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姬**、姬**排除妨害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25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新中民四终字第00611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姬**因与被上诉人姬克祯排除妨害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卫辉市人民法院(2015)卫民初字14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姬**,被上诉人姬克祯及其委托代理人姬兢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姬**与姬**及案外人姬**三人系兄弟关系。姬**老宅院内的三间陪房,系姬**、姬**及姬**三人共建,由三人父亲姬**居住。其分家分单约定,该房在姬**、姬**及姬**三人父亲百年后,由三人共分。后姬**未经与姬**协商,拆掉了该三间陪房中的两间。姬**再想拆除剩余的一间时,姬**阻止,姬**与姬**发生矛盾。2014年秋,村委会就该房争议曾给姬**及姬**、姬**、姬**进行调解,但未调解成功。姬**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姬**与姬**家的分家分单系有效协议,当事人应当遵守。姬**主张三间陪房所有权属于自己,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姬**要求姬**不得干涉其拆除该三间陪房,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原审判决:驳回姬**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姬**承担。

上诉人诉称

姬**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卫辉市人民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在一审当中,姬**提供四份证据:1、分家分单一份;2、《赠与合同》一份;3、2015年7月20日共盖解释证明一份;4、卫辉市李源屯镇扈庄村村委会宅基地证明一份。四证据能够充分证明姬**院中的三间房屋归姬**所有,证据互相印证。姬**提供两份证据:1、2015年8月18日卫辉市李源屯镇扈庄村村委会证明一份,2、村委会未调解成功证明一份。姬**2015年8月18日开出的村委会证明已被后来姬**开出的2015年9月18日村委会证明作废。姬**的村委会调解证明上面明确注明未调解成功,不能作为证据,更不能证明房屋所有权的归属。法院、扈**委会、姬**、姬**都一致认为分单系有效证件,而分单上明确注明房屋归谁所有,但是法院却不采信分单上的明确规定。综上可知,姬**院中的三间房屋归姬**所有,但是法院却歪曲事实,在不充分依据《分单》和新证据的情况下,法院不支持姬**主张的三间房屋归姬**所有,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二、姬**在提供新证据情况下,法院却不采信新证据。在庭审过程中,姬**提供2105年8月18日卫辉市李源屯镇扈庄村村委会证明一份时,姬**当庭对该证据提出异议,不予认可,但法院不予采信。庭审结束后姬**立即请求本村村委会出具2015年9月18日村委会证明,该证据明确证明姬**出具2015年8月18日开出的村委会证明已作废,并向法院出示,根据生活经验,法官应当采信姬**的新证据,但是法官却不予采信,判决书上也只字未提,这样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由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不予采纳姬**所提供的新证据,导致姬**一审判决败诉。要求1、判令撤销卫辉市人民法院一审(2015)卫民初字1408号判决,依法改判,判准姬**一审的诉讼请求。2、判令姬**承担一审、二审的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姬**答辩称:一、姬**、姬**、姬**三人系同胞兄弟,1989年在父亲姬**的主持下,由亲**门人等参加为兄弟三人将家分开,并立有分单,兄弟三人各持一份。分单约定,兄弟三人出资给姬**在老院建三间配房(东屋),待老人百年后,兄弟三人共分。2010年母亲去世。2011年姬**、姬**各人掀走一间(父亲姬**所说)。直到2014年,父亲姬**叫姬**将剩下的一间配房掀走,为考虑老人晚年居住的问题,姬**提出异议。为了拆走剩下的一件配房,2014年,在姬**的主持下,姬**、姬**及村委会干部参加进行了调解,因家庭琐事未调解成。2014年姬**找到姬**说,姬**将老院子卖给姬**,急着盖房,你的一间必须掀走。如果不掀,我叫姬**、姬**给你掀了。2014年11月16日,姬**、姬**强行拆房,姬**家人阻止,房屋幸免被拆。二、姬**出具的7月20日共盖解释证明中,是父亲姬**采取虚假手段骗取的证人证明。房屋是姬**出钱所建不实。三、姬**出具的赠与合同没有法律依据。姬**出具的赠与证明无效,不存在赠与一说。因为姬**所说的房产为姬**所有,要求按照分单约定,将剩下的一间配房判给姬**,要求驳回姬**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姬**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证据1、2015年12月13日修改书一份,证据2、姬**父亲姬**的出庭证人证言。姬**出庭作证称:房子系姬**所建,因2012年养老费的事情,现要求更改分单,原要在姬**百年之后再分房屋,现把房子全给姬**,姬**以后也不再轮着住了,就住到姬**家,这个房姬**坚决不再分了。上述证据1、2的证明经姬**父亲修改分单后,房屋现在是姬**的。姬**对上述证据1、2质证称:不认可修改书,不知有此事,证明无效,不认可提交的证据。证据3、此外,姬**二审称其向原审法院提供的2015年9月18日村委会证明,原审法院没有质证,该证据是证明姬**向原审法院提供2015年8月18日的证明是假的。姬**对2015年9月18日证据3质证称没见过该证据,也不认可。本院认为:上诉人姬**的证据1、2,因姬**与姬**均认可在修改书之前1989年曾签订的分单协议,分单协议中关于涉案房屋内容显示,姬**、姬**、姬**、姬**明确约定,由姬**、姬**、姬**共盖三间配房,准许姬**使用,属姬**所有,百年后,由姬**、姬**、姬**三人共分,现姬**提供证据1、2要求认定原签订的分担协议该部分作废,涉案三间的房屋所有权均应归姬**所有,对此姬**不认可,亦不同意,且约定内容还涉及案外人姬**,故分单协议中有关房屋的内容应有效,故对该证据证明目的不予认定。证据3姬**未在一审法院指定的举证期间内举证,姬**一审在原审庭审后提交的证据,可由原审法院决定是否进行该证据质证,一审不予组织质证,程序并无不当,但一审对当事人的提供的证据未作证据分析认定,存在不当之处。本院认为2015年8月18日姬**提供的村委会出具的证明的房屋所有权归姬**所有,2015年9月18日姬**提供同一村委会出具证明前述8月18日的证明无效,对前后内容矛盾的两份证明均无法认定。

