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彭**、彭**等与周**所有权确认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18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法院(2015)鄂青山民二初字第00940号

审理经过

原告彭**、彭**、彭**、彭**、彭*英诉被告周**、第三人武汉**)公司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0月23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邓学军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彭**、彭**、彭**、彭**、彭*英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吴**、谢**,被告周**及其委托代理人刘*,第三人武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夏**、刘*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彭**、彭**、彭**、彭**、彭**共同诉称:原告等5人系彭**的子女。1986年武汉**)公司征收原武汉市洪山区和平乡大洲村村民用地,彭**系大洲村村民,其村民用地被纳入征地范围,后由武汉**)公司还建武汉市青山区120街坊49门5号房屋一套,由于武汉**)公司内部政策,本单位职工房可享受煤气水费的优惠待遇,彭**将此房屋的居住证登记在彭**前妻周**名下。1989年2月27日彭**与周**在青山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后彭**与王**结婚。本案房屋还建后一直由彭**二*及彭**居住。现今彭**二*已先后过世,将青山区120街坊49门5号房屋遗赠给原告彭**。2015年彭**要求武汉**)公司房产管理中心办理购买此房手续时却得知其房屋已被周**购买。青山区120街坊49门5号房屋系彭**被征地得到的武汉**)公司还建房待遇,周**早在1989年已与彭**离婚。原告才是此房屋的实际所有权人,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现原告特依法提起诉讼,请求依法确认青山区120街坊49门5号房屋的权利人为原告,判令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原告彭**、彭**、彭**、彭**、彭**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共同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大洲村还建房住房分配明细表、武汉**土地局关于洪山区大洲村征地问题的相关文件、大**委会证明、青山区钢花新村120街坊钱小*、程**等人的证明,证明原告五人系彭**的子女;1986年,武汉**)公司征收原武汉市洪山区和平乡大洲村八、九队的农村集体所有制土地和宅基地,彭**原系大洲村九队村民;彭**的村民用地被纳入征地范围,后由武汉**)公司还建青山区120街坊49门5号房屋一套;由于武汉**)公司内部政策,本单位职工房可享受煤气水电费的优惠待遇,彭**将此房屋的居住证登记在彭*高前妻周**名下;本案房屋还建后一直由彭**二*及彭*高居住,现今彭**二*先后过世,将青山区120街坊49门5号房屋遗赠给原告彭*高;本案房屋实际所有权人为原告彭*高。

证据二、民事调解书1份,证明1989年2月27日彭**与周**已在青山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

证据三、武钢产权房申请表、购房合同、成本价房付款通知单,证明2015年5月被告与武汉**)公司签订了购房合同,被告购买了青山区120街坊49门5号房屋,侵害了原告的房屋权利。

证据四、2015年12月8日钢花派出所出具的证明1份,证明被告盗窃原告的户口本与租赁证用以购买诉争房屋。

根据原告申请,法院从武汉钢铁**管理中心调取诉争房屋的租赁证1份,该证显示房屋租赁人为周**,家庭人口有杨**、彭**。

被告辩称

被告周**辩称:原告陈述与事实不符,争议房屋系本人买断,并登记在本人名下,归本人所有。1986年12月26日本人与原告彭*高经人介绍,仅仅认识一天就在彭*高父亲彭**的安排下领取了结婚证。当时彭**承诺本人,结婚后可以安排进武钢工作,并赠与一套房屋给本人。结婚后,武钢因征地分了2套房屋给彭**,因当时未房改,2套房屋均没有办理房屋所有权证及土地使用证,只有租赁证。彭**履行承诺将其中一套即争议房屋赠与本人,并登记在本人名下,另一套赠与给了彭*高,本人也如愿进了武钢工作。此后本人与彭*高因感情破裂,于1989年3月27日协议离婚,因两人一人一套房屋,口头协议一人一套,登记各自名下的房产归各自所有。2009年本人再婚,此后武钢房屋进行房改,可以购买所有权,因此本人与现配偶出资40000多元购买所有权,购买时计算了本人与现配偶的工龄21年。本人自获赠争议房屋后,在武钢自此没有了分房指标,且2009年与现配偶结婚后,两人均系武钢职工,因本人自获赠争议房屋两夫妻也没有分房指标,唯一就是出资购买了争议房屋。综上,争议房屋位于青山区120街坊49门5号房屋系本人合法取得,出资购买,并登记在本人名下,另我国房产制度系以登记为主,因此争议房屋为本人私有财产,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周**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民事调解书1份,证明被告周**与原告彭*高于1989年3月27日离婚的事实。

