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刘*与余**返还原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12.31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法院(2015)鄂青山民一初字第00936号

审理经过

原告刘**被告余**、第三人湖北天顺**责任公司东西湖分公司返还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彭*适用简易程序,于分别于2015年12月4日、12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第二次开庭未到庭)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被告余**、第三人湖北天顺**责任公司东西湖分公司(以下简称天**司)委托代理人刘**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刘**称:原告系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实际所有权人,挂靠在第三人天**司从事运输作业。2014年1月29日,被告余**在未经原告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据为所有。2015年12月4日,经法院主持调解,被告同意于五日内即2015年12月10日前归还原告所属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因车辆停放时间久远,造成被告返还原告车辆时,产生相应的维修费用、拖车费及折旧等费用计25,000元。诉讼请求为请求判令1、被告归还原告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或赔偿损失80,000元;2、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05,000元;3、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2015年12月16日变更诉讼请求为请求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折旧损失20,000元;2、被告赔偿原告返还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所产生的维修费、拖车费等5,000元;3、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05,000元;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刘*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车辆登记合同,证明车子虽然登记在第三人名下,但是车子实际所有人是原告。

证据二、行驶证,证明车子虽然登记在第三人名下,但是车子实际所有人是原告。

证据三、2015年7月17日被告签署的同意书,证明被告强行将原告的车辆扣留的事实,被告于2015年7月17日将该车辆的钥匙归还原告,原告认为当时把车辆开走不好说,就决定在起诉后再将车辆开走,在此产生的拖车维修费用目前没有发票,现该车辆已经进行报废程序阶段。

被告辩称

被告余*煌辩称:2014年元月,具体时间记不清了,王**差我车辆租金,王**委托原告前来和我接洽,把车子留在我这里,事发当天原告是自愿将车辆放在我这里,是通过王**进行的。我只与王**有合同经济往来,与原告无任何经济往来,但我与王**的合作都是通过原告进行操作的。现原告不承认与王**是合伙关系,但2014年3月原告报警,派出所接案前来调解,原告自称与王**是合伙关系,双方没有调解成功。2015年7月17日我把车子钥匙已经还给了原告,且是原告自愿把车子留在我那里,我没有任何理由赔偿原告的损失。

被告余**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第三人天**司述称:原告是该车辆实际所有人,原、被告之间的纠纷不清楚。拖车产生的费用不清楚。对原告提出赔付产生相应的维修费、拖车费及折旧费用共计25,000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核实。

第三人天**司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车辆登记合同,证明该车辆权属所有人是原告,但是该车辆挂靠在第三人公司名下。

经庭审质证,原、被告及第三人对对方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对双方无异议的证据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刘*将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挂靠在第三人天**司从事运输作业,天**司(甲方)与刘*(乙方)签订了车辆登记合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1、乙方以出资购买或通过贷款方式购买的车辆,为上路行驶的需要登记于甲方名下。乙方是该车的支配权人和处分权人。2、登记车牌号码鄂A,核载质量15.7吨,初登时间2007年10月17日。

2014年1月,余**在武石化八十万吨乙烯工地从刘*取得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控制权,将该车停放在武汉化工区八吉府的路边。

刘*和余**均称,2014年3月,公安机关曾就余**扣留其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进行过调解,曾找公安机关调取当时的出警记录,但没有找到当时报警处置记录。

2015年7月17日,余**向刘*出具同意书,内容为,“本人于2015年初,因经济纠纷要求刘*还款,因刘*未还款,故扣留刘*所有的鄂A车辆一台。现经双方协商,本人同意返还鄂A车辆,同时将车钥匙返还刘*。”刘*收到车钥匙后并未将该车开走。

诉讼过程中,本院要求刘*将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开走。2015年12月10日,刘*与余**按本院要求办理了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交接,刘*要车辆回收部门将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回收,回收过程中产生的维修费用、拖车费刘*暂没有向车辆回收部门交纳。

本案争议的焦点:

1、双方对余**取得控制权的时间和方式陈述有异,但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其陈述。

刘**称:2014年1月29日,余**强行扣留其车。我和王**是合作关系,我当时是去被告那里装货,被告说王**差他租金,就强行把我从车子上拉下来,抢了我的车钥匙,把我的车扣留下来,我的行驶证当时都在车子上面,我当时想反正车子是我的,被告让我去找王**要钱,我就去找王**要钱,想着调解解决,我当时就没有报警,后来我又去找被告要车,被告还是让我去找王**要租金来换我的车子,车辆扣押一个月后我就报警了,报了两次警,派出所认为我和被告之间有经济纠纷,让我去找被告解决。余**辩称:我当时给王**打电话要租金,王**说没钱给我,先把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押在我这里,等资金到账后,再把车子还给原告,原告当时也同意了,我是和王**有车辆租赁合同,和原告没有任何经济往来,是原告自愿将车留在我这里抵押。本院认为,刘*与余**陈述相悖,且双方均称无法联系上王**,双方均无法提供证据佐证。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刘*应对其举证不能承担相应责任。

2、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返还的时间应确定在什么时间。

2015年7月17日,余**向刘*出具同意书,并将车钥匙返还刘*。刘*收到车钥匙后并未将该车开走。刘*认为其没有将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开走,不能算是该车已经返还。余**认为该车已经返还刘*。本院认为,刘*在收到同意书和车钥匙后并未将该车开走,应认定为怠于解决纠纷,可将2015年7月17日认定为余**向刘*返还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之日。

综上,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无权占有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权利人可以请求返还原物。余**在本案诉讼前已将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返还刘*,不需再返还该车。刘*要求余**返还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在对余**取得控制权的时间和方式存在争议的情况下,刘*应对余**强行扣留其鄂A号重型罐式货车这一事实承担举证证明的责任,其举证不能,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刘*关于要求余**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刘*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225元,由原告刘*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民法院。上诉人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案件受理费4,450元,款汇武汉**民法院。户名:湖北省**民法院;帐号:1767;开户行:农行**东路支行;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预交诉讼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