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刘某某与莱芜市钢城区城乡建设局、莱芜钢**有限公司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20莱芜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莱中民一终字第277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某某因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莱芜市钢城区人民法院(2015)钢民初字第5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李*担任审判长、审判员李**、孙*参加的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某某委托代理人杨**、被上诉人莱芜市钢城区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城建局)委托代理人孙之伟、被上诉人**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司)委托代理人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刘某某于2015年7月14日向一审法院诉称:请求判决城建局、金**司连带赔偿刘某某医疗费815.9元、精神损害赔偿金9000元,诉讼费用由城建局、金**司承担。理由:2015年6月22日18时左右,刘某某骑自行车经过钢城区友谊大街力源二区路段时,自行车前车轮被路面上铺设的下水道盖板之间的夹缝卡住,刘某某瞬间被甩出,面部朝下磕在地面上。刘某某随后被送往莱钢医院检查治疗,经诊断为面部裂伤、面部擦伤、牙外伤,花费医疗费815.9元。刘某某是年仅12岁的女孩,面部及牙齿造成严重损伤,给刘某某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五条之规定,城建局作为下水道盖板的所有人及管理人,金**司作为维护人,在公共道路上铺设的下水道盖板缝隙过大,且缝隙是顺着道路铺设,完全不顾过往车辆及行人的安全,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22日18时许,刘某某驾驶自行车沿钢城区友谊大街由西向东行驶,行至力源二区北院东南门与紫竹园东墙七八米交汇处,刘某某所驾驶自行车前车轮陷入路面上铺设的下水道盖板之间的夹缝,刘某某被甩出受伤。随后刘某某被送往莱钢医院检查治疗,经诊断为面部裂伤、面部擦伤、牙外伤,花费医疗费590.43元。刘某某事发时已年满十二周岁。城建局负责市政管理、城市排水、污水处理工作。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从事发经过来看,刘某某是驾驶自行车陷入路面上铺设的下水道盖板之间的夹缝被甩出导致受伤,因此案由应为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而非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条第二款:”窨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城建局负责市政管理、城市排水、污水处理工作,其应是盖板的管理者,但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尽到管理职责,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刘某某事发时已年满12周岁,可以在道路上驾驶自行车,但应注意观察路况安全行驶,在该次事故过程中,刘某某存在过错,结合刘某某与城建局在该案中的过错程度,刘某某承担40%的责任、城建局承担60%的责任为宜。刘某某的医疗费590.43元有急诊病历、诊断证明、医疗费发票等证据予以证实,应予认定。城建局应赔偿刘某某医疗费590.43元60%u003d354.26元。刘某某主张精神损害赔偿金,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城建局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其举证、质证等诉讼权利,产生的不利后果由其自行承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第九十一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项、《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莱芜市钢城区城乡建设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刘某某医疗费354.26元。二、驳回刘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刘某某负担47元,由莱芜市钢城区城乡建设局负担3元。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刘某某不服一审法院做出的上述判决上诉称,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城建局、金**司承担。主要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刘某某存在过错并承担40%的责任,于法无据。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采取过错推定的归责原则,城建局、金**司均未举证证实其自身没有过错,应承担侵权责任。刘某某已尽到一般注意义务,无任何过错,不应承担责任。二、一审判决不支持刘某某主张的精神赔偿金,不符合法律规定。刘某某学习舞蹈专业,面部和牙齿严重损伤给其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损害,精神损害赔偿金应予支持。

被上诉人辩称

上诉人城建局对刘某某的上诉意见答辩称,事故发生路段由金**司负责养护、路政管理等工作,城建局不应承担责任。

上诉人城建局不服一审法院做出的上述判决上诉称,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刘某某对城建局的诉讼请求。主要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事故发生路段由莱钢集团负责建设,金**司负责该路段及附属设施的养护、路政管理等工作,与城建局无关。

上诉人刘某某对城建局的上诉意见答辩称,涉案道路所有人为城建局,金**司负责管理及维护,城建局、金**司应连带赔偿刘某某的相关损失。

一审被告金**司对刘某某、城建局的上诉意见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证据确实充分,请求驳回刘某某、城建局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案当事人争议焦点是:第一、刘某某是否存在过错,一审判决刘某某承担40%的责任是否适当;第二、涉案路段是由**建局还是金**司管理,两单位对刘某某的伤害是否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第三、刘某某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应否予以支持。当事人对上述争议焦点无异议,无补充。

本院查明

本院查明,刘某某练习舞蹈,并通过北**学院中国舞等级考试四级。该事实由北**学院考级委员会颁发的社会艺术水平考级证书证实。

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关于争议焦**,刘某某是否存在过错、一审判决其承担40%责任是否适当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刘某某在公共道路上驾驶自行车,不慎陷入地面下水道盖板间夹缝,未尽到及时观察路况的合理注意义务,刘某某自身存在过错,根据过失相抵原则可适当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一审结合刘某某和城建局的过错程度,判决刘某某承担40%的责任,属于自由裁量权的范畴,符合法律规定。

关于争议焦点二,涉案路段由谁管理,由谁承担责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条第二款,地下设施致人损害的赔偿责任主体是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管理者。本案中,城建局负责市政基础设施工程建设的管理工作,并指导、监督城市市政公用设施维护。一审经勘验,涉案下水道盖板位于钢城区紫竹园东墙以东七八米,力源二区东南门以南的友谊大街公路南侧,不在莱钢征地边界范围以内,属于城市公共设施,故一审认定城建局是管理者正确。城建局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对下水道盖板尽到了及时修缮、维护的义务,一审判决城建局承担侵权责任,于法有据。城建局主张涉案路段由金**司管理,金**司不认可,城建局不能提供关于划分路段管理的正式文件等其他有效证据,其主张不成立。刘某某主张事故地点在金**司的管理和维护范围内,亦未提供证据证实,且一审勘验的事故地点不在金**司自认的路段管理和维护范围内,刘某某主张城建局和金**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精神损害赔偿金应否予以支持的问题。根据《最**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一款及第十一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从受害人的角度看,刘某某虽面部受伤,但未达到伤残等级标准,无证据证实该伤害达到无法恢复的程度,亦无法断定该伤害对其舞蹈专业造成严重影响。从侵权人的角度看,城建局的侵权行为出于过失并非故意,是一种不作为的侵权行为,且城建局并非承担全部责任,刘某某自身也有过错。综合考虑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方式、侵权情节、损害后果等情况,一审不支持刘某某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并无不当。

综上,刘某某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其请求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刘某某、上诉人城建局各负担2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