证据二、房屋所有权证及国有土地使用证,证明被告周**于2015年5月购买诉争房屋的事实并办理了两证。

证据三、成本价房付款通知单1份、购房收据及发票,证明被告周**购买诉争房屋计算了被告周**及其现配偶的工龄,出资4.7万元买断房屋权证的事实。

第三人武汉**)公司述称:被告于2015年根据武钢房改政策,由承租人购买诉争房屋完全产权。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中分配明细表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文件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是复印件,对村委会证明真实性没有异议,对钱小*、程**等人证明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证人应当到庭接受当事人质询,对其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是当时被告与原告彭*高认识了一天就结婚,是因为彭**承诺被告其与原告彭*高结婚后给被告房屋一套并介绍进武钢工作,对原告证明内容不予认可;对证据二没有异议;对证据三没有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该房屋是被告与现任配偶计算工龄后获得的;对证据四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且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无法证明是被告偷取了相关证件购买了诉争房屋;对原告申请法院调查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租赁证上的承租人为周**,该房屋的租赁使用权人为周**。第三人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中分配明细表表示不清楚,对文件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是复印件,对村委会证明无异议,对钱小*、程**等人的证明的真实性无法证明,认为证人未到庭;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无法确定,认为是复印件;对证据三没有异议;对证据四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对原告申请法院调查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中的村委会证明因当事人各方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采信,证据一中住房分配明细总表能够证明1987年3月7日彭**原住房拆迁后因家庭总人口4人(即夫妻、子、媳)获得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政府和平街大洲村村民委员会分房2套,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证据一中的文件因系复印件,根据举证规则的规定,当事人向法院提供的证据,应当提供原件或原物,因此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青山区钢花新村120街坊钱小*、程**等人的证明,系证人证言,根据举证规则的规定,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该证据中的证人未向法庭说明未出庭接受质证的正当理由,对无正当理由未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本院不予采信;对证据二虽系复印件,但与被告提交的证据相一致,且与原件核对无异议,能够证明原告彭*高与被告于1989年调解离婚的事实,故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证据三能够证明被告已购买了诉争房屋,对该证据的事实性,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证据四仅能证明彭*高曾因家中被盗于2007年2月27日到公安机关报案,但不能证明盗窃系被告所为,因此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申请本院调取的租赁证,能够证明诉争房屋的租赁人为被告,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一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取得的房屋两证是违反了法律规定;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房屋能够进行交易不仅是基于周**是武钢职工,还基于本案房屋是有拆迁还建权利的客观真实。第三人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无法确定,认为是复印件,对证据二、三无异议。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一能够证明原告彭**与被告于1989年调解离婚的事实,本院依法予以采信;证据二、三能够证明被告已购买诉争房屋并办理了两证,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彭**与杨*香系夫妻关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育有婚生子女彭**、彭**、彭**、彭**、彭**5人,彭**于2004年2月13日去世,杨*香于2014年1月28日去世。彭**与周**于1986年12月26日登记结婚,于1989年3月27日在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

彭**原系武汉市洪山区和平乡大洲村村民,因该村土地被第三人征用,于1987年3月7日以家中人口2代4人(即彭**夫妻及儿子彭**和媳妇周**)而拆迁还建二套房屋,分别为武汉市青山区钢花村120街坊49门5号(即诉争房屋)及武汉市青山区钢花村120街坊48门17号。拆迁还建后,上述房屋与第三人形成租赁关系,办理了租赁证,武汉市青山区钢花村120街坊49门5号房屋登记在周**名下,并由彭**夫妻居住,彭**夫妻去世后,由彭**与现配偶居住。武汉市青山区钢花村120街坊48门17号房屋登记在彭**名下,并由彭**及周**居住,彭**与周**离婚后,由彭**居住,现由彭**与现配偶的婚生子居住。

