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与岳**排除妨害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01.27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新中民四终字第607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岳**因与被上诉人王**排除妨害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获嘉县人民法院(2015)获民初字第10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岳**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刘*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王**经法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王**与岳**为亢南村同一胡同内居民,均居住在该胡同南段,岳**居住在该胡同最南端,王**为岳**的北邻居,且王**与岳**还是叔嫂关系。此胡同为南北走向,地势为北高南低,北边窄南边宽,宽2米多,南北均可通行。2014年7月份,岳**开始翻盖自家房屋,2015年5月份将胡同南端自家门前垫高,最高处垫土约一米,影响胡同内居民出行,生活污水及雨水积存在王**与岳**家交界处不能向南流动,由此酿成纠纷,王**诉至法院要求岳**立即停止侵权,排除妨碍,将胡同南端岳**家门前路面垫高部分全部清除,以保证通行和排水。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者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不动产权利人应当为相邻权利人用水、排水提供必要的便利。对自然流水的排放,应当尊重自然流向。案件中的胡同北窄南宽,胡同内居民习惯于向南出行,胡同内流水的方向是由北向南,岳**将胡同南端垫高直接影响了居民的出行,并且胡同北高南低,岳**在翻盖自家房屋时将门前的道路垫高的高度较高,阻碍了胡同内的排水,给居民造成不便,故岳**垫高路面的行为影响了居民的出行和排水,应当立即停止侵权,排除妨碍,对王**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原审判决:岳**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立即停止侵权,排除妨碍,将胡同南端岳**自家家门前路面垫高部分全部清除,方便王**的出行和排水需要。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岳**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岳**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一审法院认定魏*、赵*及胡同内其他住户与王**、岳**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并以此采信以上人员的所谓证人证言,明显违背《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以上人员均在本胡同东西两侧居住,平时多数向北出行,以上人员所说的排水及出行情况与事实完全不符;他们平时所用生活、生产污水在几年前修路后,就滞留在赵*和魏*两家之间,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抬高胡同路面,污水才开始向南流。因此导致岳**多年来,深受北边几家排污水的毒害,门口经常被恶心的蛆虫围困,生活和出行极其不便,这种恶劣的居住环境均是由北边几家住户的污水排放直接造成的,一审法院竟然认定以上人员与岳**、王**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并在不顾岳**多次提出异议的情况下认定其证据效力,没有站在公正的角度来认定基本事实。2、一审法院认定村委会的《情况说明》真实、客观,并且是以一审法院的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来说明村委会多次调解、并证明村委会有让水向南流的事实,这本身就是偏袒王**的行为,法院的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拍摄的是静态事物,只能说明王**、岳**及本胡同其他住户的居住环境现状,一审法院是从哪个角度来说明村委会的让水往南流的《情况说明》真实、客观的呢?很显然,这两者根本就没有相互印证的关联性。况且,村委会出具《情况说明》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极不负责的做法,《情况说明》显示“经村委会研究,看水是否能往北排,但经测量北边太高,水走不动,于是还按原来水的走向往南流”。村委会作为最基层执法部门,其出具《情况说明》的内容不是出于根本解决基层住户矛盾,而是敷衍群众,任由其管辖范围内的住户因为本村公共设施不完善而发生纠纷却置之不理,其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其职能部门的声誉和权威。