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闫**与被告许**、许**排除妨害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25方城县人民法院(2015)方独民初字第343号

审理经过

原告闫**与被告许**、许**排除妨害纠纷一案,原告闫**于2015年10月9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同日决定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麻**、李**、人民陪审员李**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闫**及其委托代理人张**、被告许**、许**及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韩**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闫书义诉称:原告于1970年搬迁到现址居住,1985年11月7日,独树镇政府向原告颁发了《农村宅基地用地使用证》,1987年3月15日,镇政府向原告颁发了《建筑许可证》。原告与被告是南北邻居,45年期间,双方相安无事。今年8月10日,原告将老房子扒掉,在原边旧界翻盖新房时,遭到被告强行阻挠,被告以原告的宅基地上有自己的地方为由不让原告施工。后经村委和村镇办调解无果。原告特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不再阻止原告建房;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

原告闫**为支持其诉讼请求、事实及理由的成立,向法庭递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1、方城县人民法院调解书一份;

2、农村宅基地临时使用证一份;

3、建筑许可证一份;

4、处理意见一份。

被告辩称

被告许**、许**辩称,原告所诉不实。原告持有的宅基地临时使用证上明确记载,不得修建永久性建筑,原告建筑了永久性房屋,违反了该项规定。原告持有的建筑许可证现在已是无效证件。原告的原房屋已经拆除,现在的建房行为是一种新的建设行为,应当由政府部门重新核发相关证照。原告的施工范围内,有被告在1984年取得的宅基地,原告的行为实际上是对被告的侵权,被告正是为了要回自己的宅基地,才实施了阻止原告施工的行为。原告的诉请不能成立,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许**、许**为支持其答辩理由的成立,向法庭提交了农村社员建房占地审批呈报表一份(1983年)和独**西村委证明一份(1984年)。

本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对本案事实确认如下:

1985年11月7日原告闫书义经方城县独树乡政府批准取得农村宅基地临时使用证(长10米,宽20米;东至公,西至路,南至公空,北至李),1987年独树乡政府为原告核发了建筑许可证(长20米,宽12米;东至菜园,西至路,南至许,北至李;建设时间1987年3月15日至1987年4月30日),后原告建起房屋。2015年8月,原告将扒旧盖新,二被告以原告要建的宅基地中有其宅基地为由阻挠原告建房,原告闫书义于2015年10月9日起诉至本院,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不再阻止原告建房;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

本院查明

另查明:1、二被告据以主张权利的《农村社员建房占地审批呈报表》最后的审批单位为原“方城县**理委员会”,时间为“1983年5月13日”,审批表中“县建委意见”一栏为空白;

2、1987年3月16日,独**镇办、司法所、派出所、独**委会对原告闫书义和被告许*有的宅基地纠纷出具一份处理意见,主要内容为闫书义按照镇政府发放的手续建房;许*有需要建房,必须履行规划手续,原持有的呈报表不受保护;闫书义按照建房许可证建房,许*有不得干涉。在庭审中,被告许*有表示,对该处理意见不知情,亦未签字;

3、原告拆旧建新行为未办理建筑许可证、规划许可证等审批手续。

综上法律事实,本院认为:原告闫**起诉二被告要求排除妨害,应当以对涉案宅基地拥有合法使用权为基础。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应当由使用人向村委会提出申请,逐级报政府主管部门批准后取得。原告原有房屋已经灭失,原有房屋的相关证照不能作为原告对该涉案宅基地拥有合法使用权的依据,故原告起诉被告要求排除妨害缺乏事实基础,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条、第一百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闫书义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闫**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