**的户口也在1995年2月19日迁入该公租房内,因照顾妻子王**的家人,原告同意王**的母亲谭**及其女儿王**、儿媳、孙女迁入户口。2015年7月,原告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项目征求范围入户调查结果公示表中看到公房的承租人已从王**变更为谭**。原告多次找谭**及相关公房管理单位协商无果,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确认原告对北京市东城区天坛南里中区号楼单元号房屋有权居住使用;2、案件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谭**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北京市东城区天坛南里中区号楼单元号房屋原为被告谭**之女王**的前夫郭**名下的承租公房,当时王**一家嫌弃房子太小,想要向单位要房,但是又不够条件的情况下,要求我和老伴的户口迁入该房。王**一家在单位分房后就搬走了。我自1982年将户口迁入房屋(作为户主)后,就一直在此居住。我的女儿王**、儿媳和孙女的户口于1989年迁入,也入住该房屋,我就住小屋。儿媳和孙女住大屋。当时我的女儿王**离婚,要求把户口迁回来,于是在1992年将户口迁回上述房屋内。原告系王**的第二任丈夫,他们于1993年5月20日再婚。原告的户口迁入上述房屋,被告不知情。当时王**借过户口本,被告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之后原告又将户口迁入到海淀的万柳。原告并不在上述房屋中居住。王**有多处房屋。不清楚上述房屋的承租人什么时候变更为王**的。在王**去世后,赶上搬迁腾退,故房管部门要求换承租合同,因此变更被告为承租人。被告认为原告应该向房管部门反映问题,而非被告。综上,被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曹**与案外人王**(于2013年11月23日去世)于1993年5月28日登记结婚,被告谭**系王**之母。

北京市东城区天坛南里中区号楼单元号房屋(以下简称涉诉房屋)原系王**承租的公房,后于2015年3月30日,被告谭**与北京城建金地物业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公有住宅租赁合同》,由被告谭**承租涉诉房屋。

诉讼中,原告出具王**和前夫郭**签署的《自愿离婚协议书》及王**名下1995年2月21日签署的《公有住宅租赁合同》,证明王**在与郭**离婚时,双方约定涉诉房屋由王**居住,故王**据此取得涉诉房屋的承租权。原告出具《共有住房承租承诺书》及《户口本》,证明原告的户口在涉诉房屋,且被告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涉诉房屋承租人变更为被告。对此,被告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王**在被告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的变更承租手续,原告将户口迁入未经被告同意。原告实际一天也没有在涉诉房屋中居住。对此原告认可没有在涉诉房屋中居住过。被告出具房租交纳凭证,及居住证明,证明被告交纳了2006年至今的房租,以及被告之儿媳沈**在涉诉房屋中居住。对此,原告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房屋实际由被告居住,就应该由被告交纳房租。

上述事实,有《公有住宅租赁合同》,《结婚证》,《自愿离婚协议书》,《居住证明》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等证据在案为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已查明事实,王**去世后,涉诉房屋承租人已经变更为被告谭**。承租权变更应由相关公房管理部门根据有关规定进行审查并确定承租人。如原告对承租人变更存在异议,应向相关部门提出。现原告认可涉诉房屋为谭**承租,但就其对涉诉房屋有权居住使用的主张,未能向法庭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原告要求确认对涉诉房屋有权居住使用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曹**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5元,由原告曹**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