该胡同北边自古以来并不是那么高,北边住户自行抬高地基并不合理、合法,岳**抬高地基维护自己的权利并不侵犯王**的权利。3、一审法院在没有查清事实的情况下,未从本胡同实际情况出发解决问题,岳**居住于胡同最南端,北边住户的生活、生产污水及雨水常年危害其正常生活,为了相邻各方的和睦相处,岳**一忍再忍,痛苦的生活了多年,直到2014年翻盖自家新房,在与王**协商后垫高了地基并暂时自己解决了深受其害的污水困扰,却未曾想多年深受胡同内污水危害的自己竟然成了侵权人。根据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显示,污水向南流的方案早己不再具备现实条件,法院已经不能完全按照水的自然流向来处理纠纷,本胡同内几家住户均承认当年水往南流,是因为最南端有一个大坑,污水可以顺势流入大坑内,但几年前该大坑早己被填平且远远高于现有路面,加上岳**与填平的大坑之间也修成了一条“村村通”水泥路,积水根本无法渗漏而是久久积聚在岳**门口水泥路面上,就连从此经过的路人也是叫苦不迭,尤其是冬季,路面长时间积水结冰,多人多次滑倒,众人都深受其害。难道为了胡同内几家住户的排水方便,就能理所应当的损害岳**及社会大众的利益吗?4、一审法院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判决岳**停止侵权、排除妨碍,难道是依据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处理的吗?这样的判决结果是给王**的生活带来方便了,那岳**的权益谁来维护?成千上万大众的权益谁来维护?这样的判决结果真的公平合理吗?真的有利于团结互助吗?实际上,岳**和王**都是北边几家污水排放的受害者,只是岳**有能力自己改善一下恶劣的居住环境,而一审法院在不顾及相邻各方利益均衡的前提下,一味的照搬法条而根本不考虑实际情况,这样的判决结果只会制造出更多的纠纷出现,而并不是有利生产、方便生活的最好解决办法。二、一审判决书内容错误频出,有违法律的严肃性、权威性,一审法院下发的河南省获嘉县人民法院(2015)获民初字第1013号民事判决书,内容错误频出,判决书第2页将村委会出具的情况说明认定是“证明岳**与王**之间的经济纠纷”,这种认定实属荒唐,本案案由定为排除妨碍纠纷,与经济没有任何关系;岳**认为将第3页第2行的“写明该胡同为北高南低……”写为“写明该合同……”,原审出现如此低级错误,判决结果不能让人信服。庭审中补充上诉请求,认为一审程序违法,开庭时到庭成员与开庭通知告知人数不符,程序不合法。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一二审诉讼费均由王**负担。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王**未提交书面答辩状,未到庭参加诉讼。

二审中,岳**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证据1,2015年12月10日岳**拍摄的现场照片4张及岳**手绘地形图一张。证明:胡同是南北通行,胡同居民往北通行是中心大街更便利。证据2、提交反映材料一份,涉案胡同其他胡同的居民要经过涉案胡同南面的村村通水泥路的居民签名材料,证明目的:胡同内居民向南排水,会影响更多居民通行,现在无法向胡同南段大坑,生活污水无法排放,胡同内水向南排放,会侵害更多人权益。本院认为:本案涉案胡同现状为南北贯穿,北至中心大街,南至村村通水泥路,南北均可出行。因岳**、王**家处于胡同南端,故不能认定王**向北通行更为便利,本院对岳**提交的证据不予认定。岳**提交的反映材料,曙名人员未到庭,无法核实真实性,本院对该证据已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岳**上诉称自家居涉案胡同最南端,多年来因胡同北边其他住户垫高路面导致污水向南流,自身受到损害,岳**又举证及庭审中称因胡同南边原有大坑可排水,现因修村村通公路,且大坑被填平,故向村村通公路排水会影响公共利益及自身利益;原审王**提供的证人魏*、赵*的证言不实,并且正是因为魏*、赵*抬高了胡同路面才导致污水向南流,导致岳**受其损害多年,现岳**垫高胡同路面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王**提供的证人均为同一胡同居民,均应为利害关系人,对证人证言应不予认定,胡同住户可向北出行及排水,且就有关排水问题曾经经村委会调解但未果。王**原审起诉称因岳**修高自家门前路面,导致整条胡同的无法向南面村村通公路方向排水且影响出行,王**及8户居民因岳**抬翻盖新房胡同垫土影响排水及通行与岳**之间曾调解但未果,王**诉至法院要求岳**排除妨碍。胡同现状为南北贯穿,北至中心大街,南至村村通水泥路,居民南北均可出行;根据一审法院现场勘验及照片,村委会出具的排水情况说明,结合岳**对胡同现状形成原因的陈述,王**提供的魏*、赵*证人证言具有对胡同现状描述具有客观性,可予认定。现排水的自然流向系向南排水,岳**位于胡同最南端,王**家系岳**家邻居,北临岳**,岳**家现垫高自家门前路面对王**向南排水、出行造成影响,应排除妨碍。一审裁判文书中将“胡同”写为“合同”不当,应予纠正。上诉人岳**称一审开庭人数与告知开庭人数不符补充的上诉请求,岳**未在上诉期内提出该请求,且并经查阅原审庭审笔录,庭审笔录显示对岳**告知了合议庭成员,且庭审笔录中有合议庭成员及岳**的签字,故岳**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综上,岳**上诉请求与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