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严**与严从伟、严**恢复原状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08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贺民一终字第42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严**因恢复原状纠纷一案,不服昭平县人民法院(2015)昭*一初字第1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2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被上诉人严本明、严**、严从伟经本院传票合法传唤,无理由拒收本院传票,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被告系邻居,因宅基地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在十多年前,原告为确定其宅基地使用范围,在与被告房屋相邻空地上修建起一条长约3米、高约1.5米的围墙。原告修建围墙依附的土地在昭平**理局于1992年4月2日颁发给原告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中未登记入该证范围,且离原告房屋约1米远。就该土地的使用权问题原告曾于2011年向昭平**源局申请要求撤销旧证,把争议的土地列入其使用范围后重新核发土地证。昭平**源局于2011年4月2日向原告作出答复,称原证颁发前经土地所派出相关技术人员到实地丈量,原告户与相邻各户现场指界对界址清楚无争议并在宗地图上签名确认,不存在对该宗土地的四至界址登记错误不实的情况,如原告要求撤销旧证,重新核发土地证,该局按照相关规定对土地权属有争议的,不予登记。故现争议的土地一直未登记入原告的土地使用证内。2015年1月27日,被告因与原告又发生其他相邻纠纷,遂将讼争的围墙推毁,引发本案纠纷。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的诉请是恢复原状,恢复原状是物上请求权的一种,而物上请求权是以物权为基础的一种请求权。也就是说,当事人取得该请求权的前提是对该物拥有合法的权利。因围墙需依附土地而建,取得围墙的合法权的前提是对依附的土地享有合法使用权。庭审中,原告陈述争议的土地已经司法所调解确权,其修建围墙的目的是确定其对土地的使用权。土地使用权的归属不以先占、私自使用而取得,而是由政府职能部门依照相关法律和政策确定,不动产一旦确定,不动产权属证书就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权利证明。目前为止,原告无法提供合法有效的权属证书证明其对围墙依附的土地享有使用权,继而也无法证明其对本案争议的围墙拥有合法的权益。原告对其主张的围墙的物权的合法性无法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判决:驳回原告严**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严**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判令被上诉人将推倒的围墙恢复原状,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上诉人在一审提交足够的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将上诉人所砌好的围墙推倒毁坏,是侵权纠纷,不是权属纠纷。上诉人在一审提交的证据也证明上诉人所砌的围墙是在上诉人的范围以内。既然是被上诉人毁坏围墙,侵权人明确,而且被上诉人无法举证其毁坏围墙有合法依据,被上诉人应承担侵权责任。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严**、严**、严**在二审期间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上诉人严**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上诉人严**在二审期间未提供新证据。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对其砌的围墙所占的土地享有合法权属,该相邻土地一直处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状态,上诉人主张围墙所依附的争议土地已经走马乡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划清分界线归属于上诉人,并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且一审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1走**解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对上诉人该主张予以否认,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就争议土地上修建围墙一事调解未果。上诉人未有证据证明其合法取得毁损围墙所依附土地的物权,其占有、使用该土地无法受到法律的保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证据不足,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严**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严本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