2015年5月11日被告周**根据国家房改政策,计算了周**与现配偶21年工龄以19,893.92元从第三人处购买了位于武汉市青山区钢花村120街坊49门5号房屋,并于2015年7月22日办理了证号为武房权证青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2015年8月13日办理了证号为青国用(改2015)第611号土地使用权证,均登记在周**名下。2014年5月原告彭**根据国家房改政策,计算了彭**一人的工龄以19,687.2元从第三人处购买了位于武汉市青山区钢花村120街坊48门17号房屋。

被告周**取得诉争房屋后,要求彭文高腾退诉争房屋未果而诉至法院,原告则以房屋归其所有为由而诉至本院,请求判如所请。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诉争房屋是原告5人共同所有还是被告所有的问题。原告认为诉争房屋系其父彭**拆迁还建所得,现父母去世,应由五原告依法继承,共同取得房屋的所有权;被告认为其根据房改政策购买诉争房屋并办理了两证,诉争房屋所有权归被告所有。本院认为,房屋租赁证是租赁行为合法有效的凭证,是证明房屋租赁人的最原始而最有效的证据。本案中因彭**所有的房屋于1986年在拆迁范围内,根据政策其所有的房屋拆迁后还建房屋二套,即位于武汉市**120街坊48门17号和武汉市**120街坊49门5号房屋(即诉争房屋),拆迁房屋及还建后的房屋权利人均应为彭**夫妻。根据当时政策拆迁还建后,彭**夫妻取得了还建房屋的承租权,与第三人形成房屋租赁关系,彭**夫妻将拆迁后还建的位于武汉市青山区钢花村120街坊48门17号房屋的承租权处置给彭**并办理了租赁证,登记在彭**名下;将拆迁还建后的位于武汉市**120街坊49门5号房屋的承租权处置给周**也办理了租赁证,登记在周**名下,因此上述的事实应视为彭**夫妻在取得还建房屋的承租权后,对自己所拥有的房屋权利的自由处置,谁也无权干涉。因此诉争房屋登记在被告周**名下后,周**即获得了诉争房屋承租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六条:“不动产登记簿是物权归属和内容的根据”和第十七条:“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的规定,2015年被告周**依照房改政策购买诉争房屋,并获得房屋所有权证与土地使用权证,第三人根据房改政策将房屋出售给承租人并无不妥,房产管理部门根据相关政策办理房屋两证亦无过错。因诉争房屋已登记在被告周**名下,周**是该不动产的所有权人。原告称被告取得房屋两证违反法律规定,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对原告的该项意见,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称当初将房屋登记在周**名下是因为武钢铁(集团)公司内部政策,本单位职工房可享受煤气水费的优惠待遇,但在庭审中双方均认可拆迁还建取得房屋的时间是1987年3月,且还建后即有租赁证,而周**参加工作的时间是1987年12月,也就是在诉争房屋的租赁权人登记在被告周**名下时,被告周**并非武汉**)公司职工,非职工不可能享受相关权利,故而原告的说词明显与事实不符,而且根据证据规则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付,故对原告的该项意见,本院不予支持。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来看,彭**夫妻及原告等5人于1989年后即知晓彭**与周**离婚,时至今日已逾二十余年,但从未就诉争房屋主张权利,此举亦明显与常理不符。综上,彭**将拆迁还建的诉争房屋的承租权自由处置,在第三人处办理了承租人为周**的租赁证,实现了诉争房屋承租权的转移,后被告周**办理诉争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及土地使用权证,实现了房屋产权的确定,诉争房屋属被告所有。原告主张诉争房屋由原告5人共同所有的诉讼请求,与事实不相符合,也没有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彭**、彭**、彭**、彭**、彭**的诉讼请求。

本案减半收取的案件受理费2,540元,由原告彭**、彭**、彭**、彭**、彭**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民法院。上诉人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80元,款汇武汉**民法院。收款单位全称:武**政局非税收入汇缴专户市中院诉讼费分户,账号:0793;开户行:农行武**分理处,行号:832886。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预交诉讼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