姬**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证据一、姬文彩2015年12月14日出具证明一份,姬**2015年12月14日出具证明一份,证明姬**向原审法院提供的2015年7月20日的证明不是姬文彩、姬**的真实意思表示,当时签名是在一张白纸上签的字,2015年7月20日的签名声明无效。姬**对上述证据一、二质证称,该两份证明是伪造的,证人应当出庭。证据三,提交证明人姬**2015年5月1日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双方就此事调解过,没调解成。证据四,2015年6月4日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剩下没拆的房子应当归姬**所有。姬**对上述证据三质证称:不认可,要求证人当庭作证,证人的证言是在剥夺我父亲姬文秀的权利。一审是在2015年6月份开庭的,一审就该提交。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姬**提供的证据一、二,证人均未出庭作证,且姬**亦不认可,且一审证人给姬**出具的证明内容与二审给姬**出具的证明内容存在矛盾之处,不予认定。证据三,证明内容未有明确调解结果内容,不予认可。证据四村委会出具的证明的房屋所有权的证明出具的时间为2015年6月4日,村委会证明房屋的所有权归姬**所有,姬**亦不认可,其该村委会在本案中出具的多份证明内容相互矛盾,不予认定。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姬**与姬**均认可1989年曾签订分单协议,其中关于涉案房屋,姬**、姬**、姬**、姬文秀四人明确约定,由姬**、姬**、姬**共盖三间配房(即涉案房屋部分),准许姬**使用,属姬文秀所有,百年后,由姬**、姬**、姬**三人共分,系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具有约束力。后姬**二审时提供的修改原分单协议,证明房屋所有权归姬**所有,因该修改原分单协议内容,未得到姬**一方的认可,故未达成新的约定,应遵守原分单协议有关约定,对姬**称取得三间配房的所有权无法支持,对姬**要求姬**不得干涉其拆除三间配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姬**上诉请求与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